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如禪修的做飯

2021/2/21 — 15:50

資料圖片,來源:Todd Quackenbush @ Unsplash

資料圖片,來源:Todd Quackenbush @ Unsplash

做飯是很被低估的技能:每日三餐,一年三百六十五日,吃得好的話,一年可以帶來一千次的快樂。

旅居異鄉,人人都能變成廚神。初時始於想念家鄉小菜,後來駕輕就熟了,每個菜系的底味配搭大同小異(中菜醬油料酒、薑蔥蒜頭,西餐牛油黑椒、洋蔥香草),要應付家常小菜,綽綽有餘。

但,做飯於我,說是禪修也不為過。

廣告

第一,用一把鋒利的廚刀切菜,極有治癒之效。大腦勞碌了整天,能不必動腦做重複性的手工,比看心理醫生還要有效,不然為什麼《Fruit Ninja》這類手遊大行其道?

不過諸位煮飯的佬,如果跟認識不深的女伴分享這門興趣,必須從頭到尾解釋因由。有一次我告訴相識不久的女伴我的興趣是「切菜」,她的神色,閃過一絲被心理變態大叔盯上的恐懼。看來這個世界真的非常多真癲佬。

廣告

第二,創作和創造,是滿足感的重要來源,也是很多苦悶工作所缺乏的元素。做飯是一種創作的過程:從食材配搭到調味,烹調技巧到擺盤佈置,都有非常大的實驗空間。

所以,對於癲佬般處理數字和文字謀生的人,做飯便如沙漠中偶遇求不得的清泉,異鄉之中聽到廣東話粗口那般親切。

第三,暸解廚藝,能培養對食物的審美能力。除了出外吃飯更容易辨別優劣,也是一種社交技能,尤其是餐廳多得眼花繚亂的紐倫京港。好像出外應酬喝紅酒一樣,總不能次次都只懂說 「interesting」吧?

因此,Manners maketh man,做菜是亂世中保持清醒的一個法門,也是一個優雅的癲佬必須駕馭的基本能力。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