榮華臘腸廣告《最美好的自己》截圖

最美好的臥底

近日,在巴士上聽到以下二人對話……

「榮華以麥兜出了一個廣告,賣天然生曬的臘腸,你看了沒有?」

「啊,那個素食廣告《最美味的自己》嗎?剛巧昨天有朋友傳來問我感想,我回覆了一個字:高。」

「明明是臘腸廣告,甚麼素食廣告?難道是 vegan 臘腸?」

「別人賣臘腸,我卻要畫公仔畫出腸。現在素食愈來愈流行,支持素食的人與日俱增。別的我不敢說,但這則廣告呢,我敢寫包單,一定是榮華之中的素食臥底所為。」

「素食臥底?《無間道》警匪臥底我就聽過。」

「你常說喜愛動物,在網上看很多動物影片,那麼應該都看過一些血淋淋的屠場影片吧?」

「嗯,但通常只能看頭一兩分鐘,再多就看不下去,太血腥殘忍了。」

「你說那些影片是誰拍攝的?」

「想保護動物、為動物發聲的人吧?他們大概是想藉着影片說真相?難不成屠夫一手執刀一手揸機,像港女般自拍乎。」

「那些便是素食臥底。而屠房以外的素食臥底,就會潛入肉食公司,表面上打工搵錢,實則靜待良機利用公司龐大資源,推廣動物權益。」

「如何從這條臘腸廣告之中看出素食臥底的蹤影?」

榮華臘腸廣告《最美好的自己》截圖

「首先,廣告的訊息十分清晰:臘腸是用豬肉做的。幫襯他們買臘腸,即是付款他們借刀殺豬。」

「對,最後麥兜變臘腸,簡直是向電影《2001 太空漫遊》骨頭變飛船那幕致敬。」

「也令我想起《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的電影海報。嗯,言歸正傳。臘腸廣告的訊息清晰之餘,選角亦很重要。麥兜,盛載着多少香港人的集體回憶。本土得來,得意可愛,今次還額外添上金毛,幾瀟灑。」

「的確如此。如果以真實豬隻拍攝,要不像早前日本《100 天後吃的豬》那樣搞到滿城風雨,要不被配上黑畫面並列為內容敏感兒童不宜。」

「試想想,吃臘腸即是吃麥兜,想想都心寒;吃臘腸即是吃豬?『鬼唔知阿媽係女人咩,得喇我唔想再聽,係咁先喇。』就是如此,清晰的訊息更上一層樓,變成入心的訊息:臘腸是用麥兜做的。」

「我想起一則留言:雖然我會吃豬,但我接受不了吃麥兜 😭😭😭」

「再來便是劇情。臘腸、愛情、豬,風馬牛不相及,到底怎樣才可以扯上關係?」

「給我一年也不會想到。」

「臥底不單止想到,而且製作得浪漫精緻,可歌可泣。短短 30 秒,便將但求同年同日變臘腸的殉情故事演繹得淋漓盡致,為淒美賦上全新定義。心思耗盡,為的,也不過是想叫人不要吃臘腸。引用世界衛生組織說臘腸等加工肉類怎樣危害健康云云,在這名高人眼中,根本不入流。」

「是的,那些說教式推廣都聽厭了。很多人也知道臘腸對身體不健康,但不吃更是對味蕾不健康呢。」

「所以廣告還有更深一層的隱喻,隱晦到素食者都未必看得出來。

劇情表面上是麥兜毅然辭職尋找自己,然後年輕入花叢邂逅紅顏,在最美好的時光上雪山落油鑊,於飯煲出雙入對成為最美味的自己……

但你可有想過這個佈局想傳達甚麼嗎?就是一隻豬要變成一條臘腸,是要經歷很多折磨的。一隻豬要經歷多少苦痛血淚,才變成兩口便吞下而兩秒卻忘掉的臘腸。為殘酷赤裸的真相,披上溫馨甜蜜的糖衣;借麥兜的形象,以黑色幽默,綿裏藏針,潛移默化。心思細密如此,非高人不可為也。」

「深不可測。」

「他忍辱負重,獨自深入戰場般的職場,默默耕耘,養兵千日,就是為了在這個時刻推廣素食,推廣動物權利,為動物發聲。」

「很多人說這個廣告又把關公召來,原來是忽略了臥底的一片苦心。」

「忽略倒是可以理解,畢竟素食和動物權利等議題在香港還未成大氣候。但留意到嗎?有些人卻把握機會,藉此搭單宣傳素食和動物權利。在明的,名正言順謝謝榮華幫忙推廣素食;在暗的,天馬行空大造文章有幾大說幾大。明好暗好,我告訴你,其實統統都是臥底的同黨。統統都是。臥底就憑此,借眾人之口,明自己心志。這招裏應外合,實在天衣無縫。」

「而且在萬聖節前夕出街。很多人都說廣告好癲好恐怖,十分應節。」

「萬聖節扮《魷魚》太無創意了。臥底連《Dominion》也沒動用就營造出濃厚節日氣氛,又是一絕。」

「五體投地。為了表達敬意,我發誓從此不再吃臘腸,找回最美好的自己。」

「你的改變,哪怕多麼微小,臥底都一定會深感安慰。就算被批評瘋癲、腦殘、炒車、變態、核突、嘔心、九唔搭八、匪夷所思、出賣麥兜等等,此等噪音,大人他哪裏會在意?他在意的只是推廣素食,為動物發聲,靜靜地成為最美好的臥底。」

聽後如夢初醒,立此存照。

 

原刊於不吃動物的人網站

編輯推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