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728

    最深刻的事

    資料圖片,來源:Wherda Arsianto @ Unsplash

    答讀者 S 之問:十多年來的廣告專欄生涯、廿多年來的廣告創作生命,最深刻難忘的是甚麼?

    關於廣告創作工業,個人覺得最重要和最失敗,是看著媒體與創作分家,所謂 media independence。我很是新人,這個改變已在發生。

    這個系統性改革,很多前輩也有同樣看法。廣告工業中的大銀碼,是 media budget,本來跟著創意走。創意最好的,就贏得一大筆media budget。

    分了家,media 還 media,創作還創作,你看,現在的創作水平,哇,差到一個點。

    還有就是社交媒體的冒起。其實不應叫社交媒體,是一個全球化的公共媒體,人人都是 publishers,人人都是 content providers,傳統媒體的優勢及話語權、重要性完全被篡奪。你這媒體不寫我的事,任何人和品牌,可以自己用大氣網絡自我 broadcast。

    至於廣告專欄生涯,最有趣的領悟,是發現讀者/受眾真正決定了內容的存在價值,媒體已不再有以往的影響力。

    媒體、甚至更大的權力,取捨作家/內容,讀者自己可找回自己想看的,去支持去讓他們認為有價值的可持續,世界真的變了。落後大市的,從來是傳統媒體。

     

    原刊於《am730》

    相關文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