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抑鬱的三層痛苦

2020/8/22 — 19:21

資料圖片,來源:Engin Akyurt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Engin Akyurt @ Unsplash

(警告:負能量,慎入)

抑鬱是這樣一種狀態,痛苦情緒,痛苦思緒,有自己的能量,與思考脫勾。

痛苦的思緒,捲入其中,不輕易能抽離、檢視。

廣告

這中間三重痛苦 [1]:

【主題痛】

廣告

同一主題的思緒,牽連痛苦,延綿在腦海擾攘。思緒有強烈的拉扯力,在腦海自然延綿。無論在做甚麼,想甚麼(工作時、運動時、與朋友相聚時,遊玩時,到郊外散步求散心時、趕路時、做雜務時……)。著意定過神來,對心頭的情緒思緒撫慰,諒解,才有片刻紓緩,從思緒中抽離,但只要一分心,無意間,它又來,無意間,它又來。

胸口的痛苦,劇烈得如受刀剮,但清楚不是肉體的。

思緒內容,是引發抑鬱的一連串事,以及抑鬱下,使它一步一步惡化的同類事。

這些不斷來襲的思緒,越抗拒,它來襲越烈,越壓下,它下一刻更痛苦冒上。與痛苦的情緒和思緒長時間共處,省視,應對,當中體驗是,當受到了解,體察,這痛處的壓力便驟減,得到紓緩,思緒便自然落下,少被拉扯入其中。而整個人的狀況在復元的進程上。但當痛處受壓(後述),對思緒造成排拒,痛苦只會更加痛苦,同一主題的痛苦思緒摧枯拉朽,苦不堪言。

腦海就像有 50% RAM,不由自己控制,時刻不斷泵出痛苦內容。看書,總要反覆重看,書頁上寫的內容,在說如此,可另一半的腦海,在說如彼,不斷把注意力從讀到的內容扯開。

播碟看齣戲吧,戲在播,半邊腦海的痛苦內容卻總比起眼前螢幕拉扯力強,眼望螢幕而痛苦的事總在腦海逼近。要一直無可奈何地 replay,replay,又 replay。

郊遊吧,眼望自然美景,腦海的思緒卻在磨人地打仗。

與朋友相聚,聊著些甚麼,心頭卻仍在捱受刀剮般痛,卻還要辛苦地表現若無其事。身處的活動無論如何嘗試投入,腦海卻只有一半 RAM 給你調動參與,同時腦海另一半 RAM 還在泵出痛苦思緒。

仍會找美食,仍會到野外踱步,仍會約朋友相聚 — 只是少了熱衷。

是不是少著意「放下」?是不是沒努力「擺脫」痛苦記憶?是的,因為冇效啊,因為這刻「放下」了,下一刻它又逼近;甚至越著意放下,越著意擺脫,對心底只造成壓力,下一刻它來得更痛苦、拉扯得更劇烈。

有沒有自我開解?有沒有「看開」?

當然有坐下來,對思緒的內容,做各種角度、一頁又一頁的拆解 — 拆解之下,當然有種種理由「不值得」受困擾;問題是,種種自解之言,只在浮面的思考層,刻意,著力,短暫,起霎時的作用。可痛苦的思緒,有著強烈的「待思索」的拉扯力,一不為意,又捲入,一分神,一不為意,又再捲入,自然延綿。那些浮面的理性自解,是如此刻意,如此欠缺承托、缺乏能量,於心底根本不起甚麼作用,轉瞬又被心底遍在湧上的痛苦思緒淹沒。

當事人不是「沒有開解自己所以發痛」,而是自解仍痛,給自己各種各樣「不值得痛」、「不需要痛」的理由仍痛,那唯有承認這是痛苦緣由,唯有承認這痛處了。

【離題痛】

抑鬱當然有引發位。但抑鬱是一種狀態,進入這狀態後,痛苦的引發,常是無厘頭的,是借啲意來的,是種種事也引發一陣剮心的痛;如此突如其來,沒有思考餘地,是條件反射的。

生活中原本不在意的事,也變得異常痛苦。

不慎與外物輕輕碰撞,心頭即刻一陣刀剮的痛。

原要將手中物件放在某處,但瞥見該處已放了東西,要另找別處,心頭隨即一陣刀剮的刺痛。

這散佈生活中微末事,所突然觸發的剮心痛感,似是與思考脫勾的,是跳過思考而來的,沒有先經思考的餘地。思考上從沒想過此等微末事與痛苦有任何關係。劇痛來了,要緩和,也不是可以藉甚麼自解,因為根本不是想起甚麼而來。思想在腦而痛苦在心,心頭像架了一個刑具,碰到沒預料的外物就突然鉸痛,感覺活像有個虐待狂隨手把玩一副架在心頭的刑具,而他只是隨時撥弄罷了。

是借啲意,甚至無厘頭而來的。

【背景痛】

除了隨思緒牽扯的痛苦,除了日常微末事借啲意而來的突然鉸痛,在這種種的底下,是有一層痛苦,在心底深處,自朝早醒來的一刻,時時刻刻都感覺到,成了生活中一切 — 遇到事情,沒遇到事情,想到甚麼,沒想到甚麼 — 的背景。它有自己的能量,延綿遍在,將生活中觸發的痛苦都墊高。

過往,入夜時它就來,是一種鬆散的消沉感覺。這幾年惡化了,卻是心頭在受刀刃片割的鮮明痛感。這刀剮感明顯不是肉體的,卻又感到實在的受著刀剮的質感,醒來一刻最是劇痛,由朝早睡醒,到夜裡入睡之間,整日時時刻刻都劇痛如受刑,清醒時就是折磨,分別只是有的時候較微弱(但仍鮮明而難受),而有的時候(多是半夜或早上醒來時)痛得直如千刀萬剮,要度過當前一刻,也是非常非常磨人的苦差。而且往往感到痛苦在胸口,而腦海的痛苦思緒後至,腦海像總要泵出與胸口痛苦相應的思緒一樣。

思緒在飆動,自然痛。但是,縱在思緒與思緒之間沒想到甚麼的片刻 — 在趕做事,又或偶然定過神來,運用技巧,思緒有片刻落下,可心頭受刀剮般的痛感仍鮮明的在。

最清楚是靜坐時候,思緒徐徐消淡,腦海已平復寧定,可心頭卻仍兀自發痛,仍感到剮心的痛;思緒一時落下了,平靜了,可痛苦仍是折磨。痛苦總在,有它自己的能量。

一般人的工作壓力,有假放,公餘大概拋開工作就可。感情壓力,有路可遁,有逃離另一半的時候。可抑鬱的情緒壓力,是沒有假放,沒有下班,無路可遁的。管你在消遣,在運動,在趕路,在獨處刷牙洗面,有半邊腦海,都在與堅實的痛苦糾纏著。而在人前猶須壓下掩抑。

活在其中,要過一時一刻也非常煎熬非常折磨,你會常常很想很想很想拋開一切,不如將痛苦一下停掉;捱下去,才是需要特別理由的事。

當事人可以做甚麼

當心底痛感暴烈得如千刀萬剮,如此難熬,難以負荷,頓覺難再撐持下去。就坐下來吧,心底痛苦,不需要嘮嘮叨叨的「開解」,而任何閃躲,把注意力移開,都是徒勞。它需要的是陪伴,撫慰,接納。坐下來,凝望胸口難堪承受的痛,察看思緒翻騰的腦海,察看它,陪伴它,接納它,剮心的痛苦還在,痛苦的思緒還在,那繼續耐心凝望它,耐心陪伴它,耐心接納它,將有一刻,終會從彷彿無法再承受、彷彿無法再熬下去的劇痛中,緩和下來,紓解下來,而可以漸漸動身,去做其他較自如的紓緩的事。

旁人可以做甚麼

當事人內裡的引擎壞掉了,失控地泵出海量的痛苦和痛苦思緒,已是非常沮喪無力的事。不要吩咐他「開心啲!」不要質問他:「你都 down 咗好耐喇可?幾時 down 完?」不要教訓他:「人生最最重要呢,就係開心。你不同意?」不要跟他說:「你睇吓周圍個個都咁開心,仲乜你要咁?」不要責難他:「你覺得好辛苦?你放過自己!」不要恐嚇他:「如果你再唔將痛苦放低,你就永遠都會係咁的了。」— 任何一句這類的話,都是將當事人向上文所述的煉獄推進一步。因為,要應付洶湧的情緒,要令心底失控的引擎稍稍放緩,需要的,恰恰是與此相反的諒解與接納。當事人需要的,不是你從涼風輕拂處指示他開心啲 —「開心啲」對他而言,是可望不可即,越望,越不可即的事。須知當事人不是莫名奇妙趨苦避樂。相反,他大概已是在每一刻做能做的事應對痛苦,才得以消減至此,前行至此。

也許你很多建議想給當事人(例如:「唔好諗起啲唔開心嘢,就得的了,好容易的。信我。」)但在你給建議之前,請注意,任何的建議,都建基於你自己對對方情形的想像,而從你沙石平靜的此岸,對對方身處另一境地的彼岸,所作的想像,極有可能出錯,而這於當事人,除了委屈,除了增加接納情緒、應對情緒的艱難,除了令痛苦更痛苦,難有別的效果。

與其熱衷建議,不如多點了解。了解,體諒,本身就已有效紓緩,是非常大的幫助。而如果你自忖無法了解,無心體諒,那也千萬別勉強。靜靜陪伴,又或與當事人保持自然的距離,就很好了。至少令當事人當刻免於壓力加重,鬱結加深。

後記:

完稿之日,自己的狀況已有好轉。另文再記。

 

[1] 同一種精神病症,在不同人身上,情況也有不同;且常出現多種同現的情況,例如抑鬱以外,同時亦患狂躁或焦慮;本文所述情形是創傷後壓力症、焦慮症、強逼症(強逼思想),並引起抑鬱徵狀。不同病症的作用下,患者的感受與困擾,差異甚大。本文寫的是自身的情況,或許常見,但注意同是抑鬱病者也可經歷與本文所寫截然不同的困擾與艱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