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曼谷的夕陽

2020/10/18 — 11:41

作者提供

作者提供

在匈牙利留學那年,除了結識了之前提過的意大利美食黨,還有來自泰國的 Joe 。現在他於曼谷的大學任教。當年他專攻合唱指揮,我讀教學法,課堂重疊不多,但晚上大夥兒在大廳寒暄時總會碰面。可能同是來自亞洲的緣故,我跟他漸漸熟絡起來。

時光匆匆,霎眼又變成老朋友了。

每次我到曼谷,都會約 Joe 吃一頓飯,談談彼此近況,除了談教育與音樂,他常掛在口邊的是「泰國是東南亞的國家裏面,少有未被殖民統治的國家呢!」從言語間知道,他對泰國的傳統文化十分驕傲。

廣告

我們每次見面都會聊到的,是如何在西洋音樂主導的教育文化裏找突破,讓學生更了解本地與世界音樂。當年我們走出去,就是因為這個緣故:世界文化之深,沒有高低之分,音樂世界之大,沒有何處不可。

這張照片攝於上年四月, Joe 說這個角落可以看到全曼谷最漂亮的夕陽。在一切未發生之前,我們一邊喝著泰式奶茶,一邊談教育談夢想,他分享了一篇將要出版的論文,我告訴他我打算出一本書。

廣告

那天坐在夕陽旁邊,一切依然無限好。

昨晚我給他發了個訊息,他說自己不少學生在街上,很憂心。我告訴他,他們這樣走出去,便有一個非去不可的因由,就如我們當天一樣;只希望他們平安歸來,依然有夢。

為泰國祈禱。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