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抗疫穴居時期:看到窗外風景,記住自己是個幸運兒

2020/2/14 — 13:47

作者攝

作者攝

雨天,早上在家打掃房子。我每天都會拖地、清潔洗手間和拭抹桌子的塵埃,可是下雨的日子,我強烈地想要整理一直逃避的角落,那就是散落家中各處的書、書和書。整理了半小時,宣告暫停。回到書桌前,繼續學習網上教學軟件。我一直不信任電腦和網絡,因為,電腦和網絡也有情緒,而且,它們的波頻是難以預期的,常常因此發生意外。軟件看來容易使用,但,陷阱總是在實時教學才會出現。但我告訴自己,這是一個新的實驗,冒險的感覺值得珍視。

午餐,吃了前一天晚上做的漬糖心蛋。雞蛋是在賣本地有機菜的店子買回來的,付款時看到冰箱著放著「小豆島粉紅蛋」,問售貨員:「雞蛋是粉紅色的嗎?」她說:「不,只是這種雞蛋沒有激素。」買回家後,在鍋子裡煮一鍋水,水沸了,下蛋,煮六分鐘,撈上來放在室溫水中,過一陣子再剥殻。把白色的熟蛋放在醃料中一夜,午餐就可以配飯或麵。這種雞蛋比我一直在吃的牌子都更柔軟細滑。菜心放在加了薑的沸水中燙一下,澆上麻油就非常美味。吃到新鮮的食物,總是非常感激農夫和食物的供應者。

書桌前的窗子,可以看到遠處的山和海。雨後淡藍色的山,被下雨後的雲和霧像白色絲帶那樣纏繞著,每次看到窗外的風景,我都會記得自己是個幸運的人,不但可以住在溫暖的房子裡,而且窗外有安靜的海和山。無法走出門外,意味著我可以得到一整片的窗景。

廣告

白果蜷到大腿上的時間愈來愈多。有時,他也會走到窗前,背向窗子,看著我的電腦。偶爾,他會把頭探在窗縫,窗子有安全扣,他無法把頭探出窗外,但有時也會,發狂似地抓向玻璃窗,又以後腿直立,上半身撲向窗子。

我問他:「怎麼了,你想要跳出去嗎?跟我一起生活有這樣難受要跳樓嗎?」他聞言轉過身來,向著我,蹲下身子,低著頭有點羞愧地說:「哪有﹗只是做一下伸展運動而已。」

廣告

作者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