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2

    【情陷夜中環】車恥品

    資料圖片,來源:Philipp Katzenberger @ Unsplash

    保時捷的鐵粉多數會有的想法是,「就算」放一部法拉利在他們面前,他們都必定會選擇保時捷。

    曾經有位保時捷收藏家說,法拉利是一件名貴皮草,保時捷是一件質優料靚的白 t-shirt。

    不懂車的人也總會看得出法拉利的與別不同,但不懂車的人看見一部保時捷都可能只會覺得那是一部普通的車而已。

    駕馭一部保時捷,需要有一種獨特的 temperament — 一種有錢也未必會有的 temperament。這種 temperament 是可以跟保時捷互相輝映的,或者這樣說,保時捷的味道是需要有適合的人 bring out 出來的。

    道理就好像已故的張國榮先生穿著一件白 t-shirt 一樣 — 就算你不懂 fashion,看到他穿著一件白 t-shirt,你也會覺得那件白 t-shirt 應該是殊不簡單的白 t-shirt。

    配牛仔褲好看、配灰色 chino 好看、甚至配西褲都可以好看,至於是否真的好看,便要看你的品味了。

    有些人說品味是主觀的事,但其實品味客觀到不得了,因為品味是一種和諧。什麼酒配什麼菜?吃的品味,就是酒菜的和諧。什麼衣服配什麼場合?穿的品味,就是視覺的和諧。

    什麼人開什麼車,自然也是品味與和諧。過去五十天得出的結論是,原來我與波子這個組合,是沒有品味可言的一回事。

    新車落地不久,一不小心,整裂咗塊車尾玻璃,裂紋佈滿玻璃,心當然比玻璃更碎。

    保時捷很好,我發了幾張照片給他們之後,第二天便有人到我家把車拖走去檢驗。可是,拖走之後幾天,音訊全無。「唔知我架車點呢?」我終於忍不住問 Terry,即是那位負責我這個小客戶的銷售同事。

    「我即刻幫你問問,」幾忙都好,每次我打去,Terry 都必定替我落力跟進。但他怎樣落力也好,事情明顯超出了銷售部的能力範圍,真正幫到我的部門應該是客戶服務部和維修部。

    再過了一星期,終於有人打電話給我。「葉生你好,我哋睇過你架車,因為係人為損壞嘅關係,warranty 唔會包。」唔包唔緊要,最緊要快啲整好有車揸。「好,咁我即刻幫你訂零件。」

    又過了很多天,終於有電話來,「呢度係保時捷維修中心,」我開心到好似中獎咁。「葉生,你架車係時候要做 service(定期檢查),唔知你幾時可以攞架車過嚟?」

    有懷疑過一秒鐘這是某些前度打來的 prank call,但沒有理由的,印象中沒有一位前度的聲線是如此溫柔的。「小姐,我等緊你哋畀番架車我,你又要我再畀番架車你?」

    五十天過去,我仍然在等待,但沒有車的日子很難過,於是我發了一個電郵給保時捷:「不如算了,我把車賣給你們,你開個價,大家作過了斷吧。」

    昨晚跟家人吃飯,提到我的車還在維修中心,提到我沒有車的這幾天過得怎樣艱鉅,提到我最後如何向保時捷提出那個條件,我的媽媽竟然手指咬出唔咬入:「仔,你個人咁難頂,點結婚呀?好彩係架車啫,如果係個女仔,你害咗人一世。」

    難頂的竟然是我?

    「人哋都同你講訂咗零件啦,而家 Covid,遲咗少少好正常啫。」

    媽,唔係遲咗少少,已經成個月喇。

    「人哋點知你冇咗一架車會咁緊張呢?」

    唔明。

    「買得起 Porsche 斷估都唔會手緊到淨係得一架車啦,點知你冇咗架車好似冇咗條命咁?」

    你……我……

    又好似好有道理。

    係我手緊,淨係買得起一架波子。如果我可以好似田少咁,用完三百幾萬買架 911 Targa 4S 之後,再用多一百萬買架 Macan GTS 做後備,又點會好似而家咁手足無措呢?

    波子看不到自己的問題,原來同時間,我也看不到自己的問題。

    突然想起了很久以前一篇刊登在《紐約時報》的「潮文」— Why We Will Marry the Wrong Person

    為什麼我們會 marry the wrong person?其實原因就是,我們自己就是那個 wrong person,每個人都是一個 wrong person。

    你以為自己事事不計較叫做忍讓嗎?也許你覺得這叫做「事事不計較」,但其實在其他人眼中這叫做「事事不關心」。

    你以為自己每次講道理就叫做理性嗎?也許你覺得這叫做「理性」,但其實在其他人眼中,那些所謂邏輯那些所謂觀點,比冰錐更冷漠更刺骨更讓人流血呢。

    你以為自己的缺點都是間中一次逼不得已?你以為自己是那麼的完美那麼的偉大?你說的就是為了大家好別人說的就是為了自己好?

    No,truth be told,we are the wrong person,而我們最錯的,就是我們都覺得自己是對對對對的世界之最。

    經過慎重考慮之後,必須跟保時捷鄭重道歉,「分手」那個提議,我收番。

    老母鬧得我啱,手緊的話,學人做波子車主,丟臉死人。

    正所謂:買兩架波子就係手鬆,買得一架就係死充。

    Dear Porsche Centre,架車你哋慢慢整。

    畀啲時間我籌期,信我,就算「當」埋條底褲我都會買多架波子。

     

    原刊於《蘋果日報》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