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都曾遇溺,卻擁著希望奔跑着

2020/5/2 — 8:40

資料圖片,來源:Blake Cheek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lake Cheek @ Unsplash

你在愛河,我遇溺了。

醫生朋友他提議我寫一篇關於我們都曾遇溺的文章。你看着我,然後你可能會想像我發現你遇溺了。其實,要發現人遇溺是很困難,因為這是無聲無息的。

回想我在小時候曾經遇溺,就是在學游泳的時候。沒有意識到泳池下面的設計是向下傾斜的,我不小心踩空了。然後我好想伸手上去呼吸,無力。唯一的感覺就是我無法作聲,拍不了水。還好有一位比我高的同學把我從浮沉上拉上來。遇溺比我們想像中來的無聲無息,可能真的會好像遇溺在愛河一樣。

廣告

互相傾訴生命的唏噓時,我想起柳宗元的《哀溺文序》,哀嘆死前也不能醒悟的溺水者:善於游泳的人在船破了卻無法逃生,原因是因為腰纏萬貫,他不放下,最終便溺死了。

放不下還是不放下,兩者是不同的。他的話又把我帶回欅坂 46 的《兩人季節》裏「在春夏時分相戀,在秋冬時離去」— 面對着如此不平靜的社會面貌,汝愚之甚,蔽之甚。你無法叫醒裝睡的人,無法叫醒忘了初心的人。

廣告

我想醫生朋友他現在應該是遇溺 — 在我的文字裏。世事莫測,真假難辨,誰都知道?但愛與良知的價值恆久遠。看似複雜的這個世界,其實是由單純的情感在轉動的。世界上還有愛,也許,有天我們會知道。

我們都遇溺了,感恩我們卻擁著權利和希望在法庭和醫院奔跑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