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的情書》告別青春遺憾

2020/9/22 — 11:12

電影《最後的情書》劇照

電影《最後的情書》劇照

鄭秀文在《聖荷西謀殺案》戲中有一句經典對白:「同一樣嘢,放喺唔同人身上,就有唔同嘅意義。」在岩井俊二1995年的純愛神作《情書》裡面,相同的一封信件:「你好嗎?我很好。」(お元気ですか,私は 元気です。),對博子來說是用來抒發對亡夫的思念之情,而對女藤井樹來說則意外地發掘出一段深埋多年的單戀往事。

廿五年後,岩井俊二新作《最後的情書》無疑是向自己致敬。廿五年前的畢業禮演講稿(小說版的設定是三十年前),對鏡史郎來說是給未咲的情書,對裕里來說則勾起了對亡姊未咲的回憶,對未咲的女兒鮎美來說則鼓勵她迎向未知的未來。《情書》之所以成為經典,是因為它成功令觀眾回憶起內心深處的青春遺憾往事,再用遺憾美來治癒傷口,而《最後的情書》則是一場告別青春遺憾之旅,為《情書》劃上美好的句號。

《最後的情書》講述女主角裕里(松隆子 飾)的姐姐未咲(廣瀨鈴 飾)去世了,未咲的女兒鮎美(廣瀨鈴 飾)告訴裕里,收到一張邀請未咲出席同學會的請柬。裕里想在同學會宣告姐姐的死訊,卻被眾人認錯以為她是未咲。裕里重遇初戀對象鏡史郎(福山雅治 飾),冒認姐姐未咲與鏡史郎以書信方式通信,但鏡史郎的回信又寄了給鮎美,鮎美又冒認母親覆信……勾起了裕里和鏡史郎廿五年前的初戀回憶。

廣告

岩井俊二的作品總是散發著一種神奇的魔力,明明有許多不寫實甚至奇幻的劇情,但觀看的時候又會異常投入,能夠在戲中找尋到自己的身影,這是最令人著迷的原因。廿五年過去了,岩井俊二告訴大家純愛的本質不曾改變,青春、校園、分離、回憶、遺憾仍然是純愛的方程式,不因時代變遷和科技進步而變改。

《情書》用信件將情感穿越時空,由過去帶回現在,結局對我來說很衝擊,充滿遺憾的感覺。女藤井樹在最後才知道男藤井樹當年原來也暗戀她,未能開花結果的愛情當然是令人遺憾,而更令人窩心的是博子,與女藤井樹長得一樣相貌的她,或許一直只是亡夫的初戀替代品,而她卻懵然不知。

廣告

相反,在《最後的情書》的結尾,我認為男女主角都已經釋懷,沒有遺憾的感覺。劇本選擇平實路線,似乎不想製造懸疑伏線扭橋的衝擊,例如裕里的謊言在電影中段就被識破,其實時間上略嫌太早。此外,廿五年以來,其實也沒有什麼一直隱瞞著的大秘密。

廿五年前,裕里沒有把鏡史郎的情信轉交未咲,原來當年鏡史郎和未咲都已經知道。廿五年後,裕里與鏡史郎的重遇只是短暫的「課外活動」,她得知鏡史郎對未咲強烈的愛,自己只好回歸家庭生活,怨恨為何鏡史郎不將未咲從家暴夫手中拯救也是沒有意思,因為鏡史郎也自稱在大學時期曾與未咲拍過拖。

真正有意義的是,鏡史郎最後有機會回到鄉下拜祭未咲,完成一場告別青春遺憾的儀式,這是《情書》的女藤井樹也沒有對男藤井樹做過的。廿五年前的畢業禮演講稿,彷如穿越時空,讀者由未咲變成女兒鮎美,迎向未來,沒帶一點遺憾,漂亮地劃上句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