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老套的少女漫畫故事,仍是戲劇市場上不容小覷的IP

2020/4/6 — 12:31

《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劇照

《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劇照

【文:陳姿穎】

日前由佐藤健、上白石萌音主演的冬季日劇《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以經典的少女漫畫劇情喚起廣大的少女心,讓觀眾陷入天堂醫生的抖s魅力裡,收視率也從首集的9.9%一路攀升到大結局的15%,成為冬季日劇中亮眼的表現,除此之外《戀》劇在海外也掀起一波熱潮,在推特上突破30萬則推文、登上世界推特趨勢榜第二名、官方ig破百萬追蹤以及在台灣影音串流平台kktv更是一度登上排行榜第一名。

然而一部以老套少女漫畫故事作為劇情架構的戲劇,為何在講求創新的戲劇戰爭中,能引發討論度並脫穎而出?我認為這樣的成果絕非機運和偶然!

廣告

高冷帥男主角和傻白甜女主角的設定到2020年依然不敗

只要一個資深偶像劇迷,看見這檔劇的男女主角設定時,不難讓人聯想到《惡作劇之吻》裡的入江直樹與湘原琴子,而抖s魔王醫生天堂浬只是沒那麼冷淡的入江直樹,勇敢護士佐倉七瀨則是上進心和學習力更強的湘原琴子,但在追愛的過程中皆是女主角瘋狂迷戀男主角,男主角最終被單純真心打動的戀愛公式。

廣告

然而惡作劇之吻原作和《戀》劇相差有十幾年的時間,且在惡作劇之吻時期,高冷帥男主角配上傻白甜女主角的設定是普遍戲劇的套路,但在現代女力崛起的戲劇時代,這樣的偶像劇公式卻依然受用並引發熱潮?所以我想即使時代的觀念不斷進步,透過過去累積的戲劇經驗,觀眾依然對熟悉的男女主角設定和劇情套路有一定程度的信賴,認為傻白甜女主角愛上抖s男主角的愛情故事不太會以失敗收場,就算不符合現在的社會觀念,但依然會吸引喜愛少女漫畫劇情的劇迷。

而這樣的思維就像行銷原理中的心理運作機制,消費者會選擇性注意與記憶他們已經擁有的信念進而支持這項產品漸漸成為例行性消費;同理喜愛惡作劇之吻這類偶像劇公式的的粉絲也會喜歡《戀》劇的設定進而收看這部戲劇並推廣給有同樣喜好的人。

突破同溫層的天堂醫生炫風

在觀察《戀》劇爆紅的原因時,我發現它的受眾除了本身就是日劇迷的觀眾,連平常沒有看日劇習慣的韓劇迷或陸劇迷都深陷在其魅力之中,而這樣的現象在戲劇圈內並不常見。一般來說日劇迷喜歡劇情緊湊十集解決的故事,韓劇迷喜歡十六集的起承轉合與第八集接吻定律,以及陸劇迷喜歡一次釋出多集的追劇爽快感。但在《戀》劇的受眾中卻呈現劇迷大融合,韓劇傾向的我也不例外。

而我認為之所以能吸引不看日劇的劇迷,《戀》劇在行銷上下足了功夫。首先,在網路論壇dcard上看見眾多劇迷會打開《戀》劇都是因爲臉書強大的推播功能,以自身經驗為例,每當它更新一集後,我打開臉書就會看見各種影音串流平台強力推播當週精彩橋段,以及網路娛樂新聞十之八九都是關於它的新劇情,而被這些片段和新聞瘋狂洗禮下,就算對日劇沒有興趣也很難不注意到這部戲劇。

再來就是賣弄各種男主角-佐藤健的魅力作為行銷亮點,像是在推播片段的文案中不斷強調天堂醫生又做了什麼撩妹行為轟動少女心,如:佐藤健這一抱,網上30萬人全瘋了、新聞報導裡撰寫各種佐藤健的小百科,如:佐藤健成為2020最紅日本男神,從《電王》到《劍心》再到《戀》劇,以及官方創辦佐藤健的line與粉絲互動,讓人深陷在天堂醫生的魅力裡。因此在推播功能與佐藤健的魅力下,《戀》劇成功擴大客群突破同溫層,讓天堂醫生不僅僅在日本爆紅,更是橫掃全亞洲的少女心。

少女漫畫故事仍是不可或缺的劇種

雖然在當代戲劇中,像《戀》劇般的少女漫畫故事已非主流題材,先前筆者也提過因為性別刻板印象讓這類類戲劇有被貶低和貼標籤的現象,認為這樣的劇情內容太過「無腦」和不切實際,以及批判女主角太笨等,但對喜愛少女漫畫故事的人而言,這些人物設定和劇情編排並不是渴望在現實生活中遇到一個像入江直樹或天堂浬,而是透過戲劇呈現出內心的幻想成為一種治療手段,用以治癒沒麼美好和順利的現實生活,即使內容就是一段愛與勇氣的故事,但對於像我這種喜愛少女漫畫故事的受眾卻是萬年不敗的題材。

此外,在過往戲劇日本少女漫畫IP被改編數次,電視劇像是流星花園、惡作劇之吻、朝五晚九以及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和各種純愛電影像是近距離戀愛、鄰居同居、女主角失格以及今天的吉良同學等,可見日本少女漫畫IP發展的可看性,雖然故事陳腔濫調且皆是以戀愛公式為主軸,也不完全能部部成功,也有失敗的案例,如:2016改編的惡作劇之吻電影版就不及2013古川雄輝和未來穗香主演的日劇版以及更不用說許多在競爭下石沉大海的戲劇與電影,但不可否認的是這些少女漫畫故事原型,確實是戲劇或電影重要的取材元素之一。

因此我認為少女漫畫故事老套歸老套,但因為故事內容被改編成影視IP的可看性很高、擁有相對死忠的客群,以及收視率和票房都有基本的保障,所以這個劇種還是有發展的實力,更是市場上不容小覷的IP,畢竟誰也不知道哪天又會締造下一個《惡作劇之吻》或《戀愛可以持續到天長地久》。

(作者自我簡介:政治大學傳播學院學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