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抽大麻比喝酒安全?全面檢視大麻對身體的影響

2020/4/17 — 10:58

大麻真的比喝酒安全嗎?圖片來自電影《大亨小傳》

大麻真的比喝酒安全嗎?圖片來自電影《大亨小傳》

英國前藥物首席科學顧問David Nutt曾在英國最重要的醫學期刊《The Lancet》上發表過一份研究,檢視了目前市面上所有的娛樂用藥物,計算他們對自身造成的傷害以及對其他人造成的傷害。

在對用藥者自身的傷害上,快克、海洛因跟冰毒這三項惡名昭彰的毒品佔據了前三名,但緊追在後的,卻是可以合法販售,隨手可得的酒精;如果再看使用者對他人造成的傷害,那酒精就會遠遠地拋下所有的娛樂藥物,至於大麻對自身及他人造成的傷害,不只遠低於酒精,也比香菸還低。

英國前首席藥物顧問David Nutt及其他兩位藥物專家共同研究後做出的毒品傷害表,橫軸表示對自身的傷害,縱軸表示對他人造成的傷害。圖片來源:《Drug harms in the UK: a multicriteria decision analysis》

如果再看得更細,大麻最重要的傷害是社會經濟成本(Economic Cost),這項指標關係到醫療、執法、矯正機構等等成本,也包含了使用者降低的生產力,但即使在這項指標上,酒精的成本也高於大麻,而酒精還有一項重要指標遠遠超過其他娛樂藥物就是酒後施暴造成的傷害(Injury),這項指標也包含了酒駕在內,有研究指出酒駕造成死亡車禍的風險是一般駕駛的13.64倍,而麻駕也會影響安全,其風險是一般人的1.83倍。

廣告

酒精造成的暴力以及酒駕問題困擾了全世界。圖片來源:《Drug harms in the UK: a multicriteria decision analysis》

衡量藥物危險性時,另一項重要指標是它的致死劑量及一般用量的比例,比例太低表示使用者更可能因為不知道合適的劑量或是其他衝動而導致藥物過量致死。以酒精來說,一位70公斤的成年人,一般用量大約是2杯Shot(45g)的Volka(酒精濃度40%),而酒精的平均可能致死劑量是一般用量的10倍,也就是短時間內喝下20杯Volka Shot就可能致死,換算成台灣人常見的58高粱(600ml)大約是一瓶,幾年前新聞上就曾出現一件憾事,幾個大學生打賭,其中一名同學喝掉500ml的高粱回到宿舍後不幸身亡。

這項指標中,大麻的數據是>1000,目前人類的知識範圍中,從沒有人因為吸食過量的大麻致死,即使美國部分地區已經將大麻合法化,但在美國疾病控制和預防中心、緝毒局和藥物濫用研究所提供的統計數據中,大麻導致死亡的人數始終維持在0,而因為酒精跟菸草導致死亡的人數每年都超過數萬。

廣告

圖片來源:Robert S. Gable《The Toxicity of Recreational Drugs》

另外在成癮性的部分,無論戒斷症狀或依賴性,目前可知的研究中,大麻成癮性都低於菸酒,某些研究中甚至低於咖啡因。

藥物成癮的依賴性,表示對使用這種藥物有無可取代的衝動而不會顧慮其中的代價與風險,願意犧牲許多事物來換取藥物,例如喜歡偶爾喝兩杯的人也會說他們對酒精有依賴,但酒精成癮是你會為了喝酒而家庭失和、丟掉工作等等,與單純愛喝酒是完全兩回事,在杜克大學醫學中心幾位教授瀏覽了截至前為止的研究,並沒有發現大麻會使人產生如此強烈的渴求。

對極端重度的大麻使用者來說,大麻的確可能產生戒斷症狀,在一項長期連續高劑量的大麻研究中,停藥者容易出現易怒及躁動不安,少數會有失眠、冒汗跟輕微的噁心,這些症狀在重新用藥後就消失,顯示極可能就是大麻的戒斷症狀,但整體而言,除了一般用量的使用者不會有這種情形外,其症狀也遠比酒精或尼古丁輕微。

David Nutt也曾在《The Lancet》上發表研究,針對20項娛樂藥物評比其依賴性,大麻的依賴性無論在生理或是心理指標中都低於酒精及菸草。

圖片來源:《Development of a rational scale to assess the harm of drugs of potential misuse》

上述研究,重點應該放在無論是對自身或是社會,無論是致死毒性或成癮性,酒精及菸草造成的傷害都遠比我們所知的高,也比大麻高,但不表示大麻就是什麼健康食品,在目前的研究中,大麻可能對心臟、肺部、腸胃、生殖、記憶及精神功能造成某些不良影響。

大麻會提升心跳頻率,增加心臟的負擔,可能會對某些族群造成危險,雖然目前沒有證據顯示大麻會導致心臟疾病或心肌梗塞;大麻菸跟香菸造成肺部的傷害非常相似,曾有研究顯示燃燒同樣份量的大麻跟菸草,前者會造成更多的有毒物質,但考慮到大麻有效劑量與香菸有著極大差距,這樣的實驗更多只是影響輿論而非科學價值。2017年美國國家科學院發表了至今最完整的大麻大型研究報告,裡頭就明顯指出,目前沒有足夠的證據可以說明大麻與吸菸導致的肺部及頭頸部癌症有關,但長期使用可能會增加痰的分泌並導致慢性支氣管炎等呼吸道問題。

大麻對生殖系統的影響,來自於它會抑制大腦分泌調節生殖系統的荷爾蒙,對男性而言意味著精子數量的減少,女性則可能會有經期失調的問題,以上影響幾乎從未導致不孕,但可能會降低受孕機率;而大麻使用者中,部分有「大麻素過敏症候群」,可能導致噁心、嘔吐等症狀,治療方法也很簡單,就是停止使用大麻。

大麻對記憶的影響則與酒精類似,不會使你過去的記憶消失,但會短暫影響你形成新記憶的能力,也就是所謂的「斷片」,對成年人來說,大腦儲存訊息的能力會在藥效退去後恢復,但有某些研究指出,青少年若長期使用大麻,可能會對大腦造成永久性的傷害,並長期影響其心理狀態,也就是說,就像酒精與菸草一樣,無論在合法或違法的地區,青少年都應該遠離大麻。

大麻由於長期受到污名化,以及我們對其「毒品」的定位有強烈反感,使我們難以客觀地從科學角度來討論大麻對人體造成的影響,例如國民黨立委葉毓蘭過去就曾表示,如果因為毒品犯多就要合法化,那台灣要解決人口老化的問題,只要把老人的年齡定義提高,那人口老化的問題馬上就解決了。

重新檢視大麻與菸酒造成的傷害,就是要從科學角度來破除迷思並且與時俱進,如果未來的醫學,可以讓65歲的人表現得像30歲,那麼我們需不需要重新考慮「老年」該如何定義呢?那現在我們發現一項藥物,無論是成癮性、危險性或是對社會造成的傷害,都比現行合法的菸酒還要低,那我們需不需要重新考慮何謂「毒品」呢?

娛樂藥物一直以來都與人類的歷史並存,美國曾有過禁酒令、俄皇也曾經禁過菸草,但最終他們都理解到這是不可能掐熄的需求,菸酒也是娛樂藥物,把菸酒的使用者都算進來,世界上使用娛樂藥物的人口就是會有這麼多,政府所能做的,應該是盡可能讓人民用更安全的藥物來取代危險的藥物,這也是歐美各國正在進行的工作,透過嚴格的管制,大麻不只是一種醫療及娛樂選項,更可以降低菸草及酒精造成的龐大傷害。

我們對大麻的負面刻板印象不只是讓我們少了一種選擇,更重要的是,我們居然因為自己的鄉愿,而眼睜睜看著酒精衍生出的暴力與酒駕、香菸衍生出的癌症而無動於衷,當然,每一個痛恨大麻的人都有正義的理由,但正義追根究柢,應該是要解決社會上真實存在的問題,當你的正義感與科學解答牴觸時,也許你的義憤填膺,只是出自你還不夠了解罷了。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