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修補的不只是鞋,更是人心」— 配匙補鞋店老闆娘 Joe

2020/7/21 — 9:41

配匙補鞋店老闆娘Joe(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配匙補鞋店老闆娘Joe(左)與港台《新紫荊廣場》主持楊子矜(右)。

【文、圖︰香港電台】

灣仔某條橫街內,有一間集補鞋及配匙於一身的店鋪,30多年來風雨不改地為街坊服務。不單如此,小小的鋪面更是街坊們的「中途站」,為有需要的人提供一個讓心靈歇息的地方,而在背後默默經營店鋪的,便是自稱「補鞋姨姨」的店主Joe。

為丈夫自學配匙補鞋 「第一次揼孿咗三十幾粒釘!」

廣告

30多年前,老闆娘Joe還是一名身兼美容及售貨員的普通打工族,直到丈夫入行開鋪,所有工作都由丈夫一手包辦,還不時要拉閘為顧客上門服務。由於不忍心丈夫如此辛苦,即使阿Joe當時對這一行一無所知,仍決意辭去自己的工作,為丈夫看守店鋪,從此一同經營屬於兩口子的檔口。

起初,Joe為外出工作的丈夫看鋪,不時遇上有街坊需要配匙,讓她硬著頭皮強逼自己學好這一門手藝。而Joe的手藝亦曾受到街坊的質疑:「小姐,你咁後生,又搽晒手指甲,點樣去配條鎖匙呀?」自此,她便把指甲剪短,且不再化妝上班,以「務實」的外表示人。她更記得自學補鞋時,由於不諳當中巧妙,錘了30多次都未能釘上一口釘子。

廣告

Joe曾被街坊質疑配鎖手藝,因而下定決心不再美甲及化妝。

Joe曾被街坊質疑配鎖手藝,因而下定決心不再美甲及化妝。

店內滿佈製作配匙用品。

店內滿佈製作配匙用品。

修補皮革再多錢 都不及回憶珍貴

30多年來,她經手配過的鎖匙和修補的皮具多不勝數,每一位客人帶來修補的皮具都滿載回憶與故事。多年前的一天,有位婆婆撐著拐杖步履蹣跚,拿著一個佈滿不同顏色皮革拼湊及修補痕跡的黑色皮手袋,著Joe為她修理,Joe眼見手袋經已殘破不堪,打算說服婆婆省錢不要修補。婆婆著急地說︰「幾多錢都無所謂,只要修好就得!手袋係過咗身嘅老公送嘅禮物,我唔識處理佢,而家穿晒窿就嚟用唔到……」

Joe當刻便明白,婆婆想要修補的不只是手袋,更希望保存這份回憶,以及與丈夫的一點牽念。她將後加在袋上的皮革逐一拆掉,再仔細維修,力求還原舊貌︰「婆婆拎返手袋就喊咗出嚟,佢話好似見返當年佢老公送畀佢時嘅手袋,我都好心酸,但見佢拎著手袋離開時好開心,我都好開心。可能呢30年,我喺呢間小店想追逐嘅,就係呢種滿足感。」

「補鞋姨姨」Joe每次修補皮鞋前後,都會仔細清潔。

「補鞋姨姨」Joe每次修補皮鞋前後,都會仔細清潔。

店鋪內的刷鞋機亦有一定歷史。

店鋪內的刷鞋機亦有一定歷史。

修補的不只皮革 還有關係

不足百呎的小店不僅是老闆娘Joe工作的地方,更是街坊歇腳的中途站,時常有不少街坊專程找她聊天。一次,有對母女來到店內,Joe見到她們表現悶悶不樂,出於好奇便跟她們打開話匣子,才得知原來這是個單親家庭,兩母女之間存有不少矛盾。Joe一邊補鞋,一邊分享自己與家人的故事,以第三者的角度,解釋為人母親及孩子所思所想,希望可以解開雙方心結。將完好的皮鞋交回對方手上時,Joe不只是完成工作上的修補,更樂見兩母女放下了些許怨氣,嘗試踏前一步互相了解。「我明白人生在世總有些義務要完成,我一路都在摸索。原來,我補鞋配匙之餘,更能幫助別人。」

疫情期間,小小的店鋪在機緣巧合下成為街坊們的抗疫支援站,為一些缺乏防疫物資的街坊提供應急口罩,Joe亦感概道:「如果個個只係識得諗自己,我覺得係唔似香港人嘅,因為我哋香港人係有愛嘅。」

認識十多年的藏族女孩,在Joe搬鋪後贈送自製麵粉花。

認識十多年的藏族女孩,在Joe搬鋪後贈送自製麵粉花。

12歲的小朋友見到水仙花後,也做了一束花送給Joe。

12歲的小朋友見到水仙花後,也做了一束花送給Joe。

社會急速發展,人們熱衷於消費主義的快感,卻忘記珍惜身邊值得保存的事物,如今傳統手工藝行業不僅面臨邊緣化,亦面對承傳的危機。Joe概歎:「我只希望做得一日得一日,希望可以在我沒有疾病前,能夠維修更多皮具,能夠幫到更多人。」幸而香港仍有不少像老闆娘Joe般擁有「工匠精神」、盡力為社區默默付出的「小人物」,貢獻著技藝和愛心。

——

香港電台普通話台《新紫荊廣場》──「燦爛人生」,逢星期一專訪我城平凡人的不平凡故事,讓大城市中小市民的經歷,為香港注入正能量。節目逢星期一至五上午9時30分至中午12時,於港台普通話台(AM 621/FM 100.9跑馬地、銅鑼灣、灣仔、屯門北/FM 103.3將軍澳、天水圍)播出,足本重溫︰ https://www.rthk.hk/radio/pth/programme/xinzijingguangchang/episode/694418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