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在倫敦地下鐵聽着漣漪

2021/3/18 — 11:01

Photo by Tom Smith on Unsplash

Photo by Tom Smith on Unsplash

【文:林漢思】

自從我七年前離開了香港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我也沒有再聽廣東歌了。可能是因為覺得聽英語歌能讓我學習英文、又或者是英語歌題材比較廣闊、有更多不同的曲風。近這一兩年我和很多香港人一樣都意識到保護香港本土文化的重要性,開始多聽了廣東歌從而支持香港音樂人。

今天早上我還是一如既往地搭地鐵到倫敦市中心上班。在封城下的倫敦雖然不是死城般的沉寂,但無可否認和往日比較是安靜了許多。早上 8:30 的車上乘客不多,大家都很守規矩,沒有人喧嘩吵鬧。有很多人都在靜靜地閱讀着報紙或者書本。這個好比圖書館一樣寧靜的車廂環境即使在我移民多年之後還是覺得令人讚嘆,和我記憶中的香港地鐵車廂簡直是相差甚遠。 

廣告

在通勤期間,我打開了手機上的串流音樂軟體,搜尋了一個廣東歌音樂清單,按下了那個隨機播放的按鈕。我從耳機聽到的音樂,是衛蘭翻唱的漣漪。我當下的第一個感覺是:「即使是炒冷飯其實也可以很好吃。」衛蘭的唱功很好,雖然原唱的版本不可能被超越,不過她的版本還是很悅耳的。

聽着聽着這首情歌,我開始回想起自己在八年前的每一個星期六會在油尖旺的一間畫室,跟一個畫師學習掃描技巧。可能因為老師當時人在中年,常常懷緬過去,所以他經常在作畫時會播放八、九十年代的經典金曲。回憶着過去,我突然之間開始想念起香港。

廣告

轉眼間我已經兩三年沒有回過香港,隔岸觀火的我,深知現在的香港和我記憶中的香港簡直是差天共地,但是我還是很想回去看一看,回舊朋友再聚。我很後悔自己沒有珍惜過去能回香港的機會。以前的我會覺得,既然離開了,就無謂眷戀自己的故鄉,就好比感情一樣,別去留戀前度。

但在經歷因為疫情而錯過了的許多離別之後,我開始反思到底移民對我來說是什麼的一回事。移民和分手,這兩件事其實很相似。在異國開展新生活,是不是就代表我要我和過去斬草除根呢?為保持我和倫敦這個現任情人的關係,是不是就要忘記香港這一個前度呢?

最近很多朋友都問我有關英國生活的事。我會告訴他們,移民真的不像是留學或者是去旅行。你不可能有什麼大小事情就隨便回去香港一趟,放下自己在英國的生活。和中斷一段感情一樣,要想清想楚這是不是你真的想要的,若然是因為無可奈何的情況下而被迫做這個決定,你又能不能捱過分手後的痛、移民生活的辛酸苦辣呢?

作者簡介:21 歲。13 歲起到英國留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