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暫借的慰藉

2020/2/11 — 0:11

作者提供圖片

作者提供圖片

【文:鼻子】

這個星期天格外冷清。街上人流零落,公路少有的?通。少了擠塞人迫人,理應高興,內心卻澀酸。

人人都躲於家中;有怕被武漢肺炎感染的、有欠缺口罩不敢外出的、有怕坐公車的、也有為躲開無從追蹤的隱形帶菌者的。

廣告

政府的無能令我城人人自危;看見每日不斷攀升的感染數字,作為醫護中一粒微塵,卻是癱瘓般的無能為力。專家的呼籲政府不聽,市民的聲音政府一向不聽,前官員議員進諫政府不理,罷工的政府只懂抹黑不斷扣帽子,統一口徑誣蔑所謂「黑色醫護」用市民做籌碼唯恐天下不亂;然而政府才是此所謂「賭局」的大莊家,用全香港市民和所謂「白色醫護」作為籌碼,還要一次「all-in」。前者只求贏「水腳」,大莊家卻要「通殺」加批鬥;還有那些看畢刻意安排編造的錄影和訪問便馬上轉軚的人大有人在,哀莫大於心死。

從來沒有人將病人福祉捆綁上政治,只有莊家用政治捆綁著醫護。

廣告

活在這可惡的世代,怒不可遏卻有口難言。

駕車巧遇久違了的軟雪糕車泊在路邊,聽見那熟悉的音樂,想了片刻便將車子停到路邊,從車上的零錢箱掏十二元硬幣,下車去買一杯你我的「集體回憶」,懷緬一下天平盛世的香江。眼見帶上口罩的老饕從四面八方向雪糕車走過去,有的點了一杯便站到路邊脫下口罩慢慢品嚐,像要捉緊那片刻的憩靜一樣;有的買了四五杯便匆匆離去……那杯十二元的軟雪糕,可能就是你我暫借的慰藉。

可惡的政府我們已經受夠了,但願你我都不會碰到新型冠狀病毒。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