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手捲煙》

    《手捲煙》的城市拼圖

    【文:王冠豪 @ 電影朝聖】

    《手捲煙》有種優秀,是對城市質感與脈搏的掌握,將想像與觀察轉化在地的影像。這種質感是,縱使是熟爛透的地方,但沒有一丁點厭膩的感覺,反而是一份親切,再延伸無限想像。這種想像不只局限在空間,還有時間的對照,呈現的是時代的變化與重量。以下是片中的場景,拼構的是一幅香港的時空地圖。

    1. 重慶大慶

    手捲煙

    一個社區之所以特別取決於「人」這元素,尖沙咀昔日是不少從陸路與海路來港旅客的首站,這歷史緣故令尖沙咀成為一個雲集五湖四海各路人馬的社區。重慶大廈正是這特質的微縮版,置身其中彷佛身處海外,與不同國籍的人擦身而過。這獨一無二的特質每每為電影提供絕佳素材,相對地電影也為這大廈創造了想像。《手捲煙》中的軍佬超(林家棟 飾)是有故事的人,重慶大廈這充滿故事與想像的地方成了他的生活圈。

    2. 美麗都大廈

    《手捲煙》

    電影中軍佬超的家雖以重慶大廈為背景,但實際拍攝地是附近的美麗都大廈。美麗都比重慶大廈年長,建築格局更有性格,活像傳統四合院的變奏。大廈的故事更精彩,曾幾何時葉問宗師在此創立「葉問國術總會」發揚了詠春,于占元師傅也在此興辦「中國戲劇學院」成就了「七小福」……昔日的山寨廠,還有不少仍存在的洋服工場,見證香港工業騰飛的黃金時代。這裡後來成了旅館集中地,《重慶森林》中神秘的青霞也路經此地,在風雨飄搖之際,唔講風,唔講雨,只講一個滿載光影、文化與歷史層次的天地,美麗都見證這城某種獨一無二的個性,見的何止香港,而是世界。

    3. 紅花嶺

    電影片首,幾位華籍英軍在回歸前服役的段落,取景地是沙頭角紅花嶺。那是昔日邊防重地,周邊設置的麥景陶碉堡用以監視解放軍及非法偷渡人士。當中有一段上山俯望沙頭角海的美景,沙頭角海的英文名字叫「Starling Inlet」,是為紀念開埠時英國海軍測量船「Starling」而命名。開埠與回歸,時代與唏噓。

    2017 年,政府公佈紅花嶺將會成為全港第 25 個郊野公園……

    4. 瑞興皮廠

    《手捲煙》

    《手捲煙》最深刻的一場,一場非一般長和兇狠的爛仔交,但這樣才沉澱出一份實感與張力,最後來作客做塘邊鶴的台客大哥竹昇(太保 飾)冷手執個熱煎堆,意氣風發地留下一句:「你們只懂自己人打自己人」,這話可圈可點,當頭棒喝。

    這段還有一份獨特的質感,那感覺來自片中的場景,全港最後一家仍然運作的皮革工場,本地出口 The LEDERER 皮革工作坊的母工廠,超過四十年歷史的瑞興皮廠。皮廠位於醉酒灣工業區,又煙又酒,絕配!

    5. 疾走油尖

    片中文尼(Bipin Karma 飾)疾走油尖的段落,從老廟開始、經甘肅街、吳松街、白加士街、寧波街、走入彌敦道……這一段,在逃跑路線上,彷佛與《龍虎風雲》的高秋隔著時空接力,一起在彌敦道上狂奔。臥底與古惑仔,都是社會邊緣人,在相隔三十多年的空間中相遇,看見的不只電影,還有城市的轉變,變得令人落莫,那被邊緣化的人事物,也是擔憂。

    6. 大南街

    除了老尖佐敦油麻地,深水埗大南街也是《手捲煙》城市拼圖其中一塊,是片中南亞幫的地頭。

    南昌街彷佛是深水埗的咸淡水分界,將區內多條橫向的主要街頭分開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大南街也一樣,街東近年成了文青熱點,街西仍保留昔日深水埗的草根味道,大南北河街口的大金龍老樓房是歷史地標,那些年周邊都是農田,同類的老樓房在 60 年代已相繼被改建,大金龍老樓房算係這一帶的碩果僅存。

    李駿碩的《濁水漂流》以深水埗作為主要故事背景,在深水埗讀書的他拍出某種社區質地。《手捲煙》導演陳健朗是李駿碩的同校書友,相信也對這區有骨子裡的情懷。

    7. 那間賓館

    「那間賓館」成了近年港產片的片場,其中一部是翁子光作品《踏血尋梅》。更有趣的是兩片中的白只彷佛暗地裡連結,《踏血尋梅》的丁子聰和《手捲煙》的辣雞,同樣在賓館動了殺念。

    8. 飛鵝山

    1986 年夏,落實香港前途的年半後,社會有份不言而喻的不安感,永恆經典《英雄本色》在這個時候爆冷跑出,電影除了是導演吳宇森自身坎坷處境的投射,也自然流露對我城的擔憂。片中 Mark 哥在飛鵝山向豪哥嘆說:「想不到香港的夜景是這麼美的,這麼美的東西,一下子沒有了……」但那時的夜景,在不安之中仍璀燦。「A Better Tomorrow」、「明天會更好」,惶恐中仍有希望。

    2021 年夏,飛鵝山的夜景沒以往般自然,也失去過往的自信,一個又一個像不雅手勢般的建築群霸王硬上弓,那可自由翱翔的一片離我們愈來愈遠。《手捲煙》中濃霧瀰漫的飛鵝山,是前路茫茫的活迷陣,但惡劣的環境有時更能聚焦方向,徘徊迷陣,寄霧重生。

    9. 城南道創發

    夜幕下的城南道一片寂靜,但有一家老店為這漆黑的街添了光,那是潮州打冷性格老字號創發。

    創發戰前在汕頭已響噹噹,可惜 49 年後被收歸國有,70 年代初在城南道重頭再來,半世紀後的今天已是打冷名店。其中一位熟客是龍城地膽杜琪峯導演,他的《再見阿郎》也曾在創發取景扮馬交。

    「我對燈火講,我有乜嘢三長兩短,我啲細嘅全部跟你,我啲女、我啲車、我啲樓、我啲生意全部大哥你嘅!」《再見阿郎》中「甩牙寶」艾威這一段向劉青雲講的對白堅入腦。

    打冷舖就係有份江湖味,創發更位處昔日龍蛇混雜見證多個字頭誕生的城南口。《手捲煙》的大口泰(袁富華 飾)在創發出場合適不過,他比《再見阿郎》的甩牙寶猛料,所以他不坐樓下,樓上的 VIP 位更符合他身份,秘秘密密斟對他微不足道的細茶飯,但這單生意仔卻為他招來無可挽回的血光之災。

     

    作者簡介:《電影朝聖》網站與社交平台作者。圖書館與資訊學碩士,愛從場景的角度看電影與城市。著作有《黑澤明》、《電影朝聖》、《電影美食朝聖遊》和《電影朝聖:台灣》。《電影朝聖》網站 / FB 群組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