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有選擇才算教育

2020/5/15 — 17:38

圖片來源:《the wall》

圖片來源:《the wall》

今朝,我同一個五歲男孩唱歌。先唱 This Old Man ,再唱 Ten in the bed。唱完傾兩句:

M:你鍾意邊首歌多啲啊?

男:唔知。

廣告

一向我對學生喺堂上講嘅嘢都十分包容,只要唔係粗口,都會由佢哋講。

唯獨係呢句「唔知」,我一聽到就會黑面。

廣告

M:點會唔知?我而家又唔係問你火箭點整。你自己有自己思想㗎嘛。唔通你覺得你答 Ten in the Bed , Ms Yu 會嬲?

男:唔係。#佢自己都笑咗出嚟

M:咁咪係囉。大家都有唔同意見,所以唔怕講出嚟。

所謂批判思維,就係要從呢啲咁細微嘅討論教起。

今日意難平,係因為教育局要求考評局刪除一條試題,其實係等於我強迫孩子只可以鍾意 This Old Man 一樣低智,係連五歲都識笑嘅一件事。

*  *  *

你問我教育是什麼,我可以用一萬字引經據典回答,但答案也可濃縮至兩個字:

選擇。

教育下一代,並非旨在為社會提供一批勞動人口,因為那流水作業的工業年代早就完結了。未來的人口需要的,是創造力與面對跟人工智能共存的靈活性。

當家庭結構、性別認同等不久前還被視為是理所當然的議題都不再有一致共識時,誰還會天真覺得世間竟然有任何題目會「因為答案只有一個」,所以不存在討論空間?

事實是,由「This Old Man VS Ten in the Bed」至「1900-1945 年間,日本為中國帶來利多於弊」都有無限的討論空間。而在教育裏,「討論」的意義,通常都不是為了得出結論,而是讓學生從自身的觀點看到其他人的觀點。所謂的身份認同,正正是從這個越辯越明的過程中產生。然後他們長大後,便可以按過去大大小小的討論產生出來的新思維,去選擇做一個怎樣的人。

最後他們是擇善還是投惡,只不過是個結果,重點是,這個結果源大家自身的選擇。

那些只懂阿諛諂媚的人卻不明白,以為用硬繃繃的姿態打壓,便能操控新一代的身份認同及價值觀。太天真了,因為教育的容貌早就改變,學校教育的地位已變得沒從前般重要,孩子現在從四面八方吸取知識的渠道,是我們這代人根本無從堵截的。

要取消一條題目、一張試卷輕而易舉,但是萌芽中的信念與普世價值觀,卻不會因為被關在籠內而停止滋生。

原刊於作者博客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