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愛的迫降》中的竊聽者

2020/3/25 — 17:12

韓劇《愛的迫降》劇照

韓劇《愛的迫降》劇照

嚴重劇透呀!慎讀。

終於看完《愛的迫降》,看了兩段可歌可泣、生離死別的愛情,很虐心。男主角由型男變暖男,相信會迷倒萬千少女和師奶,女主角由「Mall姐」mode變成懷春少女,讓人明白愛情就是女人最有效的養顏補品,養身又養心。然而,最感動我的,卻不是愛情,而是竊聽。

我說竊聽者而不是竊聽員,因為「竊聽」這件事,已經漸漸地由職責變成了鄭萬福生命中重要的部份。而這個過程,令我很感動。

廣告

鄭萬福(金永敏 飾),《愛的迫降》劇照

鄭萬福(金永敏 飾),《愛的迫降》劇照

廣告

鄭萬福原本是悲劇的主角,他在劇中哭過很多次,哭得很悲哀。作為軍中的竊聽員,他的職責就是竊聽,而竊聽,令他抬不起頭來。他從十七歲起,每一天都在竊聽別人的話,包括無聊話和秘密。鄭萬福是沒法抬起頭來的,這流露於他的孩子被其他孩子欺負,就因為那是竊聽員的孩子。這套劇,以孩子的世界,來反映大家都看不起竊聽者,因為竊聽是對眾人的威脅,也是對大家的出賣。沒辦法遷怒政權,那就遷怒於履行職務的竊聽員吧!

 其實,連鄭萬福本人,都看不起自己,這是他真正抬不起頭的原因。因為他如實將竊聽到的資訊匯報,最終令有恩於他的利武赫 (男主角的哥哥) 枉死。這件事令他很痛苦,使他沒辦法以自己的工作為榮,即使他盡忠,也成了罪咎。「忠心」、「履行職務」,這些解釋都不能讓他釋懷,也無法讓他不再受良心責備。

他向妻子說:「如果要害死那些願意尊重我的人,然後去效忠那些瞧不起我的人,就是祖國給我的任務。如果這就是我的人生,那我是不是太悲哀了?」

在這句話之後,於我看來,鄭萬福從此由竊聽員變為竊聽者了,因為他重新主宰自己的人生,他敢於去為自己的良心作抉擇。他亦因此,將「竊聽」這件事,由職責和羞恥,變成自己的能力所在。

他與其他人一同受命到南韓尋找男主角利正赫的時候,他選擇了用竊聽來收集情報。在女主角尹世理傷重之時,鄭萬福也用竊聽幫助了世理與其母親修復裂痕重重的關係,也幫助了世理獲得二哥加害於她的證據。但更重要的是,這一切的竊聽,都是在鄭萬福自己的意願下去進行的,他沒有不情願,而且他懂得如何去運用。他沒有再常常哭泣和悲痛,臉上的笑容卻是漸漸地多了起來,是開懷的笑臉。

他的開懷,他能夠笑,也因為他有了朋友,而這些朋友,都接納他的竊聽,沒有輕看他,沒有責備他。即使,他們和男女主角們的對話,也曾經赤裸裸地走進鄭萬福的耳中,但他們與鄭萬福,最終成了同悲同喜的伙伴。

竊聽者這個角色,很感動我心。因為,我看著一個人如何為了自己的「一些甚麼」而痛苦、而自責、而抬不起頭,又看著他如何讓這「一些甚麼」轉化為他可以善用自如的能力,讓他的所作,從此變得更有意義,且更為快樂。

他尋到了自己,不需要再在深夜中捲縮而哭,他可以笑著擁抱家人、擁抱朋友、擁抱自己的人生。而我們的「一些甚麼」,如果也曾令我們想哭,希望有一天,這「一些甚麼」也成為我們生命中重要的部份,讓我們可以抬起頭來,帶著笑臉主宰我們的人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