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與《The Queen’s Gambit》

2020/12/26 — 13:22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ErnAn Solozábal @ Unsplash

圖片素材來源:作者提供、 ErnAn Solozábal @ Unsplash

《The Queen’s Gambit》劇集早前大熱,女兒也推薦我睇,因為她知道我喜歡捉國際象棋。劇集是改編自小說,我便在 audible.com 買了 Walter Tevis 在 1983 年寫成,原著的《The Queen’s Gambit》。

我一口氣花了 11 小時,除了吃飯外,沒有停過的聽完整本書。故事情節緊湊,又勾起不少少年回憶。這是一個簡單故事 — 一個交通意外失去媽媽的小女孩 Beth Harmon(貝絲哈蒙),在孤兒院長大,機緣巧合下學會捉國際象棋。這位象棋天才,最後克服種種障礙,在男性主導的棋壇崛起,並打敗世界冠軍。

為什麼這本書吸引我?不只是故事寫得好,也因為女主角有些經驗與我成長相似,令我相當有共鳴。

廣告

兒童院經驗

我小學三年級在心光盲人學校學懂捉象棋,記得大概是四月的一個周末,同學教會我,與故事主角 Beth Harmon 一樣,我們都是在院舍學識捉象棋,又一樣對象棋非常熱愛。小說裡描述 Harmon 可以躺在床上想像棋局,自己捉棋,而我也有這種經驗,所以我明白棋局在腦海浮現是怎樣的一件快樂事。

廣告

我學了象棋後,同年 7 月在學校贏得冠軍,有一隻凸字錶作獎品。捉象棋成為了我的主要興趣。在中一自學點字棋譜,從 RNIB(英國皇家盲人協會)借閱點字象棋雜誌,學習開局,破解棋局,亦學習了很多象棋開局步法、名詞及象棋歷史,所以當講到 Harmon 學習象棋開局時,甚有共鳴,例如 Queen’s Gambit、Sicilian、Ruy Lopex 都是熟悉的名。我熱愛的程度是可以拿著象棋雜誌,閱讀一局棋,不用擺棋盤。我們腦海的棋局讓我們擺脫了院舍的規管,追求不需向人解釋的滿足。

打破傳統隔閡

Harmon 的故事,即使不會象棋的,也會容易投入。故事以女性主義角度,表達了女性在男性主導的比賽中,打出一片天,贏蘇聯的世界冠軍;而我在中三時,因香港失明人協進會的朋友介紹下,到尖沙咀的 YMCA 參加香港象棋會舉辦國際象棋比賽,與視力健全的人作賽,亦要打破失明與社會的隔閡,讓大家體會到失明並非阻礙。視障人士捉棋可用點字棋盤,棋盤上沒有看到與看不到的區分,直到今日有健視的人與視障人士捉棋後,仍會說︰「我睇到都唔夠你捉!」但其實失明與捉棋能力無關,棋局勝敗由努力而非視力決定。Harmon 參賽就被編跟另一為女棋手作賽,贏得肯塔基州冠軍後,她就是為棋手而不是女棋手。

象棋與時局

Harmon 成長的背景,是五、六十年代美國與蘇聯競爭的冷戰時期。蘇聯一直在太空、科技、文化、第一個衞星,第一個太空人等等似乎都處處領先,共產主意的制度優越,迫使甘迺迪提出登月計劃才挽回自信。 在國際象棋方面,蘇聯由三零年代開始雄霸棋壇,一直佔據世界冠軍的位置,他們挑選有潛質的兒童到象棋學校授以系統訓練,所有棋手更是由國家經濟支援。 在美國,象棋只是眾多文娛活動之一,個人可以選擇追求體現夢想的一項文化藝術。Harmon 用個人努力,贏取州冠軍,美國冠軍,都是個人追求,直至打敗蘇聯的冠軍。這本書也講及個人自由的追求,如何勝過國家力量的培養。

《The Queen’s Gambit》其實參考棋手 Bobby Fischer(鮑比菲舍爾)的經歷,Bobby Fischer 是美國一位天才型棋手,到今天仍有很多人認為他是歷史上最有天份的棋手,因為蘇聯在棋壇已經主導了四、五十年,並在 1970 年參加蘇聯舉辦的世界邀請賽,以一人之力打敗蘇聯所有高手,包括前任及當年的世界冠軍,這場比賽就是 Harmon 去莫斯科比賽的借鏡。而 Bobby Fischer 在 1972 年正式成為世界冠軍,當年我的同學在大會堂圖書館借到記錄這場比賽的棋書,靠義工閱讀翻譯成點字,令我有幸欣賞到一場劃時代世界冠軍賽棋局。

在今天,我們仍然面對選擇,一個容許個人追求夢想的開放社會,還是以集體力量製造冠軍的國度,Harmon 放棄一切,專心捉棋直至取得冠軍,而我到中四因為選擇追求學業而放棄象棋,我們走的象棋路自此不一樣,就如 Queen’s Gambit 是開局時放棄一隻兵而爭取攻擊機會的棋局,書名選擇以這個開局來命名,表達了 Harmon 在追求個人成就時,成為象棋女皇,而中途亦有不斷有所放棄。

我雖然未睇 Netflix 劇集,但身邊朋友都讚好,而他們都不懂象棋。女兒說她現在開始捉象棋,另一位女兒問為何我不教她們下棋。我要想一想,不過現在開始也未遲啊!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