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開手,才能拿起新的事物 — 移民他鄉的一點感受

2020/8/28 — 21:36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凡】

移民這件事,對香港人來說一點也不陌生。九十年代初期離開的親戚,外國長大的港人移民後代等,身邊總會有一兩個。

現在,我是其中一份子,一個普通平凡人,因為各種原因選擇離開香港,離開的時間孰長孰短,會否回港,其實我也不知道,是不是該稱為移民我也有疑問。我不是一個移民顧問,不能提供任何專業的意見。但是希望可以分享一下個人經歷,給正在考慮的人作為參考。

廣告

先自我介紹一下,普通香港男性 / 三字頭 / 已婚(妻子也是香港人),現在和妻子兩人居於北歐某國,在當地銀行從事資訊科技。當時是先申請當地工作簽證,然後在香港辭職再出發到當地。而隻身移居之前,從來未踏足過當地,也沒有在香港以外生活過。由於不是已受聘到當地任職也不是公司內部調職,所以開始時沒有工作 / 伴侶(當時女友現時妻子還在香港)/ 朋友 / 人脈 / 當地經驗,也不懂當地語言,簡單來說就是推倒重來。

當日會開始考慮離開,時間大約回到數年前,是因為在營營役役的日子中,想要思考人生將來的路會怎樣走。當時的想法是,已經工作數年,事業上不上不下,儲蓄不多,餓不死但也絕對發不了達。心中有想過的生活,不是要有多豪華,只是很基本地想有尊嚴地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我相信這方面我跟大部份香港人一樣。

廣告

或者更準確的說,我希望過更有空間的生活。例如人與人之間的空間,意思不單止是物理上的空間,也可以是思想上的空間,還有對每個人不同喜好不同選擇的一種包容。可能是香港的競爭環境令我們就是太聰明太會計算,無論如何也不要蝕底,致使我們不但永遠要去選最有著數的選項,甚至對選了其他選項的人諸多意見。其實互相留點空間,和而不同,有這麼難嗎?

當時的我相像不到將來情況會變好,如果我問自己 “Where Do You See Yourself in 5 Years?”,可能會是一個付出得更多,但得到的並沒有增加多少的狀態。距離我想要我生活並沒有更接近。面對這個付出和回報不成比例的社會,能力一般的我,也進入不了可以以高收入麻醉自己的階層。所以離開去尋找出路是我當時最可行的選擇。

定下方向以後,就是由搜集資料開始的一系列準備工作。由於沒有任何專業人士協助,所以事情基本上都是由自己完成,當然中間出現不少問題。例如要到內地申請簽證但該機構並不認識程序,離港時差點因為回程機票而上不了機等等。絕對不是一帆風順,但幸好仍然能順利抵達新的地方,新的起點,重新出發。

現在回想離港那天,通常在出門前,不論是旅行、讀書、工幹,總會大概知道歸期。但當日的自己,對將來毫無概念,也不知道何時可以會回家,帶着不安離開自己熟悉的地方,踏上一條未知會通向何地的路,心情真的很難形容。可能這就是走出舒適圈的必經階段吧。

最後,想分享一下過去幾年其中一個最深切的感受。就是在香港中,物質上我們其實都真的擁有很多,把雙手都拿得滿滿的。而擁有過的東西愈多,手捉得愈緊,想必更難放下一切,去轉換跑道。但一直不放開手,一定不能拿起新的事物,接觸新的體驗,開展新的生活。

也許我當天在社會上的庸碌其實是一個恩賜,既幸運也不幸地,令我沒有甚麼錢,也就沒有那些賣樓賣車的幸福煩惱。實際要放下的包袱很輕,再加上家人的支持,令自己拿出去改變的勇氣。

我不是要鼓勵移民,香港就算變成怎樣,始終也是我的家,沒有地方可以取代得了。但如果你認真考慮過後,決定要嘗試一下,我會支持你。

香港人,不管你的選擇如何,用任何方式過生活,也祝福你們一切平安順利。就算我們散落到世界各地,這個身份總會把我們連在一起,加油。保重。

 

作者自我簡介:
一個凡人的片面之詞
用有限的見識去接觸無限的可能
不能影響世界,但也盡量不想被世界影響

(標題為編輯改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