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提供圖片

愛秩序灣公園 — 遙望對岸山丘景色多美

【文:伍民傑】

飯後急著找洗手間,直奔往愛秩序灣公園。

從洗手間出來,我的心情和我的肚子頓然舒暢。時間尚早,找個涼亭坐下休息。

涼亭的設計非常簡單,支架為鋼鐵,頂蓋由十數支竹子稀疏地排列組成。我唯一不明白的是,下雨天若遊人沒留神進前來避雨,豈不慘成落湯雞?

不過,今天我無需要為此而煩惱。陽光穿過竹子灑落我身,同時於地上為我打造一組木琴。我雙腳亂踢著粗幼不一的琴鍵,四周依舊無聲。環顧兩旁的休憩客,一個閉目養神,另一個低頭用電話。你們快看看前方的木琴,若你們有興趣,請揮腿示意,我們可以即興合奏一曲。

前方那片小草地,有個小孩一邊跑一邊吹肥皂泡。我十分好奇這孩童看見我眼前的木琴,會聯想到甚麼。遊戲樂園裡的小丑射擊台?層層疊?骨牌?抑或是朱古力威化餅?孩子啊,你要知道,你想到的是甚麼,就是甚麼。

正如我們舉目看天,天上白雲飄飄,形狀不一。雖然大自然先生管理秩序,但謹記他並非學校的常識科老師。如果我們如實告訴大自然先生:「我知道!這是影子,那是雲。」他會失望地說:「正確。」孩子啊,讓我們一起勇敢地說出心底裡最真切、最天馬行空的答案!

咦,地上的木琴呢?為何這麼快把它收入琴盒?既然如此,我乾脆起來走走。

其實這是我第一次到愛秩序灣公園。置身其中,公園兩邊校舍住宅密布,卻能隔絕外間繁囂。留心細聽的話,倒會被這安靜的環境嚇到。原來清靜是多麼陌生的聲音,然而陌生中帶出的平穩……

「吱……吱吱……」抬頭一看,三四隻小麻雀在小草地旁的一棵小樹上高談闊論。其中一隻於零落的葉子和枝子間左飛右撲,興奮地向同伴闡述大計。我正要拍下此景之際,小伙伴們拍翼四散。我頓時放下電話,卻尋不著牠們的蹤影。再看小樹,綠葉紅葉究竟是隨風搖曳,還是揮手送別麻雀?

我只知道葉子不是在挽留我。我再往前走,登上水池中央的大漁船。水很淺,淺得洗菜洗衣服也覺得勉強,唯足以泛映兩側住宅大廈的全貌。我猜水淺的用意是避免遊人放生和戲水,可是我更慶幸沒有人因此而投擲硬幣,將這裡變作許願池。或許,根本沒有人為意水淺,是我自作聰明,想太多。

眼前兩艘舢舨令我想起西貢海濱公園那幾隻紙船,有空要往那逛逛。和風撲臉,挨著船邊的我緩緩地抬起頭,近避風塘出入口的八棵樹映入眼簾。它們猶如四個少年和四個老人的頭頂 — 左邊四棵茂密翠綠,右邊四棵零碎發黃。我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頭髮,不禁笑了。

倒因為右旁四樹光禿禿,我能從樹枝間望向隔岸的油塘。即使那邊大廈如林,它們還是無法遮蓋魔鬼山的輪廓。我遙望對岸山丘,心想景色多美。星期四中午山上有人嗎?如果那刻山中的你全然眺望彼岸,縱使我倆看到相反的景致,我相信我們都會為眼前的風景而感到滿足。只是,遙望對岸景色,對山上的你容易,對城中的人甚難。

 

作者自我簡介:生活平穩、朝九晚六的 90 後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