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新冠肺炎日記

2020/3/30 — 14:58

Credit: etvse from Pixabay, https://bit.ly/2Jrjb34

Credit: etvse from Pixabay, https://bit.ly/2Jrjb34

在英國劍橋留學的大兒子三月二十六日回港、三月二十七日確診入院,前後不超過二十四小時。

COVID19 正在改變世界、改變各個國家的生活方式、改變很多人的命運。我們一家置身其中,只是一滴水,這一滴水的抗疫經過,或許可以給另一滴水一個參照。因此我詳細記錄過程,為自己、為家人、也為患者家人有個參照。

2020 年 1

廣告

我從一月初起關注武漢肺炎,是因為香港曾飽受 SARS 蹂躪,也是因為自己大學時學的就是 public health,對傳染性疾病的相關消息自發的敏感。

武漢封城、湖北封省,春節前後疫情擴散急轉直下,人心惶惶。那時我在微信群中忙於防疫知識科普、轉發救助信息、尋找防疫物資,……覺得遠在英國的兒子很安全,呆在昆明的母親也比生活在香港的我們安全。

廣告

令人憂心如焚的二月份過去,中國境內疫情受控,但全世界的防疫物資也大部分到了中國,因為鑽石公主號及南韓疫情爆發,香港一直沒有封關、防疫壓力大增。我自己家的口罩也幾乎全部去往中國,靠朋友支持渡日。

2020 年 

進入三月,伊朗、意大利先後以令人瞠目結舌的烈度爆發疫情,繼而引爆全歐,我們認為安全的英國、不安全了。

三月十二日,與兒子商量回港之事,他沒有口罩、早就買不到了。無罩飛行這麼長的時間,風險太高。同一時間,他出現味覺、嗅覺喪失及鼻塞頭痛、輕微腸胃不適,懷疑自己中招,給英國 NHS 熱線打了電話,得到的指引是自我隔離兩周、無需治療、無需檢測。

快遞了十個口罩給兒子,再三強調不能無罩飛行、於人於己都不安全。訂了三月二十七號回港的機票,屆時已超過兩周隔離期。

隔離期內,劍橋宣布停課、取消考試。兒子以上症狀好轉,但原訂航班因為疫情取消,輾轉之後找到國泰撤僑航班,三月二十五日隔離期結束立即回港。

三月二十四日兒子出發回港之前,我們特地查詢了香港檢疫規定,依規定,兒子回來之後若是機場檢疫無特別,就可以帶上深唾液樣本採集 kit 回家進行為期兩周的家居檢疫。

如果兒子需要強制家居檢疫,作為家人,雖沒有一起強制家居檢疫的要求,但為他人的安全著想,我認為全家都應跟隨兒子的家居檢疫要求至少一周,為此作了閉門不出一周的食物及物資准備、並擬訂了全家檢疫期間的行為指引、兒子離英之前全家達成共識。

該指引分為四個部分:抵達、居家、日常生活、其他家人注意事項。見下:

Protocols for A’s home quarantine

A 的家居檢疫行為指引

1. On arrival 抵達

1). We would all air hug and kiss A when he arrives home. Keep at least one meter distance. Hopefully in two weeks we can hug and kiss actually🥰🥰

全家只可隔空擁抱及親吻以表歡迎回家。保持至少一米距離。希望兩周後可真正接觸。

2). Before entering the house, I would like to spray sterilization on A’s outfit, shoes and luggage.

進入家門之前,對兒子全身消毒噴霧消毒,包括所有行李及鞋面鞋底。

3). Once A gets in, wash hands first and then shower. I will treat A’s clothes with sanitation then wash them immediately.

入屋後兒子立即酒精搓手、洗澡,換下的衣物立即消毒液浸泡、洗衣機徹底清洗。

2. At home 居家

1). A will use the second bathroom alone. Each time after using the toilet and the basin, A needs to use sanitation spray on the toilet and handle surface. Make sure to close the lid before flush each time.

兒子將獨自使用客房洗手間。每次使用客廁後必須蓋蓋衝水、並用消毒噴霧消毒坐廁、按鈕、門把手、洗手盆等。

2). A must wear mask when getting out the quarantine room.

兒子出自已房間時必須戴口罩。

3). A needs to try to keep at least 1 meter away and wear mask when talking to other family member.

兒子與家人說話時必須戴著口罩並保持至少一米的距離。

4). Do not get outside of the house for two weeks.

兒子兩周內不可以離開家。

3. Day to day life 日常生活

1). A needs to try to stay in his room as much as possible. When coming out, wearing mask, using hand wash first before touching kettle, fridge, cups etc to keep public goods clean.

兒子必須盡可能呆在自己的房間內。出入房間時必須戴口罩、消毒雙手。使用開水壺、冰箱、廚櫃前必須先消毒雙手。

2). Take Vitamin C daily @2000mg per person diligently, for preventive purpose.

全家人每天吃 2,000 毫克維生素C、增強抵抗力。

3). I will send in meals and water for A as much as possible.

兒子的飯菜及水送到房門口,自己取入房內食用。

4). A will use designated cutleries and sanitize them separately.

兒子使用專碗專筷專杯專瓶。單獨消毒。

5). All rubbish of the quarantine room will be sanitized and double packed before dumping into the rubbish shooter.

兒子房內的所以垃圾單獨收集、消毒後雙重膠袋包扎後投入垃圾槽。

4. Rules that three of us should follow 家人應遵循的規則

1). Try to stay in house as much as possible at least for the first week.

盡量留在家中、至少兒子檢疫的第一周。

2). If you have to go out, must wear mask, use hand wash frequently, don’t go to gym, don’t see friends, don’t dining out, don’t go to crowded places as least for the first week.

如果必須要外出,必須戴口罩、勤用酒精搓手液。不得去健身房、不去餐廳吃飯、不見朋友、不去人流密集的地方等至少第一個星期內。

3). Help A by reminding yourself to keep distance from him, and wash hands frequently.

與兒子保持距離、勤洗手就是幫他渡過家居檢疫關。

4). If A feels unwell, I would be the one to check on him with self protections, because I was a trained public health professional. Daddy and AT should try to stay away if this happened.

如果兒子出現病徵,我將是家中直接應對的人,因為我曾是公衛專業人士、懂防疫及自我防護,爸爸和弟弟應盡可能遠離現場。

5). Keep calm and carry on.

保持冷靜、繼續前行

全家都對執行這個指引無異議。除了一件事:兒子強烈要求擼貓,而我怕萬一造成人~貓感染。經商討達成共識:每天他可以和貓玩一次,但必須戴著口罩、先消毒雙手,而且時間不超過十分鐘。

兒子三月二十六日下午四時抵港,機場檢疫後認為他可以回家隔離檢疫、第二日送交深唾液樣本去政府化驗中心。下午六時兒子到家,按上述行動指引完成「抵達」措施,開始「居家」檢疫。

三月二十七日下午三時,兒子 WhatsApp 我他的體溫測量結果:37.7 度,發燒了!他覺得有少少不舒服。立即按檢疫手冊指引給衛生防護中心打電話。等候回電期間,體溫升高到 37.9 度,我們都知道兇多吉少了。

下午四點半,衛生防護處回電,說將安排救護車接兒子去機場附近的檢疫中心做檢測、並當做疑似病例隔離,車一小時內到。整個過程大約需時 10~16 個小時,做好耐心等候的準備。

兒子收拾東西的時候我趕快全副武裝下樓買外賣、零食,保證他至少可以果腹。

救護車二十分鐘就到了,我買完東西回家就看到鄰居們惴惴不安、竊竊私語。直接告訴他們及保安,是我兒子、剛從英國回來,疑似感染,請他們離我遠些。

到家讓兒子盡快吃飯,收拾足夠過夜的物品。五點鐘,兒子回家不夠 24 小時,就被救護車拉去了醫院。我們則坐立不安的等待結果、等待發落。

救護人員全副武裝來接人時,沒有入屋,但有問一些家居防疫的問題。並建議我全家都應戴上口罩、盡量互相隔離,兒子走後立即消毒他的房間。我也有此計劃,不僅消毒他的房間、還要消毒全屋、重點是洗手間。

半夜二點半,亦即三月二十七日凌晨二點半,兒子打電話告訴我,檢測結果陽性,他確診了!我們全家都可能要進隔離營、讓我們等待衛生防護中心的通知。

英國的群體免疫對策,在群體感染這一步,相當奏效。作爲曾經的公衛專業人士,我對英國採取這個策略並無異議。如此大規模的感染、如此多的輕症和無症狀感染者,用「堵」的辦法即不可行也不可能。這不是上策,但在全球爆發的大環境下,是適合英國的對策。

未來或許能夠證明,英國的對策適合英國、香港的對策也適合香港。作為居港快半個世紀的港人,我對香港的醫護專業及市民質素很有信心,對特首完全無信心。所幸她只是一個象徵,與我而言就是個傀儡、擺設。實際的抗疫,靠專業人士、一環扣一環的針對性流程、日以繼夜堅守在第一綫的醫護人員和每一個市民。

三月二十八日早,屋苑管理處打電話,與我確認了兒子確診的消息,並分享了屋苑另一座確診病例的經驗、那個病例全家連工人都進了隔離營,建議我們做好準備,以免到時措手不及。

同一時間,兒子一直坐在檢疫中心等候入院,無法休息。他回港不足 24 小時就確診,時差都沒倒過來,前後已經快三天三夜沒能好好休息。

中午,仍然沒有床位。他一個人坐在一間單人檢疫房,又累又餓。檢疫中心只能提供水和小蛋糕。沒有商店、也不能叫外賣,沒有人送。

下午二點,仍然沒有轉院通知,兒子越來越不舒服,我們也不知道會否被送去隔離營、幾時送。到時候兒子需要什麼,我們鞭長莫及。

擔憂之下,先生打了熱線電話,幾經周折,接通了檢疫中心負責樓層,護士說她們已經給兒子在地上鋪了被子,讓他能躺下休息,但因為確診病例爆增,床位調度有困難,他們已在盡力處理,讓我們耐心等候。護士說,兒子很有禮貌、為他人作想、情緒平穩、病情也穩定。現在較累,但入院後就可以好休息了。

晚上六時半,兒子打來電話,他在去屯門醫院的救護車上了。同一時間,檢疫中心護士打電話給先生,告知相關安排,並讓我們等候衛生防護中心的電話,決定我們的隔離措施。

晚上將近十點,衛生防護中心來電,詳細詢問了我家家居隔離檢疫的情況、旅行史、接觸史、以及我們三人的健康情況和疾病史,包括寵物貓的情況。

得益於前述行動計劃,防護中心的工作人員認為我們的防護措施到位、不算密切接觸者、無需進隔離營、亦無需禁足兩星期,但為他人健康著想,盡量居家隔離兩周,尤其是第一個星期。在香港的防疫分類上,我們屬於醫學觀察組,時長四周。這期間若我們三人一貓任何一個有任何症狀,立即打專線電話報告,防護中心會及時跟進。

心中大石落地!若三人一貓去隔離營,我們可能天各一方、首尾難顧;從未出過家門的貓要去動物檢疫中心,她嚇也要嚇病了。更不要說一家人將要消耗的公共資源!

不禁額手稱慶:幸虧我事先做足了準備!!

從這天開始,我決定家人不再同枱吃飯,用自助餐的方式,各人取了食物之後各找一個地方進食,盡量保持距離。

小兒子基本上就躲在自己房間內不出來了,反正他已有 LSE 的 offer,打機打到昏天黑地,如了他考完試後放開玩的願!

我們夫妻也盡量各自呆在一個房間,分床睡。希望我家不要再出一個病例。

三月二十八日,兒子需要物資,尤其是他的書和筆記。劍橋關校了,但網上評估繼續,他入院了也不想停學。另一個問題是吃不飽,醫院飯菜太清淡、餓得快。

在屋苑小群組一說,熱心的 Duncan 立即來幫忙。快遞都不接收了,我們都不能出門,Duncan 連夜幫我打的給兒子送去物資。

我們三人再次全屋大清潔。

是日,三人一貓情況良好。

三月二十九日,兒子頭痛,檢查後應該是睡覺的枕頭太低、頸部落枕引起,不是病情轉折,吃了頭痛片。

中午衛生防護處打電話來,問一般情況,安排轉介給食環署進行大廈及家居消毒。

是日,我們三人一貓情況良好。

晚上老哥來電,媽媽在家暈倒了、保姆嚇壞了。趕快打電話回家,問清情況。老太太自我父去年底去世後情緒低落,兩周前診斷為抑鬱症,開始吃抗抑鬱的藥。但老太太仼性,隨意停藥,包括抗高血壓的藥,不聽保姆勸告。老哥也不在她身邊,山長水遠也飛不回去。我簡直是急火攻心,這個時候她出點什麼事,我束手無策!

仔細詢問,大致了解了她可能是一過性低血壓造成短暫暈厥、無大礙。發生這個情況極有可能與她不按醫囑吃藥有關。

本不想告訴她大孫子進了醫院、免得她擔心,現在也只能說了,讓她知道我已被隔離,不可能回去照顧她,她只能乖一點、照顧好自己。

好説歹説,孫子住院這個殺手鐧一出,老媽不鬧了,乖乖聽勸吃藥。好在保姆精明,清楚各種藥物劑量。

老爹下葬從三月十八日推遲到四月十八日,肯定不行了。活著的人都雞飛狗跳,老爹已去、也煩不到他了。

這一出,讓我親身體驗,那些在疫情中家破人亡、妻離子散的家庭,可能會是什麽樣的情況。我只不過是輕症的家人、在一個壓力爆錶但仍然亂中有序、有條不紊運作的城市,有專業、敬業的醫護防疫 24 小時不間斷的工作、有熱心的朋友雪中送炭,都感受到巨大的壓力,那些突然被關在家裏、沒有後援、缺醫少藥的武漢人、湖北人、伊朗人、意大利人又經歷了怎樣深重的苦難?!

三月三十日,一早兒子要求送東西:吃不飽!!睡不好。

一房六個人,為保證護士可以一眼看到屋內病人情況,不許拉上間隔簾。對習慣了個人私隱空間的兒子來說很難適應。

向他解釋了醫院人手緊缺、只能以效率為先,兒子理解,但饞蟲難解。

無法,十九歲的青年,食大過天。

同一時間,我的補給也快耗盡了。原定送菜上門的服務不送確診病例家庭。再次求助,還是 Duncan 幫忙。

So far,全家三人一貓情況良好,但我有少許頭痛,也許只是昨天沒有休息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