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朗程

葉朗程

一個自稱「IFC 張智霖」的 private banker,一個又一個浪漫與惡俗的中環故事。 www.facebook.com/marcusyiphk

2020/9/11 - 13:18

戴錶的女人

Photo by Mitchel Lensink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0Dm7wLo2DHo

Photo by Mitchel Lensink on Unsplash, https://unsplash.com/photos/0Dm7wLo2DHo

擇伴和擇偶之間有很大分別,後者是一個相對慎重的決定。

慎重就慎重在,某程度上,「偶」是一個 (whether you like it or not) 能夠代表你的人。

你是一個什麼樣的人,從你的偶是什麼人也可以略知一二。

廣告

今日食晏,忽然同朋友講起「偶」呢個好隆重嘅話題,因為我哋見到一個人。

「喂,你條菜呀。」朋友示意我望向落地玻璃前那張餐枱,然後便見到她,正在跟一位外籍人士吃飯。

先別說朋友口中那句「你條菜」算不算粗俗、有沒有性別歧視成份,可以肯定的是,「你條菜」是一個很 old school 的俗語。以前讀書嗰陣,當我問隔離同學,「下一堂係咩堂」,如果下一堂係 history 嘅話,佢就會話,「你條菜呀」,因為教 history 那位是我暗戀的老師。

由此可見,如果拼開成見的話,「你條菜」其實並不粗俗,更不失為一種浪漫。「女朋友」可以是你條菜,而一個你暗戀的人,也可以是你條菜。暗戀喎,唔浪漫咩?
當然,朋友是開玩笑了,坐在落地玻璃前面的女士並不是我暗戀的人,而只是一個,偶爾會想起,想起之後又有種上上落落忐忐忑忑的普通女人。想起她的原因,絕對稱不上「有意思」,但硬係有啲嘢但又講唔出有乜嘢嘅嗰啲嘢。

講得太複雜,不如簡單點,我其實只見過她一次。

見那一次之前,大家都知道彼此的存在,因為喺一單 deal 裏面,佢係代表我個客嘅公司嘅律師,而因為一啲技術原因,我投訴過佢。

係狠狠地,不留餘地的投訴。

聽說被我投訴之後,她親自做了很多事情去挽留那位客戶,知情的人都說被她那團火感動了。

事隔一段時間,我在一家壽司店巧遇她,更巧是坐正喺佢隔離。我一眼認得佢,因為之前喺 Linkedin 起過佢底,而佢似乎就唔知我係邊個。我非常有勇氣地表明身分,更想用一件壽司賠罪,而我得到的答案是:「慳啲啦。」

所以我決定,把握這次機會,走去落地玻璃前面,給她一個再落我一次面嘅機會。

「Hi,」我走過去打招呼。

「Hi,Marcus?」她竟然認得我 (戴住口罩)。

「係呀,見到你,所以打個招呼啫,唔會令到你冇胃口呀呵?」

「會呀,」她笑容燦爛的說,「你死番過去得唔得?」

嘩,真係估唔到一個女人要憎恨一個人嗰陣,係可以咁徹底。她對面那位外國人看到她的盈盈笑意,肯定以為呢個八婆同我講緊類似 good to see you 嘅對白。

「冇問題,」我的笑容更燦爛,「唔阻你。」

回到自己的位置,朋友立刻問:「喂,掂檔喇呢鋪,好似好好傾喎,佢同你講咩?」

我沒有理會朋友,因為在那電光火石間,我忽然發覺更加認識自己。

看到剛才的她手上戴著一隻 Datejust,我終於知道原來我也是有擇偶條件的 — 我喜歡戴錶的女人。

唔係講緊 Gucci Chanel 嗰種 fashion watch,亦都唔係 Apple Watch 呢一類型,而係真正一隻 proper 嘅錶。點解戴錶嘅女人咁特別?因為根據我腦海裏嘅數據,很少女人是會花錢買錶的。或者這樣說,你送她一隻錶,她不會特別喜歡,跟送她一個手袋是完全兩回事。

看那些女裝錶廣告,清一色的格局,就係一個女人戴住隻錶,化好晒妝、靚靚咁坐喺度、乜都唔使做。對於女士來說,手錶就是一件裝飾品而已。

但男裝錶廣告永遠是一個男人在冒險、在運動、在打拼、在研究,對於他們來說,錶不只是裝飾品,而是戰友。

戴錶的女人是異數,因為剛強的女人也是異數。有樣有腦有身材的女人,遠遠也不及一個有 drive 的女人。說到 drive,有的便不只是 career 了,而是一種 career-mindedness,所以有腦的女人不一定有 drive,但有 drive 的女人一定有腦。

就是有 drive,所以寧捨迷人。

離開餐廳前,我走過去跟她道別。

「張單幫你埋咗,唔使多謝我。」

她依然是同一個沒有溫度的笑容,在我耳邊輕輕說了一句話。

「小女子係一個感恩圖報嘅人,終有一日,我一定會幫你埋單。」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