資料圖片,來源:Azerbaijan-stockers @ Freepik

手撕雞的故事

【文:Renee(her.veggie.plates 版主)】

記得很久很久以前,年紀還小的時候,和家人一起吃龍蝦刺身,看見牠的觸鬚還在動,我想,牠會痛嗎?我問媽媽,我不吃肉好嗎?媽媽有點錯愕,説了甚麼動物就是給人吃的呀。

如事者十多載過去。有一次,媽媽帶了一隻熟雞回家,説是走地雞,着我把肉撕下來,做手撕雞。我照着辦,過程有點嘔心,尤其是看見那死雞頭。

像麥兜故事一樣,那隻雞吃了很多天,不知是因為牠本來是走地雞,肉比較扎實,還是吃了很多餐,還是我根本忘不了那死雞頭,吃了雞總有點反胃。自此,對肉有點抗拒,儘量只吃海鮮和不太像肉的肉,如午餐肉、肉乾、肉碎、腸等等……但有時因為「朋友叫到」等等原因,還是會吃一點點。

這樣,在素與非素中間遊走了一段日子,直至有天……

妹妹

愛貓「妹妹」走了 — 那是我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失去生命的軀殼。之前還是活生生的個體,會走動、會賣萌、會撒嬌……還會痛。我想着妹妹的可愛模樣,又聯想到死雞頭。

我其實一直知道,我在吃的其實是屍體,而他們曾經亦是有血有肉的個體。自此之後不久,就下定決心,成為一個素食者。決定前頗忐忑,不知自己是否能堅持,也不知道身邊的人會不會嫌我麻煩,幸好那時正正是香港素食群體開始興起的時候。

這些年來,也不是沒有難處的,我還是會想念我最愛的叉燒,有時候家人或會埋怨和我一起吃飯好像大家各有各吃,朋友一起吃飯也有點不好意思。

但就這樣多年了,沒有後悔。

 

不吃動物的人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