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打豆乜東東(中)— 打豆速成班

2021/3/31 — 17:44

圖片來源:TheApprenticeCorp

圖片來源:TheApprenticeCorp

坊間流傳,千萬不要在 7 月時分入院。因為無論是實習醫生還是新晉專科受訓醫生,都是在 7 月 1 日開始上班,縱然有知識在腦袋裏但從沒實踐過,遇上要「落手做」的醫療程序,難免會手忙腳亂。而打豆,就是其中一樣只有工多才會藝熟的醫療程序。

不說不知,原來醫生的課程裡只在二年級有一堂實習課用假手教打豆(如圖,還是教在手臂上打!超不寫實),也會在年終的臨床考試考核相關技巧,僅此而已。可能連抽血員的課程和在假手的練習機會都比我們多,哈哈。聽說外國醫學生要負責病房的打豆工作,但香港的醫學院沒有這個文化,醫生反而會叮囑學生要不專心練習問症和檢查手勢,要不就早點回家溫習休息玩樂,「抽血打豆呢啲手板眼見功夫,第時大把你做!」好學如我(笑),也只是在最後一年在實習醫生的指導下打過兩次豆,可能已經是全班最積極的一個了。

到真的要落手打豆,就是在當實習醫生之時。實習醫生每三個月會輪流到不同部門實習,每個地方的人手資源和分工不同,有些地方有較多抽血員或護士幫忙打豆,有的則需要實習醫生包辦所有入院病人的打豆工作。這也是決定實習醫生工作量的關鍵因素之一。

廣告

我非常幸運,在第一「水」(我們對 rotation 的口語稱呼)內科大部分豆都有抽血員幫忙,只有偶爾遇到「抽血員打不到」或「找不到血管」、或者要在雙腳下針的情況下才需要叫上我。(同樣,每個部門的做法不同,這個部門的規則就不容許抽血員在雙腳打豆。)我一開初會心想:「連你多年經驗都抽不到,我才剛開始工作幾天又怎能成功呢?」,但後來發現打得多真的會越來越進步,加上本身對於血管位置的知識,慢慢就能對打豆得心應手。例如有次在一位道友身上完全找不到血管,就憑著解剖學知識在手腕位置的「houseman vein」的位置下針,好在病人經驗豐富還跟我一起找血管失敗,容許我憑感覺下針,竟然最後也成功打到粒豆輸血。

到第二三水,要由實習醫生負責的鹽水豆就更多了,我們也戲稱自己為全職「血姑」。我工作的兒科部門沒有兒科抽血員,所以有大量的機會練習打豆(平均每天都有五到十個,on call 的時候會更多)。兒科病我打豆的困難之處之前說過,我就不再述了。部門規定實習醫生只能最多試三針,否則就要請兒科受訓醫生來接手。一開始我每天都在「懷疑人生」,極幼的血管要抽血已經困難,更何況要打豆呢?尤其是 on call 或 post call 時候已經眼睏,還要金精火眼全神貫注地打豆,命中率就更低。記得頭幾晚 on call,凌晨出生的三個寶寶全部都要打豆同時抽血種菌,每一個我都搏鬥了一個小時然後失敗,三次致電上級求援我都非常不好意思,幸好他只是嘆氣一聲,沒有特別怪責我。我下定決心要好好練習,三個月的密集式練習下來,我們逐漸可以自己處理大部分的豆,也開始嘗試在腳背,手腕等位置下針,每次完成都會成功感滿滿。當然,面對已經有過一定經歷、滿手針孔的寶寶,還有早產很細粒很輕的寶寶,往往還是需要 senior 出手相助。

廣告

在第三水之前,其實我是從來沒有打過比藍豆更粗的豆,而來到產房第一天工作已經要我在鬆拋拋的手背上打(當時對我來說)超級粗的綠豆!而且非常實際的考量,是產科病人都是超級清醒的年輕女人,比起之前內科已經病懨懨的老人和兒科還沒懂事的小孩,似乎在這裡打豆,「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否則就會令病人留下非常壞的印象。幸好孕婦的血管一般較粗,加上有之前兒科的操練,大部分情況下都能一針見血(本身肥胖或嚴重水腫的例外)。即便如此,有時候獲得病人的一句稱讚「你手勢好好」,或者打到超難、其他同事都失敗的豆,還是令我非常高興的。儘管我之後工作的專科大概再也不需要打豆抽血了(senior 說「你打豆咁好嘥哂,快啲轉行做麻醉科,當血姑也好」),但我也很高興自己在這兩個做「血姑」的 roration 裡,可以練就到好手勢。

長長的心路歷程說完了,還有一個問題還沒解答 — 究竟什麼時候需要打豆吊鹽水打藥呢?我們下篇再說。我也會分享幾個有關打豆救命的故事,讓大家了解縱然打豆很痛很辛苦,但醫護人員還是堅持要病人保留鹽水豆的原因(不是為了虐待病人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