電影《智齒》劇照

《智齒》如考驗人性的處境題 將人問得啞口無言

睇完《智齒》,步出戲院,心情好鬱悶。

電影的開首及終結都在醫院,都是同一句「對唔住」。做錯事,要道歉、勇於認錯、盡力彌補;被人傷害,若對方道歉,盡量原諒、接受,因為放過別人如同放過自己⋯⋯這些大抵是父母會教孩子、老師會教學生、長輩會教後輩、社會認定應當如此的一回事。

但這部電影,講得很清楚:有些錯無法補救、有些道歉只是傷害,面對這些錯及道歉,我們都無能為力,即使想做理性的決定,最終還是會被情緒主導。

《智齒》的故事很簡單,少女王桃一次藥駕,將警察斬哥的妻子撞至流產、變成植物人;後來斬哥跟剛從學堂畢業的任凱查連環殺手案,再遇上王桃。王桃為求斬哥原諒,自願做他的線人,因而遭黑社會追殺,後來還被連環殺手拐走施暴。

電影首半小時,基本上已揭開所有底牌,導演似乎根本不怕、甚至就是想你「預知」劇情,你愈是心裡有數,就愈深陷王桃及斬哥的內心掙扎,電影如同考驗人性的處境題,將我問得啞口無言。

譬如話「用暴力就唔啱」,但當王桃因為良心不安、走到警局求斬哥原諒,一開口就「對唔住」、「可唔可以原諒我」,遭斬哥連番暴打,我竟然無覺得斬哥「唔啱」,只覺王桃無恥,為自己良心好過,不斷挖人傷口。

到王桃做斬哥的線人,斬哥卻三番四次向不同的黑社會中人,曝露王桃是「二五仔」,擺明想借刀殺人,害她遭黑社會追殺,復遭連環殺人犯拐走強暴,又覺得斬哥太過份。這種利用制度、濫用職權「有意無意」造就的報復,比見血的連番暴打,來得更恐怖、更暴力。

電影最後,斬哥死去、王桃活著,王桃如願得到斬哥的原諒、甚至道歉,但患上創傷後遺的她,頓成電影開初的斬哥,心裡有個不可能癒合的傷口,更糟糕的是,她連「報復」的對象都沒有,這種「活著」確實比死亡更令人無能為力。

回頭一想,如果斬哥查案時,無重遇王桃,一切是否就能相安無事?有些問題無解、既然無能為力,最好是否避免觸碰?但若然不觸碰,我又如何確認它真的無解、如何確認我並非隨便找個藉口逃避?

想來想去,除非你「大愛」到一開始就原諒王桃,若然你做不到、覺得無能為力,《智齒》就必然會發生。睇完這部電影,心情也只能鬱悶。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