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爭毅行者〉補充 — 忘軀

2020/8/15 — 17:01

1963 年 6 月 11 日,越南僧人釋廣德在胡志明市自焚,抗議總統吳廷琰的反佛教政策。記者 Malcolm Browne 憑此照片獲得該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冠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1963 年 6 月 11 日,越南僧人釋廣德在胡志明市自焚,抗議總統吳廷琰的反佛教政策。記者 Malcolm Browne 憑此照片獲得該年世界新聞攝影比賽(World Press Photo)冠軍。(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抗爭毅行者〉中,我提到一些與「忘軀」或「抽離身體」有關的內容,但後來覺得描述得不足和不夠強調,故於本文補充。

由於毅行當時的身體實在太痛苦了,如果把精神集中在身體上,實在無法承受,結果將會是放棄。自然地,你會想把精神抽離軀體,讓後者像機器般自動運作,而前者則寄托、安住於別處。我不是指一些玄奧的事情(如靈魂出竅;對此應持有合理的懷疑),而是指平實的把注意力投放在一些能夠使精神安然的領域。什麼領域?那要看個人的天性和平日的修行了。就好像「禪修」教人「念佛」、「觀呼吸」等等,讓精神安住於一處,甚至最終(聲稱)達至「忘我」的境界。按照我個人的理解,無處非禪,哪裡能使你最終渾然忘我,那裡便是你的禪  — 宗教、藝術、科學、運動,等等等等(然而,包括例如殺人?殺人能否渾然忘我?還是該心境必有我?有待思考,哈哈)。所以,假若平日能夠對某個領域專注用功,以達至較高的精神層次,或許它便可以幫助在需要時忘軀、抽離了。例如,如果你平常沉醉於科學,毅行痛苦難熬時可以嘗試使精神回到那個使你忘我的科學世界,想想那些奧妙的科學現象、理論,或一些你正在努力的難題,等等。正如上一篇文章中已提到,這𥚃當然會有角力(身體痛苦難以集中精神 vs 精神抽離忘記身體),端賴個人情況了。

我自己對於一些太過「玄奧」的忘我或精神境界的說法,會保持合理的質疑(譬如是對佛教唯識宗的一些理論),認為要小心地去理解那些理論究竟是怎麼一回事。世界複雜,好與壞混合,凡和異共處,需要好好地去批判、評估,而固然殊不容易,卻饒富價值。比如想想一宗著名的為對抗暴政壓迫而「安然自焚」的事件(開首圖片),實在匪夷所思:根據以上連結,一位親眼目睹自焚經過的美國記者這樣寫道:

廣告

我會再看多一次該場景,但一次就夠了。一個活人的身體中噴射着火焰,他的皮膚慢慢開始發泡並且起皺,他的頭被燒黑並慢慢炭化。空氣中瀰漫着人肉燃燒的氣味;我從未想過人的身體是如此易燃。在我的身後,我聽到越南民眾開始聚集起來並且小聲地哭泣。我本人被震驚到連哭都哭不出來,頭腦中一片混亂到連採訪和用筆記錄都做不到,連腦子都已經無法思考了……在他燃燒的過程中,他沒有抽動過一塊肌肉,沒有發出一點喊叫,他本人出奇地鎮靜,和他周圍哀號的民眾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那位僧人是如何做到如此極端忘軀的呢?!是禪定修行功深的效果?還是另有內情?另外,當地有學生為該僧人的犧牲而展示了以下標語:「一名僧人為了我們的五個訴求而死了!」(香港也有五大訴求,不過暫時沒有這樣奇特的抗爭事件)。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