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zu 薯伯伯

Pazu 薯伯伯

旅遊寫作人,為最早一批在網上連載遊記的香港人,多年來足迹遍佈歐、亞多國,在喜馬拉雅山麓、東南亞、南亞等地區生活。著有《風轉西藏》、《北韓迷宮》、《西藏西人西事》及《不正常旅行研究所》,分別在香港、北京及首爾出版。作者 Facebook:https://www.fb.com/pazukong;網誌:https://pazu.com/blog;Pazu 兒歌網:https://www.pazu.com;相集:https://www.instagram.com/pazu;Patreon 頻道:https://www.patreon.com/pazu

2020/12/5 - 23:16

書是賣給讀書的人

在北角森記圖書,簽了一些《北韓迷宮》(增訂版)(作者 Facebook 圖片)

在北角森記圖書,簽了一些《北韓迷宮》(增訂版)(作者 Facebook 圖片)

十多年前首次出書,有朋友說想直接向我買書,於是我就趁著一個飯局賣書簽名。期間一名沒甚麼仇口的朋友,卻一直在旁冷冷地說:「我肯定不會花錢買你的書。」

說實在的,我根本就不在乎你買不買我的書,寫書從來就不是要所有人認同,找到一個知音人就足夠。豈料那個冷言冷語的朋友還是不停地說:「我一定不會買你的書。」我簽一本,他就說一次:「要我花錢買你的書,不可能!」

我見他不停說同一番話,便問他:「過去三年裡面,有沒有一本書是對你有啟發?能介紹一下嗎?」

廣告

對方立時語塞。

我續說:「如果你一直讀很多書,然後說不會買我的書,當然是一種選擇。但如果你根本從來不讀書,過去數年沒完整讀過一本書,那麼你不買我的書,其實只因你根本就不是讀書的人,我的書不可能賣給一個本來就不讀書的人吧。」

眾人大笑,他神色尷尬。

對不同傳媒的支持情況也有點類似,例如有人因為一兩宗新聞的立場不同,便大聲疾呼地說:「我一定不會課金給某某媒體!」這是個人選擇,理應尊重,也許他就是不喜歡任何媒體,偏要把錢捐在其他公益活動、公共項目、公共基金等,甚至是一些很有爭議的組織,我覺得也是值得尊重。

但有一些人,總是厲聲說絕不課金支持某某媒體,別人追問:「那你有課金去支持任何媒體或公民項目,例如法律援助基金之類?」答案居然也是零。原來他根本就不願意捐錢,對他來說金錢一定是實質的買賣,閒時買旗已經是最大的公益捐獻。

不課金的原因很多,我也並非上綱上線說不課金支持就等如沒公民責任,尤其在武漢肺炎肆虐之時,經濟環境如此拮据,對不少人而言確是心有餘而力不足。但如果有人本來就沒有給任何媒體、基金、項目課金的習慣,當他刻意強調自己不會對某個媒體或某個基金課金,說得好像是以「不課金」來表態,那他其實不是在表態,只是用嘴上的光環,去滿足他那種自我良好的生理需要。

說回那個冷言冷語,說絕不買我書的朋友,他那晚回家後用聊天軟件跟我說,原來過去三年,真的有書籍曾經給他啟發,叫《乜乜成功之道》之類。

 

作者 Facebook / Patre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