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數碼暴龍與當年滿腔熱忱的我

2020/5/24 — 12:54

《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劇照

《數碼暴龍 LAST EVOLUTION 絆》劇照

【文:still dreamer】

前幾日去咗睇 《數碼暴龍大冒險 - Last Evolution 絆》,離開影院後,內心一路有種悵然若失嘅感覺,短短 96 分鐘好似勾起番好多兒時嘅回憶。原來好多細個嗰時嘅事物、好多幻想、好多感覺都被遺忘咗... 

電影開初就上演一眾數碼暴龍同鸚鵡獸嘅對戰,在《Brave Heart》 一曲嘅伴隨下,望住暴龍獸和鸚鵡獸互相角力,望住天使獸為咗拯救街上的市民而東飛西撲,又望住天女獸連環放射出神聖弓箭,封鎖住鸚鵡獸嘅行動,熒幕上發生嘅戰鬥場面相當緊湊,睇到呢一幕而目瞪口呆嘅我,馬上諗番起細個望住電視機嘅嗰股熱血,諗起當年有一集巴達獸為咗保護阿猛終於進化成天使獸,用天堂之拳打敗惡魔獸,當時嘅我,同而家一樣,完完全全被眼前嘅畫面所震攝住,而且內心有着不能言喻嘅激動...... 原來好耐冇試過呢種睇卡通而熱血沸騰嘅感覺。

廣告

仲記得當年最感動我嘅係佢地總會義無反顧咁保護對方,嗰種捨己為人嘅精神。久而久之,我亦深信為其他人付出係一件好美麗嘅事。細個成日ff自己係「被選中嘅細路」,有與生俱來嘅使命,會同自己嘅數碼暴龍拯救世界,就算冇都好,都要好好咁守護身邊嘅人。咁之後呢?而家嘅我呢?我都唔清楚,而家諗番轉頭,只知道好多嘢唔同咗,而我都好似喺長大嘅過程中丟失咗好多珍貴嘅嘢。好多好多嘅失去都係無聲無息咁發生,好多事、好多人、好多回憶、以前嘅自己...... 莫講話道別,原來連目送嘅機會都冇。成長係一股洪流,排山倒海地向你襲來,從不止息。

如果你有睇過呢套電影嘅 Trailer 都會知當中有一句係亞古獸對太一講:「太一,你大個咗。」 聽完呢句說話,個心即刻 up up 地。係!太一的確長大咗唔少,同樣地,我地都係。但亞古獸呢?之前重温數碼暴龍大冒險 01 時,發現滾球獸第一次去太一屋企時,佢直接話太一屋企「這裡很狹窄。」,相隔多年,亞古獸入到太一嘅新居都係吐出呢句不懂人情世故嘅說話。佢好似從來都無變過咁,仍然係滿臉稚氣,滿口童言童語,所有感受都毫不修飾咁表達。太一同亞古獸嘅關係,就好似反射緊而家同埋童年嘅我地一樣,嗰時嘅大家都有各式各樣嘅狂想,對活著都滿懷熱誠,對未來充滿憧憬。但人越大,工作同負任越多,你越嚟越少時間同自己共處,嗰個童年時嘅自己亦只能原封不動咁喺記憶中嘅某個角落靜候,一路望住我地成長,一路見證住我地嘅轉變,一路感覺到我地活得越嚟越唔似自己。不知不覺,你忘卻嗰個童年時毫無雜質嘅自己,你身上嘅稜角都慢慢隨住成長而被磨蝕。

廣告

喺我眼中,成長係一件 depressing 嘅事。所有嘅改變,所有嘅失去,所有嘅一去不返都好沉重。細個唔會有人問你幾時成家立室,唔會有人將你嘅成績同 生存嘅價值掛勾,唔會有人否定你嘅夢想。細個相信長大後會得到更多,會有更多嘅自由,會有更強嘅能力解決眼前嘅困難,有無限大嘅可能性。但越大個先發現得到嘅未必真正滿足到內心嘅渴求,錢、物質、工作、社會地位等等,好似唔係我終其一生想追求嘅嘢,而家嘅我係咪真係得到咗更多?大個啲又發現喺一個社會入面,自由都未必咁容易,有啲嘢唔係你話想咁就咁,其他人唔一定妥協。開始全職工作之後,好似就連時間都唔再屬於自己,要獻比工作、身邊嘅人、自己嘅將來等,好少再有時間比你無所事事望住窗外嘅風景發呆,無空間比你慢條斯理咁去反思、去思考、去想像。隨着成長,解難能力的確係日漸增強嘅,但無奈嘅係你長大緊嘅同時,你身邊嘅人都慢慢長老緊,佢地頭上好似多咗白頭髮,佢地開始要帶老花眼鏡,佢地呢排開始腰酸背痛,身邊嘅親友好似無以前咁有活力...... 原來就算你真係獲得某種能力都好,人生中有啲困難係無法被瓦解嘅,生命裡有啲無力感係無辦法被排解嘅。即使你有啲夢想仍想堅持,你都未必好似細個咁將佢地宣諸於口,有時吐出心底說話,換來嘅係啲人冷漠嘅一句「少年你太年輕了!」,或者係以「大人嘅口吻」、毫無善意嘅一句「你大個啲就會明白......」。久而久之,有幾多人嘅夢想係可以抵得住呢啲旁人嘅冷言冷語?漸漸地,細個對成人生活嘅憧憬隨住日後生活中嘅挫折同埋感悟而付緒流水。我越嚟越唔想做大人...... 

雖然真係好排斥 adulting 嘅概念,但有啲現實係點都要面對嘅。

睇完套戲之後嘅幾日,發現自己無時無刻咁回憶起兒時嘅生活。琴日又恰好聽到一個有關 Nostalgia (亦即係呢種對往昔嘅思念) 嘅 podcast。一位美國嘅心理學教授指出,雖然呢種思念令我地感到難受,但原來佢亦有佢嘅功能。每當我們回憶起往事的美好時,我們總能更看清自己以前重視的價值和事物,呢種思念提醒我地唔好忘記呢啲屬於自己嘅特質和過去,面對未來嘅波動,我地都要忠於自己咁活下去。

忽然,我好似聽到遠方一下刺耳嘅哨子聲,仲讀緊幼稚園時嘅一個夢境浮現喺我腦海中。當時,我夢見自己係阿猛,手持住希望徽章同巴達獸並肩作戰,面對住邪惡、強大嘅小丑獸,我都無畏無懼。夢入面,好似卡通嘅情節一樣,無論對手再強,我都咬緊牙關,堅守要贏嘅決心,最後,我手上嘅希望徽章終於發光,而天使獸亦超進化成神聖天使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