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20/3/13 - 10:30

搞酒店都可以 politically progressive?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我想講下 Eaton HK 這間酒店有幾好。我諗有些係大家已經知的,有些係大家唔知的。

其實佢變成了 Eaton Workshop 後,在華盛頓有一間「分店」,唔少報導講過,佢係一間政治上非常進步的酒店。可能有人會問,搞酒店都可以 politically progressive?係呀,佢就係犀利在咁樣。佢既主理人就係開宗明義話,即使盤生意係經營「酒店」,但係要同時用呢個空間為希望帶來社會轉變既文化工作者服務,唔介意被傳媒形容為 'activist hotel'。

佢網頁上走馬燈咁樣 scroll 來 scroll 去的一行字係:一個更正義的世界,在其中我們人人都可解放成最真的自己。(A more just world where we are all liberated to be our truest selves)

廣告

佢外牆幾塊大廣告板,唔係賣廣告,而係畀 artists 用來展示作品,剛好過去一整年,最大最當眼對住彌敦道果塊廣告板,展示一張作品,簡單問一句:'What Does Your Revolution Look Like? '。在酒店最當眼的一幅牆展示呢個問題,本來就好cool,所以無數人打卡。但去年6月後,佢都完全不避嫌,好開放咁一直留低這作品。 Revolution 咪 revolution 囉。

另外一面對住加士居道既幾塊廣告板,可能相對少人留意,但係長時間 display 過大幅既情侶照片,有 gay lovers、有 lesbian lovers、也有跨種族的 heterosexual couple。它的正門,掛住彩虹旗。

2018 年後呢間唔再係原本的逸東酒店,re-brand 之後甚至叫 Eaton Workshop,佢真正有型既,唔止係人人都有眼見得到入時而 stylish 的設計,唔止係型左而且好味的餐飲,而係佢撥出一大舊空間、一大筆資源,特意支持好多文化工作者同埋追求社會變革既人。所以佢除左酒店應有既東西,仲有展覽空間、電影院、同埋創意工作者可以租用既空間。如果你有留意,佢仲有個小書櫃會賣關於香港文化同理論、獨立出版既書(朋友留言話,佢酒店客房內有放董啟章、白雙全的書)。

2018 年,在俄羅斯成日被監禁既政治藝術團體 Pussy Riot 成員黎香港,就係參加在 Eaton 舉辦既節目,係講同志權利既文化節。

2019 年初,Eaton 舉辦過人權藝術獎展覽,得獎作品擺滿酒店唔同角落,而當時主辦既人權機構 Justice Center,office 都係租用 Eaton。

呢類 programme 未必係大家成日會參加,但佢係默默用某種方法在做好事,在 explore 良心企業可以點搞(今後可留意多點佢既 arts and culture 節目啊)。佢係 consistently 在做一間企業難得做到的事,所以佢最近個聲明可以寫得咁好,唔係一朝一夕的。

仲有,朋友提醒我一個佢重新開張之後,十分 impressive 的細節。佢廁所門的男女廁 sign,代表男女的 logo 設計,都是特別提醒人 gender 不應被定型的。Conscience is in the details。

好,講完比較次要既,講下重點。

人人都大讚佢既 foodcourt,尤其係 mum 日常野菜,賣日式素便當,讚美極多,唔多講了。佢地明顯係有細心引入小店的。

佢個自助餐係我心目中香港 no.1 的,每個 section 都非常用心,唔只質素,抵既程度都首屈一指同不可思議。香港無酒店自助餐係咁 thoughtful,咁重質不重量的。好少有凍波士頓龍蝦有佢這個新鮮度,海南雞飯竟然又有水準,就連任食海膽手卷入面的海膽都可以。無論對 buffet 有多討厭,這兒都有力令你改觀的。

茶樓逸東軒米芝蓮一星,近年如果要去靚地方飲茶、食 fine 的中茶的話,首選係呢度。叉燒當然一絕,佢既點心係令人對世界有返希望的。

但我覺得最好既係好多人可能忽略左,佢改裝後的酒吧 Terrible Baby,戶外空間那部份經營得非常好,cocktail 功夫扎實,酒既類型精心挑選過。

現在困難時刻,佢既 buffet、中菜、酒吧,都在做大特價。我地一有機會,就去好好懲罰佢吧。

之前手足會講「黃藍是政見,好味是良知」。Eaton 飲食方面,真係良知爆燈。

最後,好多次,彌敦道呢個位置打到七彩時,任何人都仲可以行入去食野。我諗,真正既美味係咁樣。

(p.s. 私心講多句建築風格,其實佢係香港算有趣的 postmodern architecture,在酒吧 terribly baby 看清楚看到它外形的設計,而且望住那部子彈lift,是賞心樂事。在 Terribly baby 露台看過對面,循道衞理聯合教會九龍堂,係本土現代主義建築大師司徒惠出色的作品。另,佢頂樓個游泳池經過精心設計,但應該唔多人知道。)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