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意大利人的生存之道

2020/3/15 — 17:04

圖片來源:Global news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Global news片段截圖

今天看過幾段意大利人在自我隔離時期,一起走出露台唱歌奏樂自娛的片段,令人會心微笑,也令我想起兩位好朋友。

很久以前,我曾到匈牙利短期留學,同房是這位叫 Marina 的意大利女生。她比我大幾年,是位愛抽煙的鋼琴家,那時在羅馬靠演奏維生。由於不愛抽買回來的香煙,她每天練完六個小時琴回來,都會坐在床上捲煙絲。

廣告

Marina 不諳英語,我的意大利語也只達勉強能在街市買橙的水平。但她十分愛說話,所以我倆每天除了不住對話,還有不停大笑,因為有一半以上時間根本不知道對方在說什麼,雖然雞同鴨講,我們卻一拍即合,大概是因為彼此都有那不分種族膚色的無聊基因吧?

Marina 像個大姐姐,很快便帶著我跟她校內的同鄉混熟。我們除了上課奏樂,就是吃喝玩樂,從早到晚黏在一起。學校飯堂提供免費膳食,食物卻難吃到一個點。但大家都是窮學生,沒選擇。

廣告

直到某個週末,熱愛美食的意大利人再忍受不了。於是我們在 Marina 練琴時,照她的吩咐到超市買材料。宿舍房間設備簡陋,沒有廚房,不知誰帶了一個手提爐頭,我去飯堂借來一個鍋, Marina 練習回來便隨手拿起個空酒瓶,用瓶底將材料逐一壓碎,弄出我吃過最美味的 pesto sauce 。

這班意籍朋友當中,我跟 Andrea 的選科重疊最多,亦跟他十分投契。這位男孩個子小,比我細三年,常常嬉皮笑臉,一有空便會伸手按我的鼻子一下然後說:「嘻嘻,好扁。」

Andrea 也有認真的時候。話說他每天會隨身攜帶一本重如磚頭,兼被掀得發霉的意英字典。往學校途中跟我說話詞不達意時,便會大聲喊停大家:「各位等等,我要查字典!」然後慢條斯理地從背囊取出字典,低頭查閱。大家會應聲在烈日當空下流著汗等候,過了半天,到我終於明白了,大家又繼續邊說邊走,即使快要遲到也毫無怨言,亦不會加快腳步。

除了對說外語特別執著, Andrea 說愛也似乎十分認真。從第二天見面起,他每天都會誠懇地對我說一次「我愛你」,起初我嚇了一跳,所以只懂以 noted with thanks 的態度回應,他卻鍥而不捨。後來發現他原來也有向其他女同學這樣天天「示愛」,還好意思問我為何大部份女孩都不理他,令我啼笑皆非之餘,亦令我明白原來大愛的定義很廣泛。

Marina 在那年的課程裏認識了從事作曲的丈夫,現於意大利北部定居。 Andrea 現在已經是位滿面鬍子的大男人,早幾年移居德國當樂團指揮,德語說得比英語好一百倍。

意大利全國封城後,他倆在社交媒體分別寫了兩句諺語:

“Aiutati che Dio ti aiuta.”

(Help yourself and God will help you.)

“Mangia bene, ridi spesso, ama molto.”

(Eat well, laugh often, love lots.)

在最壞時候學會不鬆懈,但依然捨得吃、懂得笑、繼續求愛自愛,也算是種值得學習的生存之道吧?

好久沒有聯絡,於是我給他們發了個訊息問好。希望下次再將我們聯繫的,不是病毒與隔離,而是猶像最初的奏樂聲與歡笑聲。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