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素材來源:《手捲煙》劇照

《手捲煙》— 突變下的遺失

【文:港析戲迷】

《手捲煙》的確也頗對應香港人近幾天的情況,人面對突如其來的轉變、身份出現危機時,其實也可以憑著一份執著而扭轉命運。

林家棟所飾演的關超是一個華籍英兵,當香港回歸中國後,因著英國方面的政策,他無法得到居英權,亦未有轉為當警察等等的工作;他轉而投身了科網股的大賭局中,結果又是「損手爛腳」的離場;最後因著情義的緣故,他當了邊緣的黑幫,不是依靠著某某堂口,好使自己能被保護、保障,而只是以走私、買賣為主要的謀生工具來還所欠的債及人情的債,某程度上,他就是轉變中遺失了身份,亦未知道該如何定位,到底自己該正還是邪,他也不知怎樣。情義所衍生的人與事、是與非,就是使他繼續自限,繼續遺失的一大關鍵。

古惑仔文尼是香港的少數族裔,本身已經是活在邊緣之中。他的表哥偷了黑幫大哥泰哥的貨,再因一個小意外而必須到處躲避、收藏自己,艱辛地生存。即或弟弟在學校發生了事情,他也不能親自的出現為弟弟解決問題。突如其來的轉變,也使他遺失作為哥哥,甚至作為一個人的身份,他心知要扮演好哥哥的角色,但已身不由己。在收到表哥訊息後,他也心知要好好過活,但也只能被困於關超的家中,過著躲避的生活。種族、自身的過去使他一直以來也裹足不前,活在邊緣,突如其來的轉變總會伴隨著他。

辣雞 (白只 飾) — 手捲煙

劇中的大反派泰哥及辣雞,因著自己一千萬的毒品被文尼的表哥卡比所偷去,而展開了一場大追殺。不但毫無保留的傷害住在重慶大廈中卡比的同鄉,亦在找到卡比後,血腥地將他殺死。更耐人尋味地,與此平行的是來自台灣的菜甫賣了死的金錢龜給他,好使他蝕了數以千萬元,他同樣是以極盡殘酷的方法來殺掉菜甫。他有在轉變中遺失身份嗎?當然有,但跟關超及文尼有點不一樣。因為,明顯地,他就是被情緒蓋理智的行事,以致能作出傷害人,甚至傷害自己人的選擇。自身利益的計算使他反被此所掌控,完全活不出一個領袖的樣式。

至於辣雞,對他而言,唯一一個轉變就是在危機時,被泰哥所出賣,聲稱所有事都是由辣雞所做,與自己沒有關係。辣雞一怒之下,在沒有考慮兄弟情誼下,也把泰哥殺死了。他還是泰哥的好兄弟嗎?當然不是了!

由此,劇中刻畫的就是在轉變中,人可怎樣自處的這個信息。在轉變中遺失自己是必然的,但若果人願意擁抱自己所推崇的價值,也可以有所突破。就如關超一直堅持用手捲煙,用唾沫把捲紙黏好,再遞給友人,彷彿就是對友人感情的認可,認同文尼是與他共渡患難的伙伴,亦即是依然執著情義的核心價值,最後,起碼,文尼改邪歸正,不再害人以「自肥」,自己亦以償還所有欠債以得著舊手足的重新接納。而文尼沒有因自己身份及種族的邊緣化,強調自己「有名」,亦把握著跟從關超的腳蹤的新身份,最終也逃出生天。

這種價值,或許會如電影甫開始般,使關超迷失及遺失身份,但這份執著不再過火,擇善而固執,終歸也能扭轉自己及他人的人生。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