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為什麼離開香港到倫敦工作

2020/5/13 — 20:45

英國倫敦(資料圖片,來源:Rumman Amin on Unsplash)

英國倫敦(資料圖片,來源:Rumman Amin on Unsplash)

肺炎蔓延如火,歐洲一片狼籍。

有幾個本來想出國工作的香港朋友,相繼打消了念頭,怕醫療不及香港,怕華人受歧視,怕經濟一蹶不振。

我選擇離開香港的那一年,也曾經掙扎過很久。那時候我二十六歲。很幸運,亞太區是所有市場的聚焦點,我在香港一間頂尖機構,有非常強大的團隊,又得到上司的信任,仕途上根本沒有任何理由離開。

廣告

但另一方面,碰巧又有兩份在倫敦和紐約的工作機會:全新的市場,全新的工作性質,全新的環境。有一位前輩曾經勸說,放棄在這邊建立的一切,換來一大堆未知數,況且稅高消費高,不值。

我隱約覺得,這不僅是一個事業的問題。世界那麼大,不出去見識一下,人生太單調。

廣告

於是我約了曾經在倫敦待過兩年的舊老闆吃飯,問問她意見。「你還年輕,不需要考慮金錢。你的策略,要包括二十年後的世界。」她很雀躍地說。「況且投行的世界,紐約倫敦市場暫時還是先驅。得到那邊的經驗,能增加你的長遠價值。」

聽罷,我呷了杯中剩下的紅酒,趁年輕,Why not。

Mid-career 的事業平台期

在西方的職場裡,在一個行業裡待上五至十年的叫做 Mid-career。

這個階段,經驗和位階大約處於中階水平,你已經擺脫了職場新人的乳臭味,茶水阿姨不再叫你做細佬或者妹妹。

這個階段,你開始在機構裡有一些影響力,甚至需要管理一些下屬。本來跟中學同學打機的周末,你開始考慮用來參加交際活動,希望跟管理層或者行家混熟。

這個階段,工資和花紅變成例行公事,每個月七萬八萬,感覺卻比不上畢業後第一個三四千蚊的興奮;

這個階段,朝九晚六的生活失去意義,初入職場的新鮮感和使命感也慢慢磨平;

這個階段,你不再是辦公室裡最年輕的小弟,朋友圈也越來越多年齡比你小卻比你有更大成就的人。

於是,你便想轉換一下跑道。

離開一個地方,或許是為了探索人生,擴闊經驗,做更大的夢。Elon Musk 和 Steve Jobs 都曾經離開自己的公司,去探索新的領域,但他們之所以變得更偉大,是因為在離開前曾經拼殺過一場,離開能讓他們用更清晰的角度看清自己,以更加龐大的專注和努力去修練不足,走更加遠的路。

《哈佛商業評論》中有一篇文章說得很好,人在異鄉,處於新的文化之中,沒有了家人朋輩社會的壓力,才能夠深刻反省自己的價值觀。

“... when people live in their home country, they are often surrounded by others who mostly behave in similar ways, so they are not compelled to question whether their own behaviours reflect their core values or the values of the culture in which they are embedded. In contrast, when living abroad, our data found that people’s exposure to novel cultural values and norms prompts them to repeatedly engage with their own values and beliefs, which are then either discarded or strengthened.”

執行計畫的意志

很多人以為,去到一個新地方,自然會得到新的啟發。事實上,人在異鄉,工作上面對的阻力更大,建立信任的時間更長,學習所需要的意志力只會更大。漫無目的地離開,無論是一年還是十年,都只是一種逃避。而逃避不會帶來任何啟發。

疫症之前,我每天早上八點鐘都會經過公司旁邊的酒吧,總有一堆固定、穿著西裝或者工作制服的大叔在抽煙和喝啤酒,即使在零度的冬天也一樣。我常常在想,要是把這樣強大的意志力,放在鍛煉/學習上,那是多了不起啊!

很多人對海外工作有一種幻想,人在外地必定脫胎換骨,自然地可以找到人生方向,磨練得更壯更強。但現實上,缺乏清晰的目標和意志,經過頭幾個月的新鮮感之後,很多人還是依舊重複著跟以前一樣朝九晚五,然後下班後無所事事的習慣。

《習慣的力量》(The Power of Habit)解釋過,人類大腦傾向於重複「提示」—「行為」—「報酬」的循環。對於大叔來說,當得到某種提示(例如看見酒吧的門牌,或者想起工作的壓力),大腦便會啟動行為的指示(喝酒),當得不到的話,便會產生心癢的痛苦感覺。

改變習慣的最好辦法,是刻意地用新習慣來取代舊習慣。同樣地,到外地生活的確可以給予新的環境讓自己培養新的習慣(像古時孟母三遷的道理),前提是在舊習慣復發前,你已經培養出新的習慣來取而代之。

人獨自在異鄉的好處,是能暫時擺脫本來生活的循環,得到大量的空間獨處思考。但環境能給予的,只是有利條件。真正帶來改變,是你的意志力和執行力。

結語

疫症總有完結的一天。當然每個人面對的限制都不同,但如果你已有清晰的目標,欠缺的只是勇氣,那麼我的建議還是如一:世上沒有必然的成果,只有無盡的機會。一個人到五十歲時,很少人會後悔做了什麼,但大多都會後悔沒有把握機會做過什麼。

所以,趁年輕,Why no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