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學的空間(六)數學 × 班主任課篇:樂譜與演奏

2020/8/7 — 16:45

陶笛(資料圖片,來源:Musiking @ Pixabay)

陶笛(資料圖片,來源:Musiking @ Pixabay)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下學期停課的後半段,線上課堂已進行了一段時間。我從有限的課堂互動與他們的功課表現,感到他們的學習模式是「題目為本、理解為次」— 認為成功做到書中基本題目就足夠,忽略課題背後的概念、公式背後的原理等等。我在上學期多番強調先了解課題「中心思想及目的」、後操練題目的好處,似乎只有少數同學被我說服。

因為線上課堂時間較短,所以我沒有像上學期般多花時間與他們一起深入探究延伸課題(沒理由因此要補課吧!)。我有寫類似「自學指導」的文字教材,除了基礎學習重點及技巧外,也有用他們熟悉的語言引導他們深入理解課題,例如新課題與以前學過的概念的關係、當中邏輯等等,不過他們總覺得後者可以略過,懶得就懶。

廣告

其實我心理也明白,他們才中二,現在暫時未有建立這種習慣,其實問題不大,始終他們的能力及知識量比普遍同齡學生高。

我不會在線上課堂拿著「自學指導」多講一次(因為早已聲明這是用來自學的,他們如果有問題是有渠道找我問的),但會透過精選題目測試他們是否掌握它所闡述過的高階思維(例如將現成題目改頭換面,問問他們是否看穿我的陰謀)。

廣告

我明白學習環境常規劇變對他們有很大影響。換角度看,他們做齊功課,我已應該感到慶幸吧!不過,我知道他們如果願意多走一步,是可以做得到的。對於這班精英同學,用禮物引誘及言語讚賞似乎不是最好方法。

最後我決定……

意想不到的課堂安排

「呢堂唔教數住,將佢變咗班主任堂!你哋睇下黑板(個 cam 影住黑板),知唔知呢啲數字係乜嘢嚟?A 同學你答!知唔知點解我會叫你答呢?」

「嗯……呢首係《數字人生》(按:林子祥唱嗰首)!我知,因為我喺 Christmas Party 唱過,你仲話我咁舊嘅歌都識,taste 真係特別!」

「冇錯!不過我懶冇寫埋拍子,所以嚴格嚟講佢唔算係簡譜。今日我帶咗樣復課之後冇可能喺堂上玩嘅,就係陶笛。我冇理由隔住個口罩吹吖嘛!不過吹之前,我想訪問下我班嘅學校管樂團成員先,想聽下你哋係點樣學管樂嘅。B 同學,你答先!想問你嘅學習過程有乜困難呀?」

「做唔到老師個要求。」

「例如呢?」

「個嘴唇形狀唔啱,做極都做唔到。」

「咁點算?」

「我有次試下用自己嘅方法去練。」

「結果呢?」

「都係失敗!」

「咁你有冇問下老師點解要咁練,或者點解咁練會唔啱?」

「冇呀……」

咁你唔想知道點解咩?

「咁你唔想知道點解咩?」

「er……都想嘅!不過冇諗過要咁問佢囉!」

「好啦!我問下一個同學……C 同學!通常個樂團指揮會教你哋啲乜?」

「會講番邊度應該係乜嘢樂器做主角,其他樂器要配合佢!」

「好好!仲有呢?」

「邊段要漸大、漸細聲,加速減速果啲。」

「咁佢有冇解釋點解要咁做?」

「樂譜咁寫囉!不過佢都有講首歌意思,咁啲漸大漸細聲位對個表達係有幫助。」

無需急於回到正題

「唔該哂!聰明嘅你哋,可能領略到我啲弦外之音喇,係咪?未知唔緊要!嗱!如果我只係照黑板上啲音去吹,就係咁樣……」

(我照黑板上的數字吹出正確的音高,不過完全沒有跟拍子、沒有分句分段,總之枯燥無味!)

「呢啲就係叫冇靈魂嘅音樂!等陣!上年畀我教 IS(綜合科學)嘅同學,你哋應該記得我喺第一堂攞過佢出嚟玩喎!」

「有啲咁嘅事咩?」

「乜第一堂有個阿 Sir 突然攞個陶笛出嚟吹,唔係應該好深刻印象咩?唉!算啦!咁有冇人記得我用陶笛嚟講乜?吓?冇……講科學探究、公平測試嘛!

……算啦!所以照譜演奏未必足夠。就算譜上次寫齊哂拍子聲量變化都好,仲有起碼兩樣嘢需要演奏者自己理解先做到嘅 input。

首先係音色,每種樂器都有獨特嘅音色,表達唔同音色會涉及好多細微嘅技巧同動作,樂譜唔會鉅細無遺咁標晒出嚟,而且都好靠演奏者嘅基本功。」

(示範用陶笛做出的不同音色,與平平無奇的音色做對比。)

「然後就係演奏者與首歌的感情連結。如果你咁樣理解:《數字人生》開頭係講啲人畀一堆數字例如錢、股票咁沖昏頭腦,你可以用興奮嘅 tone,吹得急啲。至於最後嗰次主歌,可能係表達啲人老咗終於睇化,回望過去有所唏噓,咁可以用抒情手法去表達。」

(示範兩種不同表達手法演奏主歌。)

從冇靈魂的音樂到冇靈魂的功課

「得啦,知道你哋拍緊手,唔駛開咪畀我聽!我唔係專業,不過應該都夠 impress 你哋啩!

係時候入重點:你哋呢排自學做數,會唔會諗埋點解要好似例題咁計?有冇第二個方法?點解得、點解唔得?呢啲係自學最容易忽略嘅嘢。淨係做題目唔去理解個課題核心係乜,就好似你只係睇個譜去演奏首歌,唔去感受下首歌想表達嘅意義咁囉!所以呢,你哋到底有冇睇哂我啲『自學指導』呢?我改你哋啲功課,有啲同學交啲嘢,簡單嚟講係冇靈魂 — 有啲係同書例題題解嘅寫法連格式都一模一樣,但明明我已經寫咗可以簡化啲,或者第二個諗法仲好。又有啲明明問法同例題唔一樣,但係你哋仲係盲目用番例題做法,結果做錯。

好啦講完耶穌,仲有少少時間。我吹過另一首我熟啲、鍾意多啲嘅!我開始啦!」


學校的慣常「對症下藥」,很多時都是表層的:欠交功課,叫他們快些補交;不願串字,罰抄幾次;操行分制度令學生有所顧忌……我不是說這些措施沒有效用,不過如果學校過於依賴但沒有其他合適配套去理解學生的想法,這不正正就是我在本文中批評學生的心態 —「題目為本、理解為次」嗎?

除了個別輔導外,在大班課堂(甚至網上課堂)上,教師或可偶爾花心思做一些平常不會做的「非常規教學」,衝擊學生的固有想法,讓學生知道其實老師在意他們的感受。不過,在課程緊逼、紅線處處等等限制下,教師有沒有空間進行這些「非常規實驗」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