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月黑高飛》裡的雞蛋與高牆

2019/12/11 — 22:39

《月黑高飛》(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1994) 一幕,左邊為 Tim Robbins。

《月黑高飛》(The Shawshank Redemption, 1994) 一幕,左邊為 Tim Robbins。

【文:Francis Mok】

身陷理大的抗爭者,即使被警方重重圍困仍然嘗試突圍,有幾十人更試途爬地下水渠逃走。立場新聞的報導將此壯舉與電影《月黑高飛 (Shawshank Redemption) 》中男主角 Andy (Tim Robbins 飾演) 的逃亡大計相提並論。

其實,撇開逃獄的細節,這部電影所探討的問題更為切合香港人刻下面對的危機。

廣告

這套戲我曾經在課堂上用作教材,我第一句同學生講的就是不要將它當成一般的 prison break story ,這其實是一個關於權力如何巧妙地使用的故事。與其說是雞蛋如何挑戰高牆,不如將其看成是高牆如何操控雞蛋。

無錯,主角銀行家 Andy 的寃獄很惹人同情。他二十年來不改其志,不曾放棄對自由的追求,令人敬佩。最後逃出生天並大仇得報,亦非常治癒。或許更加重要的是, Andy 的不屈不撓感染了囚友 Red (Morgan Freeman 飾演) ,為他帶來希望。最後當然大團圓結局,兩人在墨西哥的海邊重聚。成件事可真是充滿正能量!

廣告

但打從第一次看此戲,我總覺得主角不是 Andy ,主題也不是簡單的有志者事竟成,雞蛋終於衝破高牆的一般勵志故事。 劇中的靈魂其實是 Red ,許多情節和人物的遭遇,都是透過他娓娓道來。 Red 是獄中的「資深」囚犯,熟知獄中的潛規則和各種漏洞,就是俗語所謂的監房老屎忽。他的強項就是替犯人偷運物違禁品入倉, Andy 用以掘隧道逃走的小鐵鎚就是由他經手。

如果 Andy 這條線旨在展示雞蛋如何成功挑戰高牆,Red 的重要性在於透過他的冷眼旁觀,讓我們對高牆如何控制雞蛋有更深刻的體會。初看此戲的觀眾很自然會聚焦於 Andy 逃獄的過程,並折服於他驚人的意志和耐性。但再看此戲,你的焦點或許會由 Andy 的成功轉移到其他囚犯的失敗。嚴格來說,他們沒有失敗,因為他們根本沒有嘗試,很多人就連逃離高牆的念頭也沒有。

這就要介紹戲中另一個人物 Brooks ,他是比 Red 還要資深的囚犯,連自己坐了幾多年監也差不多忘了。就在他知道將要獲釋時,他好像發了狂一樣用刀威脅要殺死另一名囚友,好讓他可以繼續留在獄中。許多沒有那麼資深的囚友對 Brooks 的舉動大惑不解。唯獨是 Red 對他抗拒出册的態度心領神會。在戲裡,他向其他囚友分享他對高牆的體會: 「監獄是個奇妙的地方,起初你會抗拒,想擺脫佢,但日子一久,你就會適應,會習慣,最後甚至依賴佢。」 對 Brooks 而言,牆內雖則沒有自由,但一切駕輕就熟,出到外面一切都要從頭適應。然而,最終他還是要走出監牢,但高牆外的世界恍如另一個星球。自由自在但亦要自食其力的生活,對這個坐了半世牢,已經完全融入監獄routine的老人家而言只有惶恐與不安。他最後選擇在中途宿舍上吊自盡。如 Red 所言,Brooks 是擺脫不了高牆,因為監獄就是他的 comfort zone 。

因此,高牆的成功不在於堵截所有想出逃的人,而是摧毀人們逃出去的意志和欲望。當高牆去到登峰造極,牆根本不用好高,守衛也不必森嚴,因為即使圍牆可以輕易翻越,牆內的人寧願留在舒適區,也不願探望牆外的風光。即使一朝走出牆外,也未敢越雷池半步。電影去到尾聲, Red 終於獲假釋出獄,被安排到超市打工。有這樣一埸令人器笑不得的戲, Red 舉手向主管示意要去洗手間,主管將他叫到一旁,細聲對他說要上廁所就儘管去,不需同佢講。接着是 Red 的獨白:「幾十年來,我上廁所都要問准長官,没有得到批准,恐怕我一滴尿也擠不出。」這會否就是香港警慌所講的肌肉記憶呢?

若果你嫌電影太荒誕,可以看看近月令人側目的 little red guard 或者小粉紅。他們雖然已經在高牆外,但與牆外自由民主的世界仍然格格不入。平時行街食飯倒也問題不大,一去到所謂大事大非,總會打回原形,以往在牆內習染的慣性就會表露無遺。好多人奇怪,同樣是年青人,為何海外小粉紅搞的文宣和活動那麼死板,來來去去就是唱国歌和揮動国旗這兩招。這其實不難理解。活在高牆內久了,對於怎樣做一個中國人,怎樣才算愛國,既缺乏想像力,也不敢擅作主張。即使到了牆外,就像 Red 尿急時一樣,那種慣性的反應就會走出來,所以都係問吓中國領事館的長官好喎,即使長官沒有甚麼指示,唱国歌揮国旗這兩樣應該錯不到那裡吧。也許,高牆不一定要赤裸裸的將你圍著,要你感受到它加諸的限制,只要你活在它巨大的陰影下就已足夠了。

電影最後一幕,囚友追憶 Andy 和 Red 在獄中的事跡,尤其對 Andy 的智勇津津樂道。是的,沒有一般囚友的安於現狀,又怎能襯托出主角的高大形象。可幸,現實的香港比電影更精彩。好多香港人不單止對「他人」的智勇津津樂道,大家都當咗自己係主角,嘗試做多一點,儘量站前一點;大家都不盼望領袖出來帶領,而是透過共同参與去互相感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