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9
    <日日是好日>劇照

    日日是好日

    第一次見他是在工作單位樓下的大門,約好了晚上八點半見面,迎面而來而的是一個看起來有點緊張穿衣服有獨特品味的男生,「待會兒去看《你好,之華》如何?」那是他跟我開口說的第一句話。對於如此奇怪的開場白,我還是很沒抵抗力的大笑,前往電影院的途中我們講了許多話,大概我的笑讓他有點不安吧,他一直問「有這麼好笑嗎?你到底在笑什麼?」不是在取笑你啦,放心,我說。

    在電影院的一個小壁報上展示了一些不日上映的電影的介紹,其中一部是《日日是好日》,他問我:「你知道日日是好日是什麼嗎?」是Bee哥哥(鍾鎮濤,香港七十年代樂隊溫拿的成員)的一首歌。大概是因為這首歌當時不算很紅而且風格很怪異的關係吧,他笑說:「你這個人真不簡單。」

    買過了票,距離電影開始放映還有一段時間,他說不如到外面走走,所以我們在油麻地逛了一圈,跟他一起總有許多話聊,用談天說地來形容也不為過,是那種很即興的,想到什麼就說什麼的對答,當中也包含用心聆聽對方所說的話。聊著聊著才發現距離放映時間只剩下五分鐘,「我最討厭看電影看不到開頭!」他生氣的大叫。我又笑了,心想不是你說要出來走走的嗎?然後我們半急步半跑的從一個對我來說完全陌生的地方趕回電影院。

    《你好,之華》算不上是一部讓我印象好深刻的電影,然而因為他,我會記住那個夜晚,還有那部電影。

    「不如我們再走走吧?」他說。看完電影大概是晚上十一點,我們就一直走,聊音樂、聊衣服、聊工作、聊夢想,走過一個個陌生的地方,時而大笑時而大叫,回家的時候原來已經是凌晨兩點。偶爾會遇到定睛看著我們的途人,我好想知道在他們眼中到底我跟他誰比較奇怪。

    雖然是初次見面,但他對我來說並不陌生,事實上算是非常熟悉,因為之前在我們用文字交流的那段時光中,我們幾乎跟對方訴說了自己的一生(至少我是很赤裸的跟他分享自己曾經遇到的事,以及生命中的種種遺憾),我們「一起」重讀《挪威的森林》,感受渡邊的溫柔、綠子的倔強,「第一次看的時候怎麼覺得渡邊沒有真的愛過綠子,這次卻覺得渡邊是真的喜歡且需要綠子啊?」看到最後我們有同樣的感悟。

    然後我們「一起」重看《挪》的電影版,大罵導演種種的不忠於原著,親手毀了一個如此浪漫的愛情故事,「綠子是不會這樣哭的。」「渡邊不是應該在看《魔山》的嗎?」盡情批判的感覺也很過癮。

    我們喜歡的歌都很相似,「我不用聽你的歌單啊,你的跟我的幾乎一樣」他曾經這麼說過,我們喜歡的電影也很相似,我們也同樣特別喜歡月亮與海。事實上我們什麼都相似,除了以下的這點:他不能接受不完美,而我的成長卻充滿了不完美,因此我不得不學會接受並且在不完美中尋找動人的細節。

    或許是因為他發現了我的不完美吧,我們已經沒有再聯繫了,對於這樣的結局我竟然一點都不感到驚訝,倒不是因為我不喜歡他,或許是真的因爲我連這個不完美也接受了,也或許是因為這段邂逅雖然短暫卻真的很浪漫。一生中能夠遇到一個互相明白互相欣賞的人是多麼的難啊,再短也值得感恩。

    所以最後《日日是好日》是我自己一個去看的,看這部電影是因為想看到樹木奶奶,也多少是因為這部電影讓我想起他,我不懂茶道,但也算是一個欣賞生活的人,現在在讀原著,當中有這樣的一句:「雨天聽雨,下雪日觀雪,夏天體驗酷暑,冬天領受刺骨寒風…. 無論什麼樣的日子,盡情玩味其中就好。 」

    或許就是這樣吧,我會記住曾經遇過這樣的一個奇怪男生,我們之間曾經毫無保留的分享,看到月亮跟海的時候會想他,也會記住他曾經說過的一個個理想,並相信他會在不久的將來實現,當然我也曾經答應他的我也會努力完成。就這樣,遠遠的祝福就好。

    祝他,祝大家,日日是好日。

    作者Facebook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