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陷夜中環】非線性幸福

資料圖片,來源:Jon Tyson @ Unsplash

逛超級市場,碰到一位舊同學,呆了。

以前是高大靚仔的,今天看起來依然不錯,但令我呆著的是,他被身邊一個女人,篤著他的頭說:「講,咗,好,多,次,喇,你,醒,少,少,得,唔,得,呀。」

最後那個「呀」字,好大聲,好高音,超市內的顧客都跟我一樣,呆了。

如何可以確保自己的幸福而避免娶個又肥又醜又惡的老婆?

我們先不說感情,由最簡單的工作說起。

職業沒有貴賤之分,但有位智者說過,工作有簡單和複雜之別。

所謂簡單的工作,就是當你接受過相關訓練之後,你每天就是週而復始地重覆又重覆的處理同樣的事情 — 在廚房洗菜、在會計部入數、在超級市場做收銀員。

處理這類工作,做得好與不好跟你腦袋的「轉數」沒有關係,勤力才是關鍵 — 英文有個更傳神的字 — industrious。

轉數快的人不會比轉數慢的人做得更好,雖然可能轉數快的人會在接受訓練期間會比轉數慢的人更快上手。

但容易上手,並不代表轉數快的人做這份工會比轉數慢的人做得稱職 — productivity depends on how well you do the job, not how fast you learn to do it.

至於複雜的工作,就是需要面對「變」的工作。

並不是說你沒有需要接受訓練便可以打天才波做一份「複雜」的工,而是無論你經歷過什麼訓練,都沒有人能夠確保,你,可以徹底地完成每天的工作。

因為這類工作的關鍵是應變能力。

轉數的快慢,絕對影響你處理這類工作的效率。

勤力是否沒有用呢?當然不是,勤力絕對有用,但並不是什麼「天才是百分之九十九的努力」那麼極端。

如果你本身沒有這個轉數的話,再努力也是枉然;轉數不是唯一條件,但肯定是前設條件。

初出茅廬的時候,間中會在公司的會議室或升降機大堂遇上一位地位崇高的女神。

她做的部門不是 wealth management,而是 prime brokerage。

所謂 prime brokerage,服務的不是富豪,而是 hedge funds。這位女神負責的是 prime brokerage 裏面一個叫 capital introduction 的 function,簡單來說就是幫 hedge funds 搵投資者。

有一次買咖啡,我與一位同事剛好排在她後面,而同事竟然爭著幫她付錢。「Marcus 話請你,佢成日都話 Christina Gaw 係佢女神。」

她充滿仙氣地笑著一句「I don’t think I deserve that」,我頓時漲紅了臉。

但從那次之後,我學到一個簡單道理,原來人人都愛讚美,Chrisitina 也不例外。只是一杯咖啡和一句「女神」,兩位後輩與這位神枱級美人竟然可以一起拿著咖啡走回公司。

以前科技沒有今天發達,hedge fund 要搵錢,投資者要搵資訊,cap intro 可說是唯一渠道。生意比現在容易做,但任何要兼顧多方面利益的工作都是千千萬萬噸的壓力,所以很多做這一行的女性都捱到十分殘,唯獨是 Christina 仍然可以明艷照人。

問她有什麼秘訣可以事事處之泰然,我到今天都沒有忘記她的答案:embrace uncertainty。

耳聞目睹最多的富豪故事,就是在他們年輕的時候、捱窮的時後、創業的時候,生活不只是艱難,還要是惶恐。

今日唔知聽日事,那有法子安然的度過?

但我們人生學到最難忘最難得最有價值的東西,往往都是在巨變中發生的。

很多人以為維持現狀是沒有問題的,但其實避免改變並不代表不用改變,你只是等到最後一刻才變而已,而到那個時候,你就不是自願改變,而是被逼改變。

一講到改變,被 quote 得最多的例子就是柯達這家公司。

今天不肯變,明天不肯變,到智能手機面世的時候才意識到不能不變,已經為時已晚。

什麼類型的人最不怕改變?就是像我這種 lateral thinkers 了。我不是說像我這類型的人一定會成功,但最起碼,我那種非線性思維會讓我夠膽做一些普通人不夠膽做的事情。

最最最簡單,就是主動追求一位你想追求的女生。

一旦你主動追求,就等於你主動求變,一旦你主動求變,就等於你可以引申無限的可能性,包括失敗、傷心、成功、喜悅。

求穩不求變,就可以安然度過人生嗎?

你看柯達。

你看那位在超市內被一隻肥大的手指篤爆頭的舊同學。

今天不主動,明天不主動,最終的結果就是被動地承受著生命中不能承受的痛。

 

原刊於《蘋果日報》
作者 Facebook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