輝哥(吳鎮宇 飾) 《濁水漂流》劇照

新導演的堅持

【文: 陳廷清】

2020 年疫情當中, 本地製作的電影,《叔叔》, 《金都》 , 《幻愛》 及《鴛鴦、夜香、深水埗》,以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或藝發局等等的資助, 低成本拍攝,新導演泡製出不錯的成績,票房亦有意想不到的上座率,讓香港電影產生出一個新景象。這四部電影都帶出香港地區的風土景象,產生地道的氛圍,加強了影片的影像風格,本土故事味道。 尤其是《金都》以太子專門售賣婚紗用品金都商場為焦點,《叔叔》亦有在大角咀舊區拍攝,《幻愛》就拍出屯門輕鐵風景情懷, 《鴛鴦、夜香、深水埗》更加主題表明拍舊區深水埗。使香港各舊區情懷,強烈地呈現在銀幕上。

今年 2021 年,戲院在農曆年後,疫情較穩定重開之後 連續上畫的本地製作電影,先由黃修平執導的《狂舞界3》上畫, 他的首部《狂舞派》八年前曾經大賣出驚人票房成績, 這部續集由比較單純的街舞電影夾雜着著有關發展霸權的社會問題,亦帶出九龍東區觀塘附近,工業大廈和街道的風景。然後跟着這兩個月,又有新導演的作品陸續上映,形成明顯的話題。有趣的是,《二次人生》,《手捲煙》, 《濁水漂流》及《殺出個黃昏》這四部電影都大約是 2019 年社會運動後,疫情出現開始拍攝,題材更加貼地,在製作處理上亦有進一步的新意,而且突出的更加是這年代年青人,偏向抱著「堅持」的態度,他們的着眼點和對事情的認識,帶著另一種睇法,仿佛過去的歷史成因,並不是他們最關心,而當前的處境是他們的着眼點,仿佛反映他們感受着這個城市所面對的窘境,追求著公平公義。

《濁水漂流》編劇導演李駿碩強調在編劇的時候,特別不去追索片中露宿者為何會流落深水埗街頭,著重「堅持」討回個公道,就是需要政府做錯事要道歉,在片中討論過程,男主角輝哥身邊的朋友和社工,曾經質疑討論過輝哥 (吳鎮宇飾演) 要求道歉,真是這麼重要嗎?在這部電影中的答案是肯定的,編劇導演就是要把這份「堅持」,堅持到底,結果發生火警,燒毀人命告終。這部電影的「堅持」絕對是毫不妥協。近年友朋之間常提到,年長一輩,有真正瞭解當代年青人嗎?我不知道這部電影的取向,某程度上,是否反映當前年青人對社會的態度。

原本是廣告導演的何力恆,夢想是要拍部勵志劇情片,2019 年拍片投資者突然退出,毅然自資,堅持要拍「二次人生」,宣揚教育重要性,以長跑運動言志於「堅持」,無懼於主題並非市場潮流的題材,希望帶出「二次人生」啟發生命動力的重要。

陳建朗導演《手捲煙》的手法,出現衝勁動力,承傳著港產類型片的黑幫動作血腥元素,沉鬱的街頭打鬥追逐, 由廟街殺到去重慶大廈,但卻以角色處於夾心人的位置,去描述男性之間的義氣,帶出南亞裔配角如何在複雜環境求生生活,影片結合遇上前華裔英兵男主角林家棟,九七之後潦倒生涯,人物處於香港政權交接歷史背景,發展至當前社會情況,令人想起社會政治的變遷,以及當前的境況,太保飾演的台灣黑幫大哥,冷眼旁觀看著那場超級粗暴爛仔交,說那句: 「你們喜歡自己人打自己人」,難免會聽出弦外之音。

《殺出個黃昏》的劇本,創造出一個非常有趣的耆英殺手故事,從中亦反映出耆英長者處於生命最後階段之黯然境況,亦脫離不了香港當前的年齡老化嚴重,而加以戲劇化,帶出新鮮感,其中亦帶出另一種年老長者處事的「堅持」。回到這班新電影人身上,港產電影市場狹窄,業界中人已提出寒冬已至,最重要還是他們本身保持著對電影的堅持,在他們拍攝的作品,顯出強烈的地道風光,劇情情節帶出他們對社會的觀察,同時亦反映出當代年青人的思維態度,相輔相成。

作者簡介: 資深影評人<電影雙周刊>創辨人之一,火鳥電影會份子,資深影評人,近年仍醉心於攝影和獨立電影製作,浮沉於映像文化。D100《不老影癡打邊爐》主持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