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個婆婆同我講:我擘個一字馬俾你睇呀!

2020/12/2 — 12:22

資料圖片,來源:Michael Schwarzenberger @ Pixabay

資料圖片,來源:Michael Schwarzenberger @ Pixabay

第一次見青春婆婆,我被她嚇一大跳。「我擘個一字馬俾你睇呀!」二話不說她坐言起行,真的差沒點擘一字馬給我看,我連忙扶著她不讓她做。「青春婆婆你真係好青春喎,不過我地而家老啦,你要小心!」我這樣說是有原因的,要是她擘完一字馬、受傷上不了來,我怎和家屬交待呀!

青春婆婆是一位患中期腦退化症的八十多歲婆婆。腦退化症中期的患者對於日常定向已經開始模糊,經常處於一種「不知自己身在何方」的狀態。問她「知道自己在哪兒嗎?」,她每次都笑咪咪的答「不知道啊~」。不僅如此,在我問青春婆婆一些簡單的知覺類問題如(指著某一支顏色筆)「這是什麼顏色?」,她都可以亂答一通,看著紅色答藍色、看著黑色答綠色……職業治療師嘗試讓她自己分紅綠豆,但結果她卻把豆一拼倒進一個袋中 — 這些簡單不已的活動,對她而言根本做不到。而因「不知自己身在何方」,她常常遊走各處、「懵閉閉」的,種種行為實讓人哭笑不得。

嗯,不過是的,即使她不知自己身在何方、但她仍然微笑面對一切。我是一名表達藝術治療師,第一次見她跟她做評估,問她「你以前有跳過舞之類嗎?」,她像「開著掣」似的、笑笑口說道:「我識跳舞!我擘個一字馬俾你睇呀!」幸好我趕得及擋住她。

廣告

她很喜歡各種藝術活動,相比起分豆,她更喜歡跳跳舞、填填顏色。在跳舞中,她舞動身體,彷彿找回從前的日子,不過是要擋住她不讓她擘一字馬就是了;我自製了一些合適長者的填色畫稿讓她填,在填色活動中,她靜靜的一路填,心終於定下來,也沒有胡亂遊走。問她是否喜歡這些活動,她笑咪咪的答「喜歡」。

腦退化症是不治之症,長短期記憶和各項認知能力都會伴隨年日日漸衰失,但合適的治療活動均能減緩退化速度,亦能減輕各種腦退化症帶來的行為及心理症狀(Behavioral and Psychological Symptoms of Dementia,簡稱 BPSD);西方醫學亦已證實各種非藥物訓練的重要性,指出非藥物訓練比起單使用藥物更能有效控制病情、延緩衰退速度。看著青春婆婆恬靜的坐在一角填色,對於治療師而言,也實是最令人高興的時刻了!

廣告

作者註:作者於安老院任職治療師、見盡安老院千奇百怪之事;並將於翌年年初出版書籍,暫名《長命百廿歲背後 — 香港安老實錄》。書中內容包括安老院生活紀實;探討香港安老服務現象與問題,包括長者生存尊嚴、香港長者福利與照顧不足等;與外國作比較,提出革新香港安老服務見解與建議;以及從社會科學談老等。對香港社福、長者權利、安老服務有興趣的讀者朋友,歡迎留意最新消息~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