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回應你個回應嘅回應 — 又係《幻愛》

2020/7/13 — 14:23

《幻愛》劇照

《幻愛》劇照

【文:奇犽個朋友】

我本來都想心平氣和,唔好用過份主觀嘅語氣評論,但今日又出咗兩篇影評,一篇禮貌地回應嗰位啡白嗰篇言之無物又極之厭女同埋自命不凡嘅奇怪文章,咁佢有禮貌回應完,我就冇必要再禮貌地指出篇文有幾不知所謂。另一篇就自稱係心理學出身,好簡單地用維基百科級數嘅心理分析簡介講咗一次 Freud 嘅理論來源之後,就講啲完全唔關自己心理學出身事而又好主觀嘅論點。我決定試下用自信啲誇張啲嘅講嘢方法,係咪會令自己論點更有說服力。

我從來都知道主流就係唔識思考,識思考就唔會睇《愛回家》睇到入哂神,人地拋兩個你唔明嘅學術字眼就覺得佢講嘢好有道理。寫〈回應《幻愛》 Slut-shaming 一說〉嘅呢位人兄,你比咗一大堆其實 year 1 文科已經會讀嘅 psychoanalysis 介紹出嚟,再話基於呢種背景認知嚟覺得 slut-shaming 唔存在,句與句之間完全冇邏輯關係,完全唔知你想表達啲乜,呢個就係典型嘅嘗試用權威建立同增強說服力,果然係心理學出身。

廣告

同樣地,阿樂被葉嵐引導完成房事的「處男之夜」,那幕拍得很唯美,絲毫沒有醜化性場面的效果。我作為一名男性觀眾,並沒有覺得「這個女的真夠蕩」,這方面我或許夠資格評論了吧?

呢一句我就真係完全睇唔明。即係你認為作為男性好自然地可以評論一個女仔夠唔夠蕩?另外,作者自行腦補葉嵐係「面對不了四面空牆的孤獨」,睇到呢句已經想嘔,邊個鏡頭邊句對白同你講佢係因為孤獨所以要搵男人?呢種完全冇意識到自己審視女性嘅男性角度,真係又可愛又可惡。

廣告

後面個推論就更加精彩,作者提到電影到處出現「母親」嘅形象就係「含蓄的女性文化符碼」。大佬,套戲講到尾就係話所有嘅錯都係葉嵐老母錯呀,你心理學出身又識咁多心理分析,咁係咪都應該知道美國曾經因為呢套心理分析方法搞到好多人妄想自己有童年創傷,比個心理醫生講講下搞到乜都屈哂老豆老母,甚至幻想自己父母曾經侵犯自己,但最後發現證據根本矛盾呀?定係你意思係,套戲有老母出現,女性觀眾就應該知足?有「母親」意象就代表女性平權?咁林鄭自稱係香港人老母,咁成個香港社會咪充滿含蓄嘅女性文化符碼?我真係分唔清係真心定假膠。

不過我唔再推落去啦,推到呢度相信已經一堆主流觀眾睇到好嬲好想反駁我。回應番支持者最鍾意講嗰個論點(aka「女主角自己咁諗㗎!」論點)。其實厭唔厭女,重點根本唔係追溯個「介唔介意」係咪女主角自己咁諗。我唔拋理論啦,因為好明顯只要提及深少少嘅理論就會比人話係拋書包/九唔搭八,但你要走入電影評究,甚至係電影研究嘅領域,就自然唔可以只講劇情,只講自己絕對主觀嘅影後感。舉個例,我搵日儲夠錢拍套電影,專拍一個白人男性不斷鞭打虐待黑奴,再強調佢有幾憎黑人,套戲就完啦。我之後再話因為呢個主角本身係鍾意歧視,咁係咪就冇問題?他日我部戲比國際左膠討伐,最好大家就幫我平反。

我最簡單咁講啦,你之所以認為套戲係冇問題,咪正正就係因為自己係嗰個主流,正正因為套戲嘅厭女純愛結構啱哂你口味囉。你感動你想喊冇問題,但唔好阻住人地思考點解香港電影始終走唔出啲奇怪框架啦。(唔好誤會呀,我比大家仲更加希望香港電影生性出色,周冠威我知你有做 research,但下次要更加小心仔細,唔好再咁連登仔味濃)

最後我想講,各位睇到好嬲嘅觀眾或者女權份子,請繼續用你激進嘅方法撼動呢個從來冇諗住比機會你反抗或變得平等嘅父系社會。呢個社會(目前)連一個非主流性別結構觀影者嘅個人觀影經驗都容納唔到,所以呢,不如努力激進地用建立一個母系社會嘅方式去逼啲啡白之流一嘗失去主流地位嘅滋味啦。0.<

另外,《立場》咁自由嘅投稿中稿機制,我諗真係會令好多人妄想自己係言之有物嘅評論,我不如覆你一句:「我真係頂你個肺呀(立場)?」

 

(作者自我簡介:鍾意飲齋啡多啲,唔係心理學出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