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種人生叫耕種

2020/7/2 — 18:19

二萬畝的橙園,種了超過二十萬棵橙樹。

二萬畝的橙園,種了超過二十萬棵橙樹。

【文﹕馬芷君;圖﹕香港電台】

若問「人生有幾多個十年?」,不如問「你會花十年光陰去追尋什麼?」

李道德的答案是:去追逐一個農業夢。

廣告

別以為他是一個空懷夢想的年輕小伙子,事實上,李道德是一個接近古稀之年的工業家,但他並沒有讓歳月的流逝成為追夢的障礙。他的橙園位處湖南郴州,佔地二萬畝,面積相等於香港島的六分之一的大小,以單一種植臍橙的果園來說,規模在內地可算是數一數二。

十多年前,他參加了一個為教育籌款的步行長征活動,從江西瑞金走到西安吳旗,花了十個月,徒步走過八千公里,最能撼動他的畫面,卻是途經甘肅的黃土高原時,眼前光禿禿的山巒。自那時起,他在心中暗暗許下宏願,希望有日可以擁有一片種滿樹木的山頭。

廣告

在香港土生土長的李道德,是個不折不扣的都市人,前半生的工作都與工業相關,對農業一竅不通。不過,他習慣以高昂的鬥志,迎接人生每一個挑戰,因此他一邊訪尋適當的土地,一邊「狂啃」大量農業書籍去補足自己的知識。在各種各樣的農作物中,他選擇了種植臍橙,不只是因為他喜歡吃橙,也是從實際角度考慮。相對其他農作物,橙的存放期比較長。最後,約十年前,他決定落腳湖南,一口氣租下二萬畝土地,漫山種滿橙樹,而且堅持自己的農場必需是一個可以維持土地潔淨、可持續發展的農場,即使他明知這樣會大幅提高經營成本,但仍然決定要本著良心去做自己認為對的事。

 

橙樹跟人一樣,也會有生病的時候,因此李道德經常到園區巡視每棵樹,若發現有問題便立即想辦法處理。

橙樹跟人一樣,也會有生病的時候,因此李道德經常到園區巡視每棵樹,若發現有問題便立即想辦法處理。

為了盡量減少對土地的傷害,橙園不會用除草劑,而要僱用大量工人人手清除雜草,成本不菲。

為了盡量減少對土地的傷害,橙園不會用除草劑,而要僱用大量工人人手清除雜草,成本不菲。

為著實踐這個理念,他更自創一套生態循環系統,在橙園闢地種菜畜牧,把最鮮嫰的部份供給在橙園工作的人吃,次等的農作物用作餵飼動物,而動物的糞便和腐爛的蔬果便會用作蚯蚓飼料,最後蚯蚓糞又會化成肥料,給橙樹提供養份。在他的堅持下,一個憑藉可持續理念運作的橙園正式誕生。

蚯蚓,是維持李道德自創的「生態循環系統」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蚯蚓,是維持李道德自創的「生態循環系統」中非常重要的一環。

追夢的故事,讀到這一段,該是完美的結局了吧?現實卻總不可能盡如人意,正如耕種,有時一分耕耘只得半分收穫;像李道德這樣一位成功的工業家,也有失算的時候。他滿心以為好好把橙樹種下土地,悉心栽種,四年後便可以迎來豐收,到時橙園亦可以由投資的階段逐漸進入收支平衡的階段。可惜,四年苦心經營,到收成之日竟發現樹上掛的橙,比預期中少得多。原來四年的橙樹產出的只是「試果」,要再多等四年,即整整八年,樹才會真正成熟,結出又多又好吃的臍橙。這下子計算錯誤,實在讓他進退失據,橙園每月營運成本要數百萬,繼續下去的話不但在金錢上負擔很大,而且當時他亦屆六十多歲,退休計劃肯定要再延遲。不過,以他的個性,放棄並不比堅持容易,既已投資了不少,他咬著牙關決定再給自己及橙園一個機會,努力希望在未來幾年內達至收支平衡。

收成,是每個喜愛耕種的人最期待的一刻。

收成,是每個喜愛耕種的人最期待的一刻。

其實,李道德內心深處正在造一個更大更遠的夢,就是期望橙園運作上了軌道之後,便把它贈予慈善團繼續營運,賣橙所得的盈利便可用作支持該機構運作的資金,屆時他便可以功成身退。自己花盡心機時間、一手一腳由零開始建立的成果,有幾多人願意放手?原來李道德一早立志拱手相讓,只希望用一生積累以回饋社會,是豁達,還是瘋狂?答案可只有他自己知道。

每一個橙,都是園主李道德用心栽種的心血。

每一個橙,都是園主李道德用心栽種的心血。

——

香港電台節目《有種人生》逢星期六晚上9時30分於港台電視31及31A 播映,本集7月4日播放;港台網站及流動應用程式RTHK Screen同步直播及提供重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