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最後的情書 Last Letter:岩井俊二式的浪漫依舊沒有過期

2020/9/17 — 16:57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2018年看完了《你好,之華》,劇情是喜歡的,周迅是討喜的,但就總覺得缺少了甚麼。是因為主觀地覺得把大連拍得太美太不像大陸嗎?我也不知道,但就是覺得,就算喜歡,也少了以前對於《四月物語》或《花與愛麗絲》那種一散場就陪著少女主角們奔跑的衝動。

但是,看完《最後的情書》後,我終於有種岩井俊二回來了的感動。很多人都會把《最後的情書》跟神作《情書》比較,當然很多相似的地方,再加上導演在選角上的用心,要不想起不比較很難。但與其要比較哪部比較好看,我更珍惜的反而是岩井俊二即便到 2020 年的現在,還可以想出如此單純浪漫的故事,這種久違了的簡單,讓我非常非常感動。

廣告

在速食為主的現在,不要說寫信,你要找個肯打字沒錯字又不用錄音的人已經很難,即時的社交媒體很方便,方便到大家都忘記了等待郵差派信,把信件拆開後,把每字每句珍而重之來讀一遍又一遍,就算沒有 emoji 情感也會滿瀉的時代。鏡史郎少年時期給未咲寫信,長大後想寫信給未咲但卻寫了給妹妹裕里的信,裕里或鮎美扮成美咲回的信,這錯綜複雜的交錯,有人可能會批評不真實,如果用手機的話根本不會發生這種事,但為什麼一定要真實的故事才好看呢,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不就是因為有無窮無盡的可能性才讓你永遠猜不透嗎?

廣告

岩井俊二對於捕捉少女心的功架,在我眼中可以說是日本導演之最。情竇初開的女生腦中浮現出各式各樣奇怪的想法,他總是有辦法用一個令人會心微笑的方法呈現出來,他故事裡的少女總沒有壞人,就算裕里沒有把鏡史郎的情書交給姐姐,但她其實一點都不壞,因為小時候就是會有很多奇奇怪怪連自己都解釋不到的行為。廣瀨鈴跟森七菜這兩個少女為了這部電影加了很多分,她們那股鄰家少女味實在是自然得你覺得她們就是你隔壁家的小女孩,她們就是會為了不想面對暗戀的對象所以不想上學,她們就是會純情到把媽媽過去收到的情書一字不漏的背起來。



廿二年後松隆子再次在岩井俊二鏡頭下出現,應該很多人也會像我一樣有無盡感受。現在的松隆子不再是那年為了學長而上京讀大學的少女,但她還是為了暗戀過的初戀緊張自己有沒有搽口紅,兩子之母的可愛媽媽,時間流逝但當時的美好並沒有被破壞,可能我如此喜歡岩井俊二就是因為這樣。

「如果有人一直掛念著的話,去世的人不就像還活著一樣嗎?」

是裕里跟鏡史郎講到死去姐姐時說的話。而大概因為去世的姐姐也一直掛念著他們,所以才會用另一種方法讓戲裡每個主角,還有埋藏在內心太久而幾乎要忘記的過去,連成無數的線最後重遇在一起。

電影A-Z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