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慎

林慎

作家、旅歐犯罪學家,著有《警國論》。受訓於劍橋,穿梭英法中港作研究和專題演講。讀寫雖見礙,踏雪方留痕,沉思著書,也談生活文化萬象。目前正編寫續作。專頁:fb.com/sanlamofficial;電郵:[email protected]

2020/10/22 - 17:39

【拈著日常】一些 Kenzo 的事兒

資料圖片,來源:Kenzo Facebook 專頁

資料圖片,來源:Kenzo Facebook 專頁

這是挫敗、懊惱的一年。大壞時代下,創立 Kenzo 的高田賢三先生在今年離世,也離開他成功的品牌了。大概很多人都認識品牌,不認識他本人,也說不出甚麼設計和哲學上的大道理大革命。縱然如此,這消息還是令人莫名的悲傷。至於這份莫名的情感,是無法言表,還是莫名其妙的傷春悲秋,人去樓空,倒也不重要了。

在時裝世界,說到直接交流,便是個人的穿著體驗。首次接觸 Kenzo 是小時候的事情。那時候香港還流行著 Esprit,很多人穿著那件印著簡單而頗大的品牌字樣衛衣往街上跑。跟不少其他品牌一樣,Kenzo 也有推出類似的衛衣。時至今日,依然推出,亦增添了一些新圖案:地球、大單眼、豹紋、花朵等等,不過都不及只有字樣的簡潔。對我來說那對香港悶熱的天氣來說是頗局促的,越來越多人用奇異的品味配搭下,似乎又更局促了。

之後到巴黎上學,週末時經常到市內的跳蚤市場閒逛。這是有趣但不怎有效的體驗。有時候收穫頗豐,有時候心得實得全無。可是在和緩的天氣下,陽光映照在舊物古玩之上,就是有一種目不暇給的感覺。就算那些只是有欠實用、破爛的舊手袋,還是學生時代買不起的幾百或上千歐元油畫,入秋時雙手摩擦取曖,離去時雙手空空,還是富足到心靈,屬無用之用。

廣告

買到第一件 Kenzo 物品便是在這樣的背景下發生。與其說買到,不如說是尋獲,就在一大堆舊衣物下,不值錢的堆塞其中。那是一件牛仔襯衫,屬於相當平實和淨色的物品。口袋上仔細地縫有一個品牌小章,滿足了不大不小的虛榮心。襯衫是貼身的一種,很欺負腰間累碩的用家,也不能當成「overshirt」一般的外衣。同時又不能配上領帶,看來就是在長年較冷的法國,聊勝於無的內部基本衣物。

之後收藏過有它的領帶和外套,都是比較 Kenzo 的設計。領帶是寬口的,顏色是黃灰相間,不論形狀和色調都是五六十年代的樣式,適合懷舊派對。穿戴得不多,但閒時把玩瀏覽,像在黃土公路跟好友漫無目的地驅車,也是愉悅的。至於外套倒又街頭又高尚,布料正面看是牛仔布,摸上手或反過來,便是舒適的綿布質感。領口和袖口都帶鮮艷顏色綑邊。衣服上縫上大大小小的品牌標誌。在不乏大紅大紫的系列內,稍為挑剔選擇,還是有不少出彩但不譁眾的貨品。

一個設計師設計的衣服,承載了他的品味及世界觀。人生總會過去,穿著的人也總有天忘卻穿著之物,直至赤裸。穿衣換裝,記憶隨身,尋常人的悼念大概只能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