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期待皇都戲院重開之日

2020/10/9 — 15:01

皇都戲院現貌

皇都戲院現貌

去年癲佬被派到香港工作,機緣巧合,認識了一個剛從英國回流的建築師女生。

約會兩三次後,吃飯喝酒太無聊,看電影又嫌庸俗,我便提議到戲曲中心的茶館劇場體驗班,看劇喝茶吃點心。

那個黃昏在維港散步,那時戲曲中心剛剛落成。「建築大膽是大膽了,但外牆笨重,缺少了簾幕的輕盈。」她幽幽地說,「本來透入自然光的裂縫,竟然用幼稚的圖畫來遮蓋。」

廣告

我笑笑不語。蒹葭采采,咫尺伊人。如此氣質當前,誰有閒情留意建築?

自那時起,癲佬不自覺開始留意倫敦和香港的歷史建築。倫敦這條古今交融的天際線,經過多少嘔心瀝血的設計,能看數十年都不厭。

廣告

好像是大英博物館的中庭天幕,無縫融會到周邊的古建築群,成為了遊客打卡聖地。信步走到 King’s Cross 火車站,這是第一個用鋼鐵結構的建築,見證著英國工業革命的誕生。向南邊走,Tate Modern 藝術館保留起舊發電廠的平凡外型,內裡卻盛載起摩登藝術的內涵。步出藝術館,沿著千禧橋眺望,泰晤士河的另一端便是 St Paul 教堂的圓頂。

諸位癲佬,下次帶女伴到倫敦遊訪古蹟,不妨偷偷記下這些台詞,說不定她會為你的氣質傾心。事成之後,請我到 Milroy’s of Soho 喝一杯威士忌,吾願已足。

香港歷史上處於中西文化的夾縫,也曾經是亞洲文化的中心,其實有不少本地素材可以探索。中環的大館、北角的皇都戲院便見證過這樣的歷史。

幾年前經過北角,只記得皇都舊地,雖說是一級歷史建築,但外人看來早已凋零荒廢。今天才知,原來新世界收購了整幢物業,打算接管後保育重建。

皇都戲院最有名的,不但是天台的拋物線型飛拱,還象徵香港以前的流行文化輝煌,當年許多本地首演和國際音樂大師,都曾在此留下足印。它的鼎盛,我們這一代未必有幸見證。

皇都戲院天台「飛拱」混凝土桁架(新世界發展提供圖片)

皇都戲院天台「飛拱」混凝土桁架(新世界發展提供圖片)

也許是明白這座舊址的歷史價值,新世界鄭志剛說要讓皇都戲院重生,而且需要形神俱備的保育,所以聘到多位學者,還有負責主理大館、UNESCO 認可的英國建築師來參與計畫。

對於香港文化保育來說,這倒算是難得的好消息。

復修古老建築從來不是易事。鄭所說的「過去現在與未來」的結合,印證了英國頂尖建築師 Norman Foster 說過的名言:優秀的建築師必須有敏銳的歷史觸覺,始於當下,卻又貫通未知的未來。

“As an architect you design for the present, with an awareness of the past, for a future which is essentially unknown.” - Norman Foster

今天癲佬人在異鄉,轉以睽隔而不得相見。他日皇都重開,不知有沒有機會能回港,約妳看一齣電影,再跟我娓娓道來香港的建築史?

 

#皇都戲院 #北角 #一級歷史建築 #撐保育 #皇都重生 #新世界鄭志剛

(標題為編輯所擬)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