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情感與理性

2018/9/20 — 12:17

資料圖片,來源:pixel2013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pixel2013 @Pixabay

【文:曾瑞明 @教育工作關注組】

曾經與一位通識科老師討論情感在通識科有沒有作用。他舉例說,通識科的其中一個議題 ─ 貧窮問題只是一個知識問題,對貧窮的人有沒有感情,不是關鍵所在。只要知道貧窮的成因和解決的方法便可。

在他眼裡,貧窮問題沒有得到解決,只是人們認知出了問題,例如不知道貧窮數字、不知道原來 9,000 元應付不了一家四口所需。

廣告

我問,如果我們培育了對窮人沒有半點感情的學生當上特首,他/她會關注貧窮問題嗎?

我們可以想像這個沒有感情的特首,會列出以下的一個圖表(很「通識」習題的味道吧)︰

廣告

 關注貧窮人士的好處 

 關注貧窮人士的壞處

 能夠讓社會穩定

 增加庫房開支

 提高政府的認受性

 其他持份者也會提出要求,如中產階級 

然後兩邊衡量一下?我們會感覺這人不近人情、太計算、太理性。

據說,生物學家達爾文就是這種方式去決定是否結婚!

也怪不得人們忽略,甚至鄙視感性。通識課程文件對情感的培養可說是隻字不提。是害怕師生「感情用事」?但在另一些場合,大家又會說要 EQ 高一點!

曾經請過一位文學作家來講通識。人們問,不是中文科活動嗎?可見,學科之間的壁壘森嚴。另外,人們也覺得文學的感性與理性分析的通識無關,真的嗎?

有趣的是,即使在知識論研究情感(emotion)這認知方法(WOK),大部份學生也都否定情感,認為情感是主觀、任性、無認知內容的。

理性、情感之間,真的只能活一個?

情感的重要

哲學家大衞.休姆(David Hume)認為理性是感情的奴隸。因為理性不會推動我們做任何東西,只有感情才會。

經濟學家亞當.斯密除了寫了一本《國富論》,還寫了《道德情操論》(The Theory of Moral Sentiments),論說情感的重要性。別忘記,他更是啓蒙運動的代表人物!

為什麼一齣電影能令人畢生難忘?是因聲畫牽動了我們的情緒。我們能記著的東西,往往跟情感掛勾。

沒有情感,那只是機械人,我們可是人呀!

情感的認識作用

有一條關於知識論的問題,提醒我們思考情感在知識上的作用︰

我們在何時才應該相信我們的情感,情感對我們追求知識有什麼作用?(Can we know when to trust our emotions in the pursuit of knowledge?)

一般的心理學教科書,都會講情感的認知功能。這是因為心理學會用生物學、醫學、腦神經科學去探索我們如何認知。由不同的學科看事情,結論也會不一樣︰這也是為何我們一定要用不同學科看事情的主要原因,這才是通識的本意。

心理學家發現,情感能影響我們的注意力,並能讓我們聚焦。從心理實驗中發現,人們會對戲劇性的畫面印象深刻,心理學家維特.莊士頓(Victor Johnston)在《Why We Feel: The Science of Human Emotions》(為何我們會有感覺:人類情感的科學)一書就指出情感是判別享樂的擴音機(discriminant hedonic amplifiers),它能讓我們在紛紜的意見或浩瀚的資訊中找出焦點。(註)

話說回來,我們做通識資料回應題時,會訓練學生找出有用的資料。但是如果他看的是整份報紙,哪他最應該關心什麼?在資訊的大海中,他如何投放時間了解?先決的條件,就是他有什麼的情感關懷。

情感也能夠影響我們的反應。在「情感叫色實驗」(Emotional Stroop Test)中,參與者回應負面的情感字眼,會比回應非負面的情感字眼慢。例如在一張紙上印有不同顏色的字眼,他們回應一些負面的情感字眼如「戰爭」、「癌症」等,會比回應一些中性的字眼如「鐘」、「風」來得慢。

心理學家丹尼爾‧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在《快思慢想》(Thinking, fast and slow)也指出,認知有兩個系統。系統一是快速的、直覺的、情緒化的。系統二則是比較慢的,慎重的。我們只談理性,不理情感,其實是只探索認知的冰山一角。

過份理性甚至是一種病。當代神經科學家安東尼奧‧R‧達馬西奧( António R. Damásio)在《笛卡爾的錯誤》(Descartes’ Error) 一書講述了一個美國鐵路工人費尼斯蓋吉(Phineas Gage)的故事。他在一場意外中(是一條鐵管穿過他的大腦!)損壞了腦的左前頁(left frontal lobe),雖然奇蹟地生存,但性情卻大變。

Gage 雖然仍能閱讀和說話,認知能力甚至在平均水平以上。但他卻因意外失去了情感,令他的理性能力也受影響。他作了不少「不理性」的決定,甚至會損害自己的利益。

有些人會貶損情感,說那只是我們的生物本能。但即使這樣,也不能抹殺情感的重要性。妒忌對我們基因的生存有莫大的幫助。因為這樣,我們才會關注自己的伴侶。憤怒也可以讓我們關注自己的權利和利益。不過,我們要知道情感除了本能性,也是社會性的!

腦神經科學告訴我們,高階的理性並不依靠大腦某一個中心部份,而是不同層次的神經組織(neuronal organization)。更有趣的是,我們的腦和身體不是割離的。

現代哲學之父笛卡兒(Descartes)說,我們可以設想我們的靈魂(心靈)跟身體分離。我們可以想像自己的身體是魔鬼給我們製造的幻象,但是魔鬼始終不能欺騙思想中的「我」是存在的。因為我一定要存在,才能被他騙!笛卡兒的「我思故我在」卻引導我們去將心和物視為二元的部份。但我們的心靈又如何能對身體發生作用?我想走的時候,我真的能走!心靈跟身體有沒有因果關係?如果有的話,它們的性質卻又如此「不同」,那如何可能發生?

身體跟大腦其實同時跟環境互動去認知。

英國教育家肯尼羅拔臣(Ken Robinson)也曾說過,現代的人只是將自己的腦由一個地方搬到另一個地方,完全漠視身體的重要。當然,往往都是這種人決定教育的方向。因為他們就是教授、老師和行政人員!

一種不能反思和沒有情感的教育是很危險的。我會說,若果只依靠寫作操練、答題框架的「通識教育」,絕對不會培育一個有情有智的人。

(他山之石.二)

 

註:
Ed Batista. (2015). To Stay Focused, Manage Your Emotions. Harvard Business Review.

原刊於香港電台「通識網」《集師廣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