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學的空間(八)班主任課篇:希望跟住嗰堂連堂都係咁玩

2020/8/11 — 22:11

資料圖片,來源:Volodymyr Hryshchenko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Volodymyr Hryshchenko @ Unsplash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每年的聖誕聯歡會前夕,我都會要求同學開「班會」,決定午餐到會安排。我校沒有班會幹事制度,由於低年級沒有甚麼以班為單位的校內活動,所以我不會為低年班安排班會選舉。不過,每年至少總有這樣一次機會,讓他們體驗集體決策、準備及主持會議、投票等民主決策過程。

整個過程大概需要 3.5 課節,其中兩課節是連堂(其實它們都是數學堂,我校的班主任堂很多時用作禮堂週會)。

廣告

第一部份:前期工作(0.5 課節)

「聖誕聯歡會就嚟到啦!我哋要決定叫乜嘢到會。當然唔叫到會都得,例如每人一個飯盒又得,有同學可以合作煮哂全班嘢食又得。」

廣告

「應該冇咁嘅可能啦!」

「有冇咁嘅可能呢,就要睇你哋點樣傾啦!不過點都好,而家應該都要收集咗外賣紙先。有冇同學可以負責呢個任務?」

一片安靜……

「咁我抽簽啦……好,結果係 A 同學,麻煩你今日放學係學校附近睇睇,明天畀我!不過我想提一個限制,就係人均消費唔可以多於 $40……」

立刻引起嘩然!「咁食得啲乜嘢呀?」

「我意思係你哋唔會消費多過 $40,我唔想太貴,因為可能會有同學覺得好重負擔,但係喺呢啲場合佢哋好難會舉手反對太貴,係咪呢?我都明而家市况,40 蚊應該冇啖好食,除非真係一人一盒蒸飯或者平嘅燒味飯啦!所以,我係會有限地資助啲嘅!」

「哦!明白啦!咁你會資助幾多呀?」

「我唔會講個限額,我諗你哋會知道分寸嘅!另外,我需要一個同學負責主持會議。」

今次竟然有一位同學自動請纓!

「非常多謝 B 同學,俾啲掌聲佢!……」

「我係佢兄弟,我到時會企埋出嚟幫佢!」

「好好,多謝咁有義氣嘅 C 兄弟!聽日我會將收到嘅外賣紙畀主持同學,等佢可以預備一下。嚟緊嘅連堂第一堂就係班會時間,應該夠你哋搞掂哂啦!」

第二部份:開班會(1 課節)

「而家將時間交畀 B 同學同 C 兄弟,我會坐喺後面嘅空座位,非必要唔會出聲。」

我默默記下他們的「所作所為」:

「台下」同學表現:

  • 不理會兩個主持,自顧自談天。
  • 有同學抱怨為甚麼只有這幾種選擇。
  • 有同學似乎想幫手自製食物,但又不敢舉手提議,只在自己位置與周圍同學討論。
  • 有同學不理會舉手發言的同學,自己談夠之後,卻打斷主持,問發言是甚麼。
  • 有同學大叫:「希望跟住堂連堂都係咁玩就好啦!」
  • 有同學沒有舉手就發言,主持聽不到,還好聲好氣麻煩他重覆。不過實在太嘈吵,主持最後放棄。

會議去到中途,我看到主持介乎忍無可忍與無奈之間的表情,忍不住告訴主持如果你覺得受不了,我可以腰斬會議。不過他性格倔強,想我讓他繼續,我尊重他的決定。

第三部份:訓話 / Debriefing(1 課節)

連堂的第一堂終於完結,他們也草草投票表態(因為符合價錢條件的選擇不多,他們覺得沒有甚麼討論空間)。我步出座位,請主持回到自己座位。他們看見我嚴肅的表情,似乎知道自己剛才太過份,全班突然一片死寂。

「開 party 係開心嘅事,不過係要有事前嘅預備。或者我全盤決定哂就得,仲慳時間啦!不過你哋真係想我咁做?

我覺得主持會議嘅同學算係盡咗作為主持嘅義務。佢有睇過哂啲餐單,都有初步分析過各個餐嘅好壞處,但係如果佢簡單列定表畀大家睇清楚會仲好,唔駛咁樣一張張 show 出來散修修咁。

我好記得佢連超貴嘅盆菜都 show 畀大家睇。你哋有冇聽佢講點解明知冇可能會揀都要畀你哋睇?大部份同學都冇啦,都掛住傾偈或者做功課。佢話覺得你哋有知情權。呢個係好難得嘅態度。

不過佢冇意識到自己作為主持嘅權利,例如要求台下同學安靜、舉手發問,也要求其他同學聽吓人哋發言。我明白主持想尊重同學,覺得佢唔係老師冇可能命令同學安靜。其實如果佢自信已經準備充足,又應承會畀同學充份表達及交流意見,咁樣嘅要求絕對合理。任由台下同學吵鬧、破壞秩序,反而會令想認真開會嘅同學反感、失望。

雖然我委派咗同學收集餐單,但係咪代表其他同學可以靠哂佢?點解我要求佢要畀我睇睇啲餐單先,再交番畀主持?因為我要確保至少有一個合理選擇。我認為佢已收集咗一定數量傳單,已算完成咗我吩咐嘅任務。

如果你嫌選擇唔夠,你點解唔早啲講出嚟?如果你哋真係上心,你哋可以早啲問下主持或者幫手收集餐單嘅同學,暫時有乜嘢選擇。你到開會嗰時先提出,咁其實你想點?係咪想押後會議畀你去攞番想要嘅餐單呢?你要諗,佢 miss 咗你想要嗰間,咁樣其實叫唔叫失職?尤其我抽中嘅佢唔係住呢頭,而住呢頭嘅同學又唔主動幫手。

你有認真嘅建議,可以正式舉手提出,大家討論後再修正,而唔係喺個位到抱怨但又抱怨完就算。我又睇唔到同學有尊重發言嘅同學,覺得佢問嘅嘢一定係事不關己。有同學甚至喺度做功課 — 佢哋覺得事不關己,定係已經對會議絕望呢?

雖然有同學喺特別崗位,權力與責任比較大,但唔代表你應該靠哂佢哋。佢哋同你一樣都係同學,你係咪都可以諗下,有乜嘢位可以作出貢獻?其實專心接收及消化餐單嘅資訊,然後認真投票,都係一種貢獻。唔單止主持同攞餐單同學,我哋最後嘅決定係會影響全班嘅。

如果你哋喺班會過程中學到嘢,我唔介意呢兩堂數學堂全部用嚟開會。我成日聽啲同學抱怨學校唔夠多活動畀你哋「發揮所長」,又話學校只係睇成績唔睇其他嘢。好啦,而家我冒住教唔切嘅風險,利用超寶貴嘅數學堂開班會,你哋睇下自己搞咗啲乜嘢出嚟?然後某人話最好兩堂都係咁玩法囉!

你哋冇學過點開會,我知,但係冇學過唔代表可以唔認真。認真但做錯哂,我唔介意,有態度學番就得。問心,頭先有幾多人係認真呢?

你哋係『精英班』嘛!唔係乜都識咩?我對你哋高啲期望唔得咩?係呀,我係串緊你哋呀,唔忿氣呀?咁我後日豪多堂數學堂畀你哋覆桌囉!請你哋諗番有乜嘢位可以做番好。仲有,頭先我好似聽到有同學可以整嘢食,你哋睇下點樣處理。

雖然呢堂唔係數學堂,但係由我委派同學到頭先嘅災難經歷、到而家講緊嘅嘢,都係教學活動一部份。」

第四部分:推倒重來(0.5 至 1 課節)

(略!)

(完結後,我會有一段短 debriefing 指出已改善的地方。)


這是大約三年前做過的嘗試。接下兩年我也是中二班主任,很自然「重施故技」。雖然不同班犯的錯誤有差異(例如有次連主持也沒有預備過),不過每年的第一次班會都算是失敗收場。

我好有信心他們第一次一定失敗 — 我說過只旁觀不插手,他們難得可以放肆嘛!雖然有部份「謹慎」同學知道我在默默觀察他們,所以很自律地……做功課,或者以為我會稱讚他們自律吧!

同學們從第一次的失敗經驗,真切體驗過「考試唔考」的控制會議流程、集體決策、協商、分工等等其實大有學問。他們意識到這點是第一步,之後呢?就要視乎學校有沒有提供足夠空間、以及他們是否懂得爭取空間去實踐、撞版、檢討、再實踐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