畢明

畢明

廣告人傳媒人,賣腦賣字,寫電影寫酒,全職飲食,專業腦作,現在是導演一枚。

2021/4/18 - 6:00

支酒咁貴,不如你請

圖片來源:Golden State Warriors facebook

圖片來源:Golden State Warriors facebook

破了犀利的紀錄,要慶祝。一般的慶祝,喝一般的酒;神級的紀錄,要喝同樣級數的酒。

幾天前,美國職業籃球金州勇士隊(Golden State Warriors)的主將咖喱仔(Stephen Curry),破了張伯倫(Wilt Chamberlain)在隊中的總得分紀錄。17,783分不算多,卡爾馬龍在猶他爵士隊留下了36,374分,米高佐敦退過休都在芝加哥公牛灌入29,277分,但張伯倫就是張伯倫,他在美國籃球界的歷史地位重要又神聖,能超越一個Chamberlain record,是劏雞還神光宗耀祖的事。

咁大件事冇人開酒?唔得。身為好兄弟的隊友「追夢綠」(Draymond Green)當仁不讓,約了隊中大佬暨新紀錄保持者食好西,贈興!為了令慶祝飯特別一點、難忘一點,要喝些夠份量的酒來紀念。這些NBA球星,你以為會喝甚麼?

廣告

大帝占士在邁阿密熱火時,球隊封王攻下總冠軍,人生得意,狂飲Armand de Brignac香檳杯莫停。可以想像,年輕、錢多、對葡萄酒認識相信不會太多的球星,喝的必是名牌、貴嘢,還須帶點浮誇。

那夜,「追夢綠」和咖喱仔喝了一瓶DRC、2015 La Tâche。2015年,二人拿到了人生第一個NBA總冠軍。Burgundy,Vosne-Romanée中的Grand Cru,就算不懂酒,可能也久仰大名,2015 La Tâche,現零售價約港幣$45,000至5萬一瓶,他倆在高級餐廳開,價錢再抬高一截是常識吧。

為甚麼是La Tâche?我大膽的答你(雖然我沒有問過Green),我覺得:冇原因。純粹因為這酒很昂貴、是DRC、且是2015年,他便要了。懂酒愛酒的,不會開一瓶像姜濤那麼年輕的偶像,起碼要有點年資如Rubber band。像「追夢綠」,就算不是暴發也是Nouveau riche,新富貴的消費方式,new money之套路不必多說。

英國酒評家、名作家Evelyn Waugh的兒子Auberon Waugh,在《Waugh on Wine》早寫過”Among Burgundies, American buyers seem interested only in those grand crus which have the magic words Romanée-Conti, Grands Echézeaux, Echézeaux, Richebourg, Romanée Saint-Vivant, Le Montrachet. The result is that those wines listed above are now grotesquely more expensive than any others, and English buyers are mad to touch them”。那些在showbiz folks之中很受歡迎的名貴選擇,在他的眼中”are rather vulgar”。球星也是showbiz folks之流吧。他對酒不反感,只嫌已暴發得庸俗;我好些,認為人不俗,有本事喝俗酒也能雅。

但只懂喝名牌的未必知道,Echézeaux豐饒甜美,卻被認為是grand cru中最無趣的,Grands Echézeaux算是進階一點的選擇;DRC莊主Aubert de Villaine重點栽培的繼承人Bertrand de Villaine認為Romanée Saint-Vivant是最「知性」的,La Tâche卻需要特多時間瓶陳,才能淬練出最好的境界。喝2015 La Tâche,正如Waugh說:”they tend to drink their wine too young”。(言下,美國人、新發跡new money,將酒買貴晒,又唔識嘢)

本來,NBA富貴球星吃一頓飯開一瓶好酒,算甚麼蒜皮事,能成為新聞乃因Draymond Green巧令勇士老闆替他們埋了單,還在IG上曬命。報道包括Green「使詭計」(tricked)令班主請客,讓他們喝了一瓶超高價酒:「支酒好貴㗎,老闆又肯入球隊數喎,唔係日日都有人肯批你飲支La Tâche㗎!」姣中詐嗔半賣俏。

後來有人追問,Green鬆毛鬆翼略帶不自然自爆,「我搵老闆,話我同咖喱仔食緊飯慶祝呀(估計對方會當場識做請客),但我叫咗支好酒囉……如果你覺得太貴,我可以自己俾錢嘅……」Green的合約,是4年一億美金、年薪2千5百萬,負擔得起有餘。但老闆Joe Lacob爽快,一口答應。老闆命好,就是這回事,我認得這種美滿。

又話請兄弟食飯飲酒,轉頭找班主來埋單,再唱通街大謝老闆,驚死對方走數一樣。Nouveau riche,你expect甚麼?倒欣賞他對兄弟的大愛。

讓人請飯買酒,還是古龍寫得有格調。

燕十三:「殺過人後,我一定要喝酒。」

烏鴉:「沒有殺人,我也喝酒。」

燕十三:「喝過酒後,我一定要去找女人。」

烏鴉:「沒有喝酒,我也找女人。」

燕十三大笑道:「想不到你竟是個酒色之徒。」

烏鴉:「彼此彼此。」他們喝得真不少。

燕十三:「你既是個酒色之徒,今天我就讓你一次。」

烏鴉:「讓甚麼?」

燕十三:「讓你付賬。」──《三少爺的劍》

兩個no money,更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