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不願意成為你們故事的一部份」—《MIU 404》對罪惡根源的叩問

2020/9/25 — 13:48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文:黎歌的角落】

很久都沒有看過這樣出色的反派了,讓人看得血脈沸騰,說的是《MIU 404》。

《MIU 404》是日本著名編劇野木亞紀子的最新出品,於本完初播映完畢。這是一部警匪劇,內容講述警察內部新成立的機動搜查隊第4組的故事。本來今時今日說正義的警察如何消滅罪惡的故事,對部份香港觀眾來說,像是在看《半澤直樹2》一眾角色的演繹,失真又搞笑。

廣告

不過這位《重版出來》、《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不自然死因研究所》的得奬編劇,仍然做出一部頗有迴響的作品,而最讓我驚喜的,是她以一個謎一樣的反派,去詮釋「犯罪」。

廣告

當我看到第三集結尾時,已經被題目為「分歧點」的這一集迷住,鐵定這部劇可以追到最後。編劇在這集以畢達哥拉斯裝置來比喻命運的百轉千迴。那個以一粒小圓珠經過重重設計的軌道來達成任務的連鎖性運作裝置,就像人生的走向,會因為各類的障礙物,而被推到另一條路上,得到迴異的結果。所以,遇到了誰,遭遇了什麼,成為改變命運的開關。

編劇透過主角們進一步解說這一個老生常談的道理。家世很好的年輕警員認為即使遭遇什麼,人的行為還是以個人意志所決定。但前輩警員點出每一個人所遭遇的障礙及數量不會一樣,成了命途改變的原因。這一集,一群「犯罪少年」,就是遇上不同的警察,因而做了不同的決定。本來同一方向的年輕人,人生道路上瞬間出現了分歧。

人之於「變壞」「違法」或「犯罪」,在富裕又太平的社會是如何發生,就單純是個人因素和意志嗎?會不會是哪一個𣊬間出現了什麼,就讓事情變得不對勁呢?野木亞紀子拋出了一堆讓人思考的問題,而在思考的當下,片尾字幕突然出現一個熟悉又意外的名字 —「菅田將暉」。熟悉因為他是著名的日本年輕影帝,意外是他從未出現在這部劇集裡。冷不防他就出現了,原來較早前,那個拿着毒品「冬甩EP」的毒犯剪影,就是他。不難想像,他就是這個故事的終極大佬。他找到那個潛逃了的犯罪少年,着他和自己一起向着長空呼嘯:「去死!」這個控訴世界的儀式,成功招攬了少年成為他的手下,也隱含犯罪者的心態。

菅田將暉飾演的這個反派,沒有真正的名字,稱呼自己是久住(狗主)、五味(垃圾)、Trash (廢物),衣著搭配的顏色、圖案和配件都很誇張,但他都駕馭得出奇地好。他的臉孔已帶有亦正亦邪的氣息,扮演一位年輕並且精通科技,熟悉各類犯罪的門路和手法的高智能罪犯,可謂入型入格。

完備的前設終歸還是要看演員的演繹,才能決定角色的存在感,但這位終極大佬讓人深刻的程度是少見的 — 完全沒有道德、情義可言,賤視情感和生命,彷彿有關正義的情緒,早已歸零。他一直以嬉笑的態度,幹盡所有心狠手辣的事。這是我通過菅田將暉的演繹,了解到這個反派的內涵。

終極大佬有時讓人看得心寒,但有時也讓人看很爽。

「你有什麼權利去決定?我才不稀罕被饒恕呢!」

「所有人都去死吧,不去看骯髒的事物,以為自己最乾淨正確的傢伙。大家都被泥水沖走,死透不就好了。神明明比我還殘酷呢,用一根手指,一瞬間,就毀掉所有人和整個城市,全化為烏有但 10 年後大家就忘光光,當作結束了,成為腦海的藻屑。畢竟大家都是隨波逐流只想到自己。」

(各位讀到這裡會不會也感應到什麼?)

而他最後的對白是本劇最佳註腳:

警員審問他的背景:

「想聽什麼?不幸童年?幼年扭曲回憶?被欺凌的過去?想聽什麼?我不願意成為你們故事的一部份。」

終極大佬不讓大家知道自己的過去,不是背後有什麼重大的秘密,而是他不想成全別人去解釋自己的罪。籍着這空白的過去,野木亞紀子又回到那個宿命論:

我們都是畢達哥拉斯裝置裡的小圓珠,面對截然不同的障礙物,和誰相遇,遭遇到什麼,便走上了不同的軌跡。那是我們共同生活在同一社會裡,交織出來的命運。

然後,回看此劇每一個犯了罪的人,都肩負了以上的宿命,而這個終極大佬,是極致的象徵,隱藏了的過去,讓觀眾任意聯想那裝置的軌跡。不止於此,野木亞紀子還會不斷強調,「趕上」和「錯過」的重要。因為當那小圓珠面臨在分歧點上,誰能趕上了,事情便不會更壞,誰錯過了,某人就會跌入深淵。

我們每一個人,都有「趕上」的能力,也有「錯過」的行為。將普通人變成罪犯的,也許就是每一個普通人。

(作者簡介:書寫人生、環保、文化、旅遊和飲食的角落。IG: lilikokoscorner  FB:黎歌的角落 lilikoko's  Medium:黎歌的角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