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20/2/9 - 14:32

我在抗疫的日子

資料圖片,來源:Benjamin Smith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Benjamin Smith @ Unsplash

抗疫緣故,接近九成家長都停了課,其中有一成家長願意戴口罩上課,但是如今家中口罩短缺一罩難求,上課需要口罩,而我也不好意思要家長既付出口罩又學費,只能維維諾諾說過一個星期後都找不到口罩才接受她好意。而就算會免費教(當是出一分力),願意轉到網上學習的家長和學生,數十人中不出兩三人。

但是理解家長的困難,要 cut 堂就 cut 堂,天經地義不用多言。這些日子每個香港人都苦,一起捱就是了。

新聞中,翠華好像以為只有自己才有周轉困難,遲交再要求八折,而旅遊業居然好意思要求十五萬。原來這就是權力,只要債務夠大、人夠多就可以把對方玩弄回去。說起來銀行也沒有寬免遲找卡數。更吃不到的葡萄暗自慶幸當初沒有錢買樓,要不然又沒錢供樓而樓價又要跌。

廣告

算上去之前用了在派錢警察維穩大白象工程上,我開始覺得其實醫護要多一點錢不過份,相反理所當然。到頭來香港人很可能到某個階段要不就病死數萬人,要不就嘗試反抗要被警察暴打在街頭。難怪警察要口罩,因為打的都是疑似個案,而只有疑似個案多了才敢反抗。

沒有人信政府,搶 X 搶 Y 將成常態。智者如我,一點也沒有搶,一點也搶不到。

一邊收入變零,另一邊濕疹復發,加上和家人吵架,同學越加冷血,這些日子頗為令人沮喪。

老頭是典型中產上岸族,每日蕭山、城寨,而就算現在疫情這麼嚴重,他還是一邊 AE 卡食美心,一邊投訴飯茶份量少、侍應不明白廣東話,高興別人都不敢外出用膳,自己能每天都拿現金券。此外每日股票賽馬旅遊移民話題不絕,找一找那間銀行的新開戶存款息率高。當然其實我也知他經濟上沒有要求太多已算不錯,但因為由始至終他反對我的工作,認為那不是正當職業,所以我也不打算要他幫忙。很多地方做的是人情,不做也是道理。

同學之間沉默佔大多數,而總有那麼幾個自以為聰明,言語冷酷便以為是看透一切的智者。有一個同學居然還說:香港人被滅是天理循環。當然,這又要回到他們那些「票投泛民,不如射海」、「港豬唔值得救」、「搶嘢就叻,示威就收皮」等等。儘管我的頭腦可以理解他們的論點,但心太累。還是將他們從我的眼睛隔離好。冷酷無情根本和看得透無關。

展望將來似乎還是要移民,實在沒有辦法在香港下去。飢荒的話香港早就完了,但是病是一種慢性地殺人的方法,不會迫得人激烈反抗。但正如中國有很多可恨的人一樣,香港也是,但是不論中港,那些正直善良的人不該死。

悼李醫生,天佑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