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的學生就是最好的

2020/5/13 — 10:52

圖文不符之宵夜:自家製紐約客與明太子蓋飯

圖文不符之宵夜:自家製紐約客與明太子蓋飯

從 2008 年開始,就在東吳大學社工系任教家庭法,現在竟然已經 12 年。如果要說最痛苦的事情,不會是七百多元的時薪,而且還全額捐出去當獎學金(我說教育部,你們到底何時要對兼任助理教授好一點?)應該是星期一早上八點的課,必須抵抗棉被的誘惑,前往塞車的外雙溪校區。特別是冬天的時候,「偶爾」會想咒罵自己為什麼要來這裡兼課?

為什麼?

先不談這個,來談點名。這學期因為防疫的需求,學校開始要求老師每堂課都要點名,還貼心的幫我準備了助教。我曾經試探式的詢問助教,可否不要每次都點,但是被助教不好意思的青春微笑拒絕。我只好在第二堂課開始點名,好在同學也可以諒解。事實上,從自己是學生開始,就非常討厭老師點名,尤其是點人回答問題,要是會的話就加分。因為,我始終認為,成年人要負起責任。繳了學費、進了這麼好的學校,如果不想聽課就不要來,來了想要神遊就隨便你。反正,我會把完整的親屬、繼承等白魔法,與刑法、家庭暴力防治法等黑魔法,教給這些麻瓜,進了霍格華茲學院,空手而歸就要自己負責。

廣告

幾年前,因為學校偶爾會督促出席記錄,整個學期大概會點三次名,沒到也不會怎樣。有個中國籍的交換學生,讓我印象非常深刻,每次點名都會到,當然不在話下,而且在期中考、期末考的兩次評量,都拿下全班最高分。我同意她用簡體字作答,但是她盡力以繁體字寫考卷,並且熟讀台灣的親屬、繼承法。就在期末考以後,她在下課的時候來找我,問了有關於社工在性侵害防治上可以扮演的角色,我好奇的問了她這樣的問題:「台灣的法律,中國應該是用不到的,你為何要來修這門課程?」

「我想要讓中國的社會福利體系更好,我們的社會,有很多底層民眾被政府忽略,我想知道我可以做什麼,最好、最快的方式就是借鏡台灣。」我依稀記得她是這麼回答我的。

廣告

每個人來學校兼課的目的都不同,但是應該都希望學生變得更好。學校給兼任教授的薪水很微薄、學生的反應也常常讓人氣餒(我們家學生還有在課堂上直接玩手遊、吃早餐),問他們有沒有問題,大概也都是沉默居多。但是我寧願假設,他們都是因為想要學點東西才來。不論是台灣的學生,或是其他國家的交換學生,我都會一視同仁,講我該說的,包括對這塊土地的熱情。因為我相信,他們都是因為想要讓自己更好,或是讓自己的國家更好,所以才想要來上課。不然,星期一早上八點的課,連狗都嫌,誰會想要離開溫暖的那張床?

人少時溫馨、人多時熱鬧,但即使只有一個學生認真聽,我也會熱切的希望,每週兩個小時的課程,可以讓他,或者他們,在往後可以幫助更多的人,包括自己,這就是我持續 12 年的原因。只要社工系還需要我,我應該就會認真的回饋這些想要改變自己的學生。

而我堅定的認為,我的學生就是最好的。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