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1/6/11 - 14:53

【情陷夜中環】你呃人

資料圖片,來源:Cottonbro from Pexels

資料圖片,來源:Cottonbro from Pexels

連打呔到打到一塌糊塗的新人時代,很記得有一次,跟老細見完一位公司就快上市的潛在大客之後,由灣仔北坐的士回到 IFC 途中,平時很多話的我一直沉默著。

老細似乎看穿我有少男心事,於是問:「你係咪有嘢想同我講?」雖然被他洞悉了,但我還是能夠拋下一句「冇嘢呀」。

「呃人,一定有嘢,講啦,做乜事?」

廣告

本來打算繼續沉默,但他那句「呃人」把我撻著了。

「我呢啲都叫做呃人?咁頭先你同個客講嘅,又算唔算呃人?」

他看著車窗外快速後退的風景,笑著說:「我明你點解咁講,不過我唔覺得嗰啲叫做呃人。如果你連『呃』同『氹』都未識分,我為你嘅前途有少少擔心。」

工作了這麼多年之後,當然,終於,必定會明白,『呃』同『氹』有什麼分別。

英文更容易理解 — lie and deceive。

看過一份論文,內容大概是這樣的:Lie 肯定是 deceive 的其中一個型態,但 deceive 未必代表 lie。

舉一個下流賤格卑鄙無恥的例子 — 假設你認識了一位女士,很想跟她過一晚,不多不少,只是一晚而已。

目測二十八歲,憑你的經驗,你知道這是一個女士會小心選擇男朋友的階段,因為她們的 most immediate goal 是結婚。

然後我們又假設,只要她感覺到你是一個會跟她結婚的 prospect,她便會願意跟你過一晚了。

「我想同你結婚。」要是你這樣跟她說,她便會主動獻身了,但要是這句「我想同你結婚」給傳開去的話,你便是一個無賴了,因為這句肯肯定是個謊言。

所謂呃,就是你明知你所說的話是假的,但你依然選擇說出口,目的是要別人相信你句當是真話。

但如果是氹就不同了。

所謂氹,就是你要用言語去說服人,而這段或這句言語,絕對可以是真實無誤的,但依然可以成功誤導她。

以下是一個例子。

「我對住其他女仔都未試過咁諗,但唔知點解,見到你,我就會想像,你著起婚紗個樣一定會好靚。」

現在該明白,lie 和 deceive 的最大分別在哪裏吧。

根據那位哲學家的結論,lie 和 deceive 的分別,便是建基於 truthful 和 true 的定義 — 一句 truthful 的話可以是 false 的,而一句 untruthful 的話也可以是 true 的。

你真心認為你阿媽是全世界最靚的女人,但事實是你阿媽並不是全世界最靚的女人,所以這句 truthful(因為你是真心)的話是 false 的。

你同人講你老公張提款卡號碼是 991636,但事實是你並不知道你老公的提款卡號碼,怎料原來他的提款卡號碼真的是 991636,所以這句 untruthful(因為你根本不知道)的話是 true 的。 

真假難定,所以正邪都難定,因為最大的機會是,你我都是亦正亦邪的。

讀大學的時候,有位教授叫大家反思一個問題:工會代表和地產霸權,哪一方比較噁心?

地產霸權擺明車馬賺你錢,完全沒有隱瞞,手段或許過份,但他們的所作所為絕對 truthful,所以他們就算邪惡,也不噁心。

工會代表為基層爭取,我們清楚看到的是工會代表的行為,但我們不能清楚看到的是工會代表的動機。有些代表可能是真心為基層所以對抗富豪的,又有些代表可能是純屬想對抗富豪而順便幫助基層的。

老掉牙的道理是,我們要看清一個人,不但要判斷 what we see,也要分析 what we don’t see。

有什麼情況之下,deception 可以產生最即時的回報?當然就是玩 poker 了。有好牌的時候要畀人覺得你冇好牌,冇好牌的時候又要畀人覺得你最好牌,poker 的重點,就是製造機會讓對手犯錯,and that is deception。

最近多次的賭局都出現了一位新對手,女的,經過多次「交手」之後,朋友都向她「進貢」了不少。

她是賭局搞手的混血兒 cousin,名叫 Vivian;自從搞手邀請了 Vivian 加入之後,一班佬各自地起了不能逆轉的變化。

以前呀,聚埋一齊賭,沒有人會在乎自己穿什麼 — 有踢拖的,有短褲的,最過份的還有背心底衫的。

現在呢。

踢拖的穿了恤衫,短褲的特登去 Prada 買了條西褲,最過份背心底衫那位除了盛裝出席還要噴到成身古龍水。

無所不用其極,就是為了討好每次都會穿著超短迷你裙出席的 Vivian。

每個佬的外表是變得華麗了,但他們的技術竟然大不如前,Vivian 基本上是㩒住嚟砌。

「又畀你贏哂,」這班佬對著她就是沒有辦法,輸錢還要輸到笑哂口。

散場離開,我與 Vivian 一起沿著藍塘道漫步。

「真係唔好意思,」她有點驕傲,「次次都好似贏咁多錢走。」

「輸畀你,」我說,「佢哋覺得值嘅。」

「係得你冇輸畀我,does that mean you don’t find me attractive?」

藍塘道很斜,我被她那個問題幾乎嚇到趴街。原來她以為所有佬故意輸錢給她,係因為佢靚女。

是的,所有人都是故意輸錢給她,但就是因為她靚女嗎?講真,一班佬去到這樣的年紀,有什麼女人未見過,會為了幾分姿色而跟錢作對嗎?

他們討好她,是因為她的爸爸是一個不可得失的金融界人物,如果能夠跟她的爸爸攀上一點關係,就更加是三生有幸了。

「梗係覺得你 attractive 啦,」後面嗰句我冇講,仲覺得你好很蠢。

世界上最可笑的 deception,就是自己誤導自己,也就是不自量力了。

 

原刊於《蘋果日報》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